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配备齐全的卢悦,在家陪了方二娘两天,就再次出发往白苍山去。

    不同于以前,这次只她一个,方有富也歇在家里了。

    逍遥门在白苍山的某些行动,已经让很多散修,明显感觉到了什么,这段时间,大家轻易的不敢沾同族的血。

    不过相对的,因为性命方面遇到威胁的时候,逍遥门会有弟子出面相救,大家再也无法,像以前那般安心,在外围跟只值一两块灵石的一阶妖兽干了。

    越来越多的人组队,往更里面的二阶妖兽,或是三阶妖兽动手。

    在这种大环境下,方有富拿出大把符箓交给卢悦,放心让她出门历练。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卢悦从来没想过,跟别人组队,去打二阶妖兽的主意。在她看来,与其因为跟别人分十几块灵石,打各种口水仗,还不如老老实实,去对付她能对付的一阶妖兽。

    上次看到的那两个逍遥门人,他们对那些不自量力的炼气修士,已越来没耐心了。

    她不喜欢把命拴到裤腰带上,指着别人去救。重生回来,她比任何人,更看重自己的小命。

    不想赌,也赌不起,方二娘那里,需要她奉养,祖爷爷需要她送终。

    一剑了结只能吐小小火球的火羽鸡,拔下它屁股处,值一块灵石的三根火红羽毛,卢悦回到临时洞府,架起几根枯枝,拿出祖爷爷亲手烧制的瓦罐,把火羽鸡处理好,用雪水炖起来。

    因为下雪,这种没什么攻击性的火羽鸡不得不出来,找草种吃,而它们的羽毛,在雪地里,不管怎么隐蔽,也远远就能看到。

    更何况,同样要出来找吃的蓝耳兔,不像平时,一般的炼气修士追不上它们。

    在雪地里,它们跑不快。不过短短八天,她就收集了二十七对蓝耳皮毛。一对蓝耳值三块灵石,光这一项,就赚了八十一块灵石。

    外面的云层下移不少,希望明天再有场大雪。

    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呢,卢悦加大火量,希望能早点吃完,再出去转一圈。

    不过,她已经连续六天,没吃过热食了,此时闻着瓦罐渐渐冒出的香气,竟不由地咽了一口口水。

    揭开盖子,卢悦放进几种菌子,这样熬出来的汤,才更好喝。

    远处山头,突然几点红光反射进洞里,卢悦一下子站起来,急忙把柴火往里拢拢,就飞奔出去。

    四只火羽鸡正在低头往雪层下找草种吃,慢慢靠近的卢悦心中高兴,四块灵石又到手了。

    赤阳剑出,以极快的速度,帮四只火羽鸡放血。

    直到它们扑腾不动了,卢悦才出来,拔下火羽。

    看看地上的脚印,是一块出来的,想到前面处理的那只火羽鸡,一肚子的蛋,她突然想到每年大年三十,娘要煮的元宝蛋。

    卢悦当然不肯放过,走了差不多两里地,拔开几丛灌木,在里面果然发现十一只跟鸡蛋差不多的火羽蛋。

    收获一堆东西,卢悦才拍拍脑袋,她忘了关洞府的禁制,想到那锅快好的炖鸡,回去的飞快。

    快到洞府,她却一下子停住脚步。

    正要往后退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出来了。

    “不用怕,我们是逍遥门的,借用洞府休息一下。”

    苏淡水看到卢悦,心中郁闷,刚摆脱那些不自量力的东西,又遇到这个多了一个手指头的。

    只是里面……

    方成绪拿了一个鸡腿,正在那吃得不亦乐乎。

    卢悦跟进来时,看到地上一地的鸡骨头,不由瞪眼。

    “看什么看,不就吃你一只鸡吗?再看,挖了你的眼。”

    嚣张成这样?

    卢悦冷下脸,揭开瓦罐,居然只从里面捞出一个鸡头,一个鸡屁股。不要说肉了,就连菌子,都没给她留一颗。

    苏淡水有些尴尬,那菌子,她也吃了不少,本来那鸡腿,她是留给主人的。结果,不要脸的方师弟,居然趁她刚出去的当口,又给啃了。

    “……对不住,多少灵石,我们赔!”

