快十万字了,看在我辛苦一更没断的份上,还在追文的大大们,高抬贵手,点一下收藏吧!求推荐求收藏!!!!

    *************

    谷正蕃逃了,卢悦只记得这个了。

    她始终不明白,那样一个没人性的东西,凭什么上辈子好运到寿终正寝?

    这辈子她改了那么多,为什么他还能逃掉?

    说好的天理循环呢?

    卢悦脸色不好,一路沉闷。

    渐渐得连方成绪都息了声,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不停叨叨。她才知道,她的好父亲,上辈子舍了她。这辈子可能因为筹码不够,愣是舍了他所有的孩儿。

    好——,真是好。

    卢悦没有一点同情,最起码,他们死了,可以重入轮回。

    她呢,在鬼面幡中,三百多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而且据她所知,她的那些兄弟姐妹,除了谷令则活到了三百年后,其他的,都没活过谷正蕃……。

    早死早投胎!!!

    卢悦低头,看手心冒出的血珠,只觉刺眼得不行。

    苏淡水见她嫌弃地抠伤口,用水球术,直把那里的肉洗得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才对这小丫头有点好感,没想到,人家骨子里,跟秦天一样。

    秦天是把对自己的嫌弃,迁怒到别人身上,他不好过,所有与他接触的人,也别想好过。

    这丫头,牙尖嘴利的,焉不知,将来修为高了,不与秦天一般?

    “好了,已经追到大部队了,下面的路,你自己走吧。”

    苏淡水把卢悦扔出遁光。

    到了此时,卢悦才后知后觉,她和方成绪特意回去,只怕就是找她一个人的。

    只是还没等她说一个谢字,人家就呼啸飞到前面去了。

    卢悦歪着头,不明白这人是怎么了,一会阴一会阳的。站在原地想了一下,终因脑袋被谷正蕃气得额筋直跳,而放弃。

    “师姐,找到卢悦了?”

    夏瑜收了遁光,站到苏淡水的剑上。

    “嗯!人家还没进到逍遥门,不要太过特殊。”

    “她的灵根资质不错,我已经给师父发了传音符,也许我师父一时心动,我就有一个能做各种美食的小师妹了。”

    夏瑜一脸喜意,“做为亲亲师姐,我当然要照顾一些。”

    苏淡水白了她一眼,“你就不怕她是第二个秦天?”

    “秦师兄?怎么可能?”

    夏瑜吃了一惊,她当然明白苏淡水话里的意思,卢悦是个六指人,回头望了半天,终是没说什么。

    同门修道,苏师姐的性子,在逍遥门算是顶好顶好的了。

    可她就是跟秦天不对付,两人只要到一块,他们跟在旁边的人,都要小心着点,要不然被迁怒,那是肯定的。

    不过飞来峰与残剑峰,却因为她师父时雨真人与早逝的伊水师叔相交不错,而从没断过。

    须磨师叔也因为伊水师叔的关系,听得进时雨真人的一些话。

    相对的,两边的弟子,自然在某些方面,就比较隐忍。

    这样,最起码不会打起来。

    不错,秦天跟他们每个峰头的人,都打过架。而且打起架来,人家就往死里揍,根本没把你当同门。

    他不把他们大家当同门,他们却不能不顾忌。

    尤其残剑峰,就他这么一个弟子,为了不让须磨师叔更伤心,各峰师伯也都逼着自家弟子,对秦天忍忍算了。

    大家在秦天身上,吃了无数的哑巴亏,如何能平心静气?

    “……师父说,须磨师叔收了一个独眼弟子。”方成绪幸灾乐祸,“残剑峰,都快成怪物大联盟了。”

    苏淡水和夏瑜同时挖他一眼,心里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来。

    “你想进插天峰受罚,别拉上我们。”

    方成绪摸摸鼻子,“这里不就我们三吗?刘师兄他们在那边呢。”

    “你说你,因为这张臭嘴,挨了多少罚,还不长记性?”夏瑜难得摆摆师姐谱。

    方成绪正在反驳,远处天空,逍遥门的求救烟花把那里的云气都炸开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那里正是白苍坊市。

    苏淡水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又是五道遁光。

    后面的卢悦愣了三息,马上加速灵力输出,希望木鹤能快点,再快点。祖爷爷和娘还在坊市呢。

    不到一刻钟,她从最后面,跑到了最前面。

    这倒不是说她的本事有多大,而是白苍坊市明显出事,大家不愿跑快了,去直面危险。

    可是逍遥门是他们想进去的地方,表面功夫还要做的,所以虽然还是飞着,却把速度都放慢了很多。

    一阵微风吹来,卢悦感觉闻到腥臭之味。

    “什么人?”

    逍遥门两个护卫他们的人,大喝一声,齐齐出手。

    两道剑光,劈往不远处的密林里。

    密林没有一点动静,有如刚刚的两道剑光,跟小鸟入林般,没了一点痕迹。

    卢悦头皮一炸,驾驶木鹤往右前不远的土坡靠近。

    “什么人敢在我逍遥门地盘上鬼头鬼脑,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们兄弟平了这里。”

    “喋喋喋……”

    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起,紧接着他们的四周,冒出一堆散发着恶臭的人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炼尸宗的道友。怎么,你们是准备跟我们逍遥门干上了?”

    逍遥门两人同时面色凝重,这么多木尸还有两具铁尸,不是他们两个就能打得过的,更何况,还要护这么多炼气修士。

    卢悦脸上变色,炼尸宗是五大魔门中最让人恶心的。

    他们把人尸首炼成木尸,铁尸,铜尸,银尸,光是驱动这些个东西,与人对敌,散发的恶臭,就让一般有洁癖的人受不了。

    这里出现炼尸宗的人,坊市那里只怕也好不了。

    方有富就算是炼气九层修士,可是现在快到寿终正寝的时候,若是全力相拼,拼完之后,寿元肯定星散……。

    更何况,他还要护没有一点灵气的娘。

    干瘦老道从两具铁尸后转出来,目露贪婪望向他们,“我本来带着小子们,准备睡一觉就走的,现在被你们吵醒,那就没办法了,这些小东西总要吃饭。这样吧,两位道友留下一百人,我就放你们离开如何?”

    炼气修士身上骨血远比凡人要强大无数倍,若是能把这些人都炼成炼尸,那他在宗内一定会更进一步。

    人群一片哗然,大家谁都不是傻子,留下来的人,血会被这些炼尸吸食干净,剩下的干尸,也会被炼成这般怪物。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