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书友150603234357556、花满晨曦、逐流现、的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月蚀门与灵墟宗因为洒水国,高层几番明里暗里的较量,终于慢慢波及到整个修真界。

    魔道双方都蠢蠢欲动,远在西南的逍遥门自然不能幸免。

    弃疾真人令逍遥大选提前半年。

    “师兄,不能改啊。”匆匆赶来的申生真人极力阻拦,“这时候改时间,魔门的人,还以为我逍遥门怕了他们呢。师兄,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啊。”

    弃疾一直耷拉的眼皮子,终于抬了起来,“我逍遥位处西南,远离魔道大战之中心。申生,你可想过,我逍遥加入之后果?……别忘了,西南诸星暗淡。”

    申生一噎,看看诸位师兄师妹,“师兄,须磨不是收到徒弟了吗?”

    “你们上串下跳,帮须磨收了一个徒弟,其实已违天道!”弃疾一叹,“若不是机缘巧合,那小子又对楚家冷透了心,你们以为,楚老怪会那么听话,让须磨收楚家奇?”

    “可是不管怎么说,须磨还是把那小子收了,楚老怪再蹦,又能耐我何?”申生直觉自己没错,而且因为楚家奇,他们几个,对天道都各有所悟。显然,他就是天道预视逍遥的生机。

    “楚老怪因为楚家自己理亏,才让你们占了便宜。”

    对这六个师弟师妹,弃疾真人知之良多,“可你们忘了,六十年前,我便帮须磨算过,他一生有三个徒弟。错过二徒,三徒渺渺……”

    “师兄的意思是,因为家奇,所以须磨的第三徒已现?”

    鸿唱真人摸着胡子,眼睛一亮。

    “不错!”弃疾点头,“须磨的二三徒紧密相连,前天我无意一算,发现若再蹉跎半年,他的三徒可能就没了。……没了三徒,那楚家奇一人独木难支,后果难料。”

    这下子,申生可不敢反对了,哪怕真的向魔门认怂,他也不敢让须磨的三徒就那么溜了。

    殿内一时沉静,半天时雨真人才长长一叹,“师兄,这段时间,我也教了楚家奇,那孩子虽然灵根资质不错,可心性也有不对。若须磨的二三徒是紧密相连的,那他的三徒……”

    未竟之言,让其他人,都心有戚戚。须磨虽收了楚家奇,可管他的人,却是他们这一帮子人。那小子,你问十句,人家不答你一句,问急了,还就拿独眼冷飕飕的瞧着你,让你再也问不下去。

    一个徒弟是奇葩,两个徒弟还是奇葩,这第三个,只怕也不是什么好鸟。

    弃疾垂下眼睑,“当年他错过二徒,所以一直只有秦天一个徒弟。……天道飘渺,若此时错过三徒,我逍遥的出路,平添变数。”

    也就是说,哪怕他的第三徒,比秦天和楚家奇还要操蛋,他们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收吧收吧,不过师兄,我丑话说在前头,”梅枝真人显得很烦燥,“楚家奇机缘巧合,若不是我们先一步,也被楚老怪带回楚家了。这小三儿,凭须磨还有残剑峰的样子,你确定,真有人瞎了眼?”

    “到时我们总不能把一个好好的人,给弄残了,再扔到残剑峰吧?”

    这下子,连弃疾真人,都纠结了起来。若按他的心意,一切须其自然,那楚家奇便不可能是逍遥的弟子。

    因为诸位师弟师妹的通力合作,才让须磨收了楚家奇,可那个小三儿……,难不成,他们真得要把人弄残了,扔到残剑峰?

    若真那样做,那他们还有那份运气,真的抓到须磨命中的小三儿?

    “……走一步,看一步罢!”弃疾把玩手中龟甲,“逍遥大选的时候,让各峰近三十年收得核心弟子,一齐亮相。楚家奇既然与小三儿有些联系,或许不用我们操心,人家就自动,进到残剑峰。”

    还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申生等人,只能听天由命。

    远在白苍山的卢悦,已经连续半个月,没出洞府一步了。

    上辈子,她死在六月初三,魂魄被收进鬼面幡后,模模糊糊还曾看到过,自己的尸身爬满蚊虫,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这辈子,她在洞府中数日子,每数一天,便高兴一天,直到六月十三了,她才把洞府的禁制打开。

    外面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

    卢悦甚至把娘为她准备的白米饭,拿出几碗来,喂过往的鸟雀,以为自己庆祝。

    “……哎!你说你傻不傻啊?你是准备把白苍山飞禽类妖兽也引来吗?”方成绪看到卢悦咧着嘴的傻样子,就觉得把他自己也变傻了。

    卢悦脚步一顿,这才看到,树梢上头的两个人,好在那个苏淡水也在,要不然,这人小心眼的样,一定会给自己小鞋穿。

    “我就傻,我喜欢傻,你吃我啊?”

    苏淡水嘴角微翘,小丫头做鬼脸的样子,一定又把方师弟给气着了。

    呵呵,她常被方毒舌的嘴给气着,现在能看到有人,气到方毒舌,心情真好。

    “切,那你就接着傻吧?”

    方成绪郁闷转脸,“师姐,逍遥大选,这丫头看样子是回不去了。我们也别在这浪费时间,白苍山我早呆腻了。”

    “卢悦,跟我们走吧,逍遥大选提前半年,白苍山的大部人马,昨天就回去了。”苏淡水脸上带笑,显得非常温和,

    卢悦额角跳跳,提前就提前呗,要是自己真的无意错过,祖爷爷也会熄了心思。

    “苏前辈,好好的,干嘛提前啊?”此时她生怕逍遥门已经出了某些事。

    方成绪没好气,若不是苏师姐非要来找她,他巴不得小丫头错过,“说了你也不懂,问什么问?”

    苏淡水白了他一眼,“月蚀门与灵墟宗因为洒水国不太平,魔道两边都跟着受到波及。所以逍遥大选提前,以便随时应战。”

    灵墟宗与月蚀门干起来了?

    这一刻,卢悦的双眼发亮,“真,真……”她想说真好,可眼前的两人,让她把那个好字给咽了下去。

    “吓结巴了吧?”

    苏淡水的眉心一蹙,方成绪只顾奚落人,可她却看得清楚,小丫头根本不是害怕,倒像是兴奋来着。

    “我家住洒水。苏前辈,跟我说说那里的事吧?”

    这句话问得连声音都是颤的,让苏淡水释疑不少。

    “月蚀门唐清进阶元婴真人,唐家在千年前,是洒水国的主宰,所以现在,人家来收祖地来了。”

    苏淡水把她拎到飞剑上,往白苍坊市去,“叶氏这些年却渐渐没落,唐家早就派人在洒水把灵墟宗的代表看住。”

    “切,什么代表?师姐你别给谷家脸上贴金了好吧,那谷正蕃丢下所有,一人独逃,丢尽了我们道门的脸。”

    方成绪一脸轻蔑,“若不是他还生了个好女儿,灵墟宗早就清理门户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