    卢悦瞅她一眼,“我在外面半个月,第一次吃热东西,前辈觉得多少灵石,能买我期待半天的热食?”

    “切,有你这么算账的吗?”方成绪满嘴油,鄙视她,“不过一块灵石的火羽鸡,难不成,你还想要我十块灵石?”

    无耻的人,居然还敢说她无耻?

    卢悦大怒,“据我所知,坊市里仙客来酒家,单是清炖的火羽鸡,便卖了十五块灵石,更何况,我这还加了各种灵菌。”

    “再说了,我也没让你们吃,你们这般不经主人同意,跑到人家家里来,偷人家的东西吃,算什么?逍遥门的人,都像你们这样的?”

    苏淡水原本已经摸了二十块灵石出来,听她这样说,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吆喝!嘴巴挺利索啊。”

    方成绪扔了手上的鸡骨头,“逍遥门的人怎么了,逍遥门的人,就应该当牛做马的,去给你们到处救火?吃你一只鸡,你就小气得在这歪歪半天,你有感恩之心吗?自私自利的小……。”

    “我要你们救了吗?”

    卢悦打断他的滔滔不绝,“从我第一次见你,你就在抢我东西吃,好,我惹不起,躲得起,凡是有你们出现的地方,我和祖爷爷都绕着路走。你们在白苍山里面助人,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凭什么我要帮那些,我不认识的人,搭上我费了半天劲,炖好的鸡?有本事,你们找他们要啊?”

    方成绪哑口,可不是,他们见了两面,他就吃了她两次东西。到现在为止,他和苏师姐,确实没救过人家。

    “……你就不怕我们恼羞成怒?”

    气塞半天,方成绪突口而出。

    “当我好怕啊?”卢悦装着一点也没在意的样,“我死在这,你们的任务,也失败了吧?”

    这两人天天帮着那群要钱不要命的人救火,显然是领了宗门任务,若她死在这,那他们的任务,肯定不圆满。

    而且那个女修,显然挺正派的。祖爷爷说过,越是资质高的人,越是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让自己的心有破绽。

    他们是不可能因为一只鸡,来杀自己灭口的。

    果然……

    “你闭嘴。”苏淡水狠狠踹了方成绪一脚,本来两句好话的事,这死人,偏偏还跟人家斗嘴,“道友你看,我们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这五十块灵石,就当我们给你的补偿如何?”

    望着一小堆的灵石,卢悦再次瞅了一眼,郁闷难当揉腿的方成绪。

    “前辈是女的,肯定吃不过那家伙。而且……,”

    卢悦斟酌词语,“确实因为你们,所以我祖爷爷才放心我一个人到白苍山来。这样吧,姐姐吃的,算我请的。”

    方成绪瞪眼。

    “你嘛?吃我的,喝我的,还气我,”卢悦同样怒目,“你把今天在这吃的,全给我吐出来。要不然,我只要看到人,就说你是个好吃鬼。以后拜进逍遥门,也会跟我师父说,你欺负我。”

    “噗嗤……!!”

    苏淡水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方成绪傻眼,吃到嘴里的,让他吐出来,他疯了不成。

    不过好吃鬼,还看到人就说,他的面子呢?

    “不就是五十块灵石吗?给你,行了吧?”

    卢悦摇头,表示不屑,“当谁没五十块灵石吗?”

    其实她现在一块灵石也无,从祖爷爷那借的灵石,还剩下的,全让她给娘了,让她以备不时之需。

    “一百?”

    一堆灵石砸到地上,卢悦气怒,有一颗灵石,砸到她脚了。

    “二百?”方成绪又砸了一百出来,不过这次,他砸了另一个方向。

    卢悦气恨,虽然灵石她很缺,可这样,让她像叫花子一样,去捡灵石,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三百,再加一瓶聚气丹。”

    灵石扔在地上,不过聚气丹吗?就被他用灵力送到卢悦手上了。

    卢悦瞪他一眼,打开一看,居然是三十粒的整瓶丹药,忙忙收了。

    “……大爷……,欢迎来偷!!”

    ********

    既然来看了,就点个收藏吧,这样以后看也方便不是。求收藏求推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