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淡水时不时的双肩颤动不已,遁光稳不住。

    远远地卢悦看他们两个都是歪歪扭扭地飞走,捡地上灵石,捡得不易乐呼。

    三百灵石啊,一场气换这么多灵石,真划得来。

    要是再来几场,她也愿意啊。

    而且她可不承认,就她一个人生气了,那人临走的时候,可是气抖得,连遁光都不稳。

    哈哈!!真是太可乐了。

    卢悦把灵石全捡到储物袋里,突然之间,对逍遥门期待起来。

    上辈子,丁岐山对逍遥门的一个人动手,结果,那人着实硬气,愣是金丹自爆了。

    为此,被逍遥三位元婴真人,追杀得到处跑。

    一直跑到魔门腹地,炼魂宗和血宝派的几个元婴真人,连手相助,才让那三人顾忌回头。

    不过有关逍遥门的事,她好像只记得这个,其他的……,其他的,卢悦挠头,逍遥门好像因为什么一连串的事,半封山了。

    从那以后,直到她在莫姬山顶重生,都没有一个逍遥门的人在外行走。

    卢悦走出洞府,看苍芒芒的白苍山,眼中晦涩不明。

    堂堂顶尖四大道门之一,居然被逼到半封山,显然是出了大事,那她还要不要再去拜这逍遥门呢?

    原有的好感,突然变得踌躇起来。

    从今天的那两人来看,应该是跟祖爷爷一般的正人。

    要不然,那人随便放出一点筑基威压,她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就像他说的,不就是一只火羽鸡吗?

    可自己愣是讹了他三百灵石,外加一整瓶的聚气丹。

    卢悦叹口气,她现在回去跟祖爷爷说,换一个宗门拜,行不行?

    可祖爷爷的寿元,没两年了,能撑到她拜进逍遥门就算不错。

    想到这,卢悦没了心力,再去外面,灭杀妖兽,把洞府的禁制改改,就地打坐。

    逍遥门看样子,不管她进不进去,都指靠不上,那唯一能指望的,只能是自己的修为。

    只有修为高了,遇到什么事,她才能安然无样……。

    突然多了一整瓶聚气丹,卢悦舍得的很,三天一粒,以助修行。

    天亮出门打猎,天黑回去打坐三个时辰,睡一个时辰,她的临时洞府,一路慢慢往西移。

    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八,这天晚上修炼前,再次摸出鬼面幡。算算时间,她得到这东西,已经满一年了,可是一年来,她偷着试了一百多次,愣是没在它身上刻一个浅印。

    真是要命了……

    今日例行再试,直到灵气用尽,人家还是好好的。

    卢悦只好再次认命,重新把它扔回去。

    一觉睡醒,已是二十九日,她答应过祖爷爷和娘,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年。

    拍拍储物袋,坐到木鹤上的时候,看到远处的两只蓝耳兔,她都不想再动手了。

    只是她不动,有人却会动,一道遁光,呼啸而至,站到她的木鹤头上。

    来人仔细打量她的手,发现果然是六指时,高兴异常。

    “哎!你叫卢悦是吧,跟我走。”

    这位女修看样子不大,身着逍遥门道服,话虽然是命令的,脸上却堆满了笑意。

    卢悦有些发晕,她认识这人吗?

    “我要回家,陪我娘过年了。前辈有什么事,等我初二再回的时候说好吗?”

    “我们修士,过什么年呀?”夏瑜瞪她,“还有,你不是要拜进逍遥门吗?喊什么前辈?我姓夏名瑜,你喊我夏师姐就行了。”

    卢悦无语,她正在考虑是不是还要加入逍遥门呢,再说这人修为明显是筑基,她当然要喊前辈了。

    “跟我走一趟,保证你不吃亏。”

    “我真的要回家过年。我娘和祖爷爷都等着呢。”

    “过年能帮你赚灵石吗?不能吧?”

    夏瑜笑咪咪地拿出一块中品灵石,方成绪说,小丫头是个财迷。

    “苏师姐说,你做的火羽鸡汤鲜美异常。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头三阶的角糜兽。那家伙,味道绝美,你帮我们做好了,这块中品灵石,就是你的了。”

    中品灵石,虽说下品灵石一百就可换,可谁也不会真得拿一块中品灵石,去换没什么用的下品灵石。

    这东西,不管是修炼,还是与人斗法,提出灵气的时候,都比下品灵石,精纯十倍不止。

    卢悦咽了一口吐沫,祖爷爷说,他这辈子,还没挣过一块中品灵石呢。若是把这块灵石,当做还他的欠款,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夏瑜欣赏她脸上的挣扎,“还有噢,只要你肯跑这一趟,我再送你五斤角糜兽的肉。”

    卢悦算是被她的糖衣炮弹给打败了,“离这远吗?”

    “不远,一个半时辰的路。”

    你筑基修士要一个时辰,凭她的低阶飞行灵器木鹤,就要一天的飞行,还不远?

    “前辈——,你们自己做不行吗?干嘛便宜我?”

    “那还不是你那次炖得鸡太好吃?”

    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几个,打架行。做吃的?万一把自己毒死了怎么办。

    “苏师姐那个不爱口腹之欲的人,都对你的炖鸡赞不绝口,我自然相信她。本来也可以到坊市去请大厨做,可一来一回太费事,而且,我们都不能离开白苍山,只好请你喽!”

    卢悦回看白苍坊市,她答应祖爷爷和娘,一定会在大年三十晚上回家的,这万一回不去,他们以为自己出事,娘会哭死的。

    “既然是前辈猎的,那我在这帮你做行吗?反正你的储物袋是中品的,到时带回去,跟刚新做的,没两样。”

    夏瑜定定地瞅了她一会,把卢悦心里弄得七上八下,正要硬着头皮同意的时候,这人“噗嗤”一笑。

    “你是想家了吧?唉!还是太小了啊。”夏瑜摸摸她的头,“行,就照你说的办。”

    卢悦更不安了,“我没做过一阶以上妖兽的肉,万一不好吃,你可不能找我。”

    祖爷爷说,角糜兽虽是三阶妖兽,可若猎得,比普通的七阶妖兽,还要贵重。

    它的肉在各大酒馆,向来供不应求。

    “呵呵,是挺精的啊,怪不得,方成绪那家伙,在你身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卢悦闭嘴。

    “所谓一法通,百法通,你以前怎么做吃的,那角糜便怎么做。”夏瑜朝她眨眨眼,“只要你不是专呈朝我使坏便成。”

    卢悦可没那胆子,虽然逍遥门的这些人,看上去,挺正派的,可万一真把人家惹狠了,她可没好果子吃。

    夏瑜拉着她,灵力瞬间在她身上过一圈,“灵根不错,喊我师姐是肯定的了。怎么样,加入我们飞来峰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