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十二峰,飞来峰的时雨真人,卢悦自然听过,不仅听过,她还见过。

    上辈子,她的扫叶剑,可是把丁岐山逼得连连自暴八个结丹幡鬼,才逃过一劫。

    夏瑜居然是她的徒弟?

    当年的逍遥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按理说,这夏瑜应该也是与丁岐山谷令则他们同辈,如何,她没有一点印象?

    呼啸的遁光远去,卢悦拿着手里的中品灵石,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虽然她拿出不少娘给她带的干灵菌,可人家愣是给她留了十斤的角糜肉。

    白苍山的深处,是她从未涉足的地方。卢悦明白,祖爷爷年纪大了,一旦遇到厉害的妖兽,斗法受伤,损失的可能就是几个月的寿元。

    他想安安稳稳地看她进入逍遥门,想多点时间,陪她们母女。

    可是现在的逍遥门,让她越来越不安,她真的不想进去填空……。

    卢悦努力振奋精神,驾驶木鹤往坊市赶。

    为了那只角糜兽,她浪费了近三个时辰,再不拼命赶的话,年夜饭肯定是吃不上的。

    一想到娘可能在家望眼欲穿,祖爷爷坐立难安,她就瞬间,甩掉了所有,全心赶起路来。

    时光如流水,祖爷爷活一天,就少一天。娘又是个凡人,短短几十年,她现在至于操心到一两百年后的事吗?

    “娘,祖爷爷,我回来了。”

    远远地就看到自家门前的那两道身影,卢悦虽然腿软,还是不由自主地飞奔过去。

    方有富朝她瞪眼,“你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啊?天都黑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被你娘埋怨死了。”

    关键是他也要急死了,若不是不放心方二娘,他都要出去找了。

    卢悦心虚,躲到娘的身后,“娘,我饿死了。”

    “回家吃饭,回家吃饭。”

    方二娘瞄了一眼自家叔爷,方有富果断闭嘴。

    跟在她们母女身后,禁制才关上,那边卢悦就把那块中品灵石拿了出来,递到他手上。

    “祖爷爷,为了挣这块中品灵石,所以我才迟了的,您看看,这东西就是跟那下品的不一样。”

    方有富挣大眼睛,中品灵石,他不是没见过,可忙活了大半辈子,因为一直在最底层修士中间晃,他愣是没拥有过一块。

    “这这这,这你是从哪弄来的?”

    “嘿嘿,这您可要多谢我娘了。”卢悦挽着方二娘的手笑,“娘,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女儿我,昨天可是靠你教我的手艺,挣的这块中品灵石。”

    “我的手艺?”

    方二娘疑惑,她只教过女儿一件事,就是做菜,这还是从国师府出来后,她们母女手头宽裕。那时候,没什么事做,她每次做菜的时候,女儿都在旁打下手学的。

    “嗯!”卢悦大力点头,她不想娘因为到了修真界,觉得是她的负担,而有心理压力。

    “逍遥门的人在白苍山做任务,他们做不好好吃的,这次打了个角糜兽,就让我当了三个时辰的厨子。怎么样,祖爷爷,这划得来吧?”

    方有富的眼睛要鼓出来了,这也行?

    卢悦看祖爷爷的样,觉得太可乐了,“娘,那位夏前辈,还送了我十斤的角糜兽肉,明天你做给我吃。今天帮她处理那三百多斤的东西,真是累死我了。”

    一样菜,十八烧,可真把她累惨了。

    方二娘心疼得跟什么似的,拉着她就进到里面,桌上早就摆好一桌的菜,就等她一个了。

    方有富也顾不得欣赏那颗中品灵石,手中灵力一转,很快把所有菜都加热。

    先前因为担心卢悦在外面有事,他们两个大人,都没胃口。

    现在卢悦回来了,方有富马上觉得自己饿得前心贴后背。

    这段时间,跟着方二娘过日子,把以前的胃口又给养回来了,到时不吃,就不得劲。

    方有富听卢悦叽叽咕咕跟方二娘说她灭杀妖兽的过程,眯着眼睛,滋溜一声,喝下一口酒。

    原本死气沉沉的房子,因为一个人的归来,瞬间笑语满室。

    “这么说,你这段时间,收获不少哇!”

    “那是,”卢悦昂着头,“我多聪明啊,祖爷爷您都不知道,回来路上,看到好几只蓝耳兔,我都没时间逮。”

    ‘咚!’方有富用筷子敲她头两下,“你还逮?再逮你娘就要把我这老骨头,给拆了。”

    “娘——,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逍遥门的人看着呢,白苍山那里安全着呢。”

    卢悦腻到方二娘肩上,她还想初二就回去,趁着好机会,多赚点灵石呢。

    方二娘又如何不知自己女儿的性子,拍拍她的小脸,“看看,瘦了好多,这几天,娘给你补补,再多带点好吃的……。”

    卢悦看了一眼方有富,双肩发颤,“娘,我没瘦,真的……,我是长个儿抽条了。”

    “笑得那么贼干嘛?”方有富瞪她。

    “娘,您真是太能干了,您看,祖爷爷跟着您不过一个多月,脸上都有肉了。”

    不仅长了那么点肉,脸上的气色都好了很多,若是再这么保养下去,也许她和娘还能多孝敬一段时间。

    方有富摸摸胡子,自觉这段时间,过得确实不错。

    眼见这母女两个都笑眯的眼,也跟着捧场,“那是,我家二娘的手艺,那是没得说。”

    方有富与卢悦不约而同,为方二娘夹了菜……。

    年夜饭一过,方有富就把卢悦拎到房里,问她在白苍山真正的行踪。

    刚刚有方二娘在,他没敢问,人家逍遥门的人,是怎么知道,她会做好吃的。

    而且他也不相信,这小丫头,能去拍人家的马屁,亲手去送东西给人家吃。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你胡弄你娘那一套。”

    对这么精明的祖爷爷,卢悦能说什么,只好一五一十把那天的事,全说了一遍,末了,连那三百块灵石,都拿了出来。

    “祖爷爷,我得罪了他们,万一一年后拜宗门的时候,给我小鞋穿怎么办?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吧。”

    卢悦决定将计就计,说服方有富带她们离开逍遥门的势力范围。

    “现在知道怕了?人家要报复你,早报复过了,还给你介绍生意?”

    方有富狠狠点她额头,末了沉吟半天,好像想到什么,“这次是你运气好,以后万不可如此莽撞。”

    卢悦揉额,只有点头的份。

    “既然已经有人提出,要你加入他们的峰头,那祖爷也想就这件事,求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