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有富其实一直有个遗憾,当年须磨真人救下他时,曾说过,他们相遇太迟,他只能带他进到逍遥门,当个普通的弟子。

    他的灵根资质不差,要不然,也不会在懵懂间,无人指导也踏进仙路。

    他脑补须磨真人的未竟之言,一时伤心之下,连逍遥门也不愿进了。远远逃开,这么多年,就当个散修,饿不死,撑不着。

    现在,他就要死了,多么希望卢悦能代替他,拜须磨为师……。

    其实原本,他以为,他的提议,卢悦是不会接受的。教了她那么长时间,小丫头其实一直是个主意很正的人。

    可是现在呢……

    他不知道,卢悦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不敢再问。

    卢悦又走了,在家呆了七天,有三天用来进阶炼气四层,两天用来巩固修为。剩下的两天,全陪他们了。

    陪他和二娘逛坊市,一舍以前吝啬鬼形象,花两百三十块灵石,给她娘买了一串聚灵珠。

    只因为,那老板说,聚灵珠自动聚拢的灵气,可以慢慢滋养肉身。

    其实那东西,她用才是最好的。可她以她的言行,在跟他说,她要养他和二娘,她努力想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

    远走的卢悦其实非常高兴,能买到一件,娘能用到的修真品。

    十三岁了,上辈子离得好像很远,却又很近。

    这辈子,虽然她做了诸多改变,可一想到曾经绝望的日子,她还无由地感到阵阵心悸。

    这辈子没了她,谷正蕃如何选,又如何逃?

    每次想到,谷正蕃和谷家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面临的困境,卢悦都止不住的全身发颤,甚至连神魂都处于一种特别的颤冽之中。

    洒水国这段时间,确实不太平,原本谷令则在一年前,就跟国师爹提过,魔门有人,在兴风作浪。

    可谷令则把梅若娴带走了,谷正蕃却不死心,不相信那个有大好资质的女儿,就那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投到了其他仙门。

    一拔又一拔的人,被他调出去,四散撒网般地寻。

    他的人马除了柳林镇那出事外,就没人报什么有魔门的人闹事之事。

    一切都风平浪静,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自己的宝贝女儿谷令则。

    他早知道,因为梅若娴,因为卢悦,她其实已经在心底怨了他,怨他让她娘没有安全感,以至于让她们姐妹分离;怨他处事太过冷血无情;怨他利用他们兄弟姐妹,事事谋好处。

    若他只因为一个猜测,就逃回宗家的话,那这辈子,哪怕谷令则再能干。卢悦将来也出人头地,也与他没什么事了。

    宗家一定会毫无破绽地要了自己的命。

    谷正蕃无比珍视自己的命,他还想要活两百岁的大寿,哪怕在大寿当天寿终正寝,他也认了。

    因为这种种顾忌,国师府以前什么样,后来还是什么样。

    可是现在……

    他连续半个月,感受到四股不怀好意的修仙者气息,他们的目标,锁定的都是国师府。

    联想到最近月蚀门的那位新进阶元婴的大能,谷正蕃后悔得不行。

    唐家和叶家,那是多少年的死对头。现在叶家没落,可唐家却站了起来。

    一个在魔门,一个处道门,洒水国又是魔道在凡俗的交界处。

    谷正蕃转圈把他自己都要转晕了。

    他不能死,他还要享两个女儿的福,他还要筑基,还没活够……。

    站定的谷正蕃终于下定了决心,当天晚上,到各个夫人那里晃了一圈,每一个,都狠狠地疼了一个遍。

    第二日,谷家的所有少爷小姐们,破天荒地陆续出门访友,只是他们各个方向都不相同。

    一连三天,谷正蕃清楚看到,那些原本监视他的人,把大部分的目光放到他的孩儿们身上。

    他已经得到前天秘密逃亡的七儿,被格杀在北城郊的消息。对那个儿子,他其实也很心疼的。

    与令则一般,排行在七的位置上,要不是灵根不给力,其实他是他所有孩儿中最聪明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现不对,独自逃亡。

    不过现在,因为有七儿的逃亡之事,那些监视之人,更为注意他的那些孩儿,这就行了。

    今天他又让几个护卫长,带着另六个孩儿,从四门分散走,只要再过两个时辰,那边一打起来,他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剃了胡子,拔了头发眉毛,把自己改装成倒夜壶的谷正蕃挑着一担米田共,走得很稳。

    街道其实很乱,前面那辆刻有国师府标识的马车还在往下滴血,他不知是他的第几个孩儿。

    走过之时,他还佯装听其他人八卦,国师府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两天,连续不停地出事。

    直到走出北门,看到原本守城门的卫兵,分出两队,一路急奔出城,一路往城内出事地点查看,谷正蕃才松下一口气。

    身为灵墟宗在洒水国的代表,他清楚月蚀门的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现在,他几布疑阵,逃出来,才是给月蚀门最大的一个巴掌。此时,他根本不愿去想,用自己孩儿布疑阵时,他的那些孩子的命运会如何?

    ……灵墟宗内,谷令则看着那个,如跳梁小丑般,当着诸多族人的面,还在夸夸其谈,说什么他九死一生逃回的爹,只觉心中郁闷得要出不来气。

    在谷家,谷正蕃其实有个外号,叫无骨虫。

    那个靠吃泥巴的一阶妖虫,十个拱嘴,才能卖一块灵石的东西。

    谷令则自问,对那些兄弟姐妹,再没感情,也无法认同,她的亲爹,把他们当诱饵引走月蚀门的人。

    虎毒尚不食子,可这人就是她的爹。。。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去的,只是等她站到花散真人面前的时候,花散那怜悯的神色刚露,就再也忍不住,扑到她怀里,哭了个天昏地暗。

    有些痛……,看不出伤口,却长在血脉中,除也除不掉。

    这个徒弟,在花散看来,着实不错,唯一不足的,便是她的那一对极品父母。

    “谷正蕃早入魔障,若不是因为你,灵墟宗其实已经处理了他。”

    花散真人在她终于哭累了,淡淡开口,“你娘是凡人,养她终老便是……。身为修士,为不值得人,做不值得的事,是为大忌,你为他们哭一次也就罢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