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山苦笑,几位师叔一齐闭关,他这个算了半天的人,却什么都没悟到,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众位师叔闭关,可以把事情扔给他,他却不能再把事扔给别人了。

    秦天收楚家奇进残剑峰的事,他必须全程看着,以防不测。

    修士没到筑基,除了能用灵力,其实跟凡人差不多,都要吃喝拉撒睡。所以两人到白苍坊市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楚家奇每天拄着双棍,一点一点往前挪的样子。

    他们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比前段时间已经好很多很多了。

    肉干再省着吃,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少,他现在又回到每天大半混水饱的日子。

    而且这天,也越来越冷了,若不是坊市有结界,风刮不到里面,他还要更惨些。

    秦天找一圈人,把楚家奇了解完,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趴在地上,挖墙角的黄蚂蚁洞。

    修仙界灵气丰厚,黄蚂蚁除了吞食灵气外,在冬天的时候,也会储藏一些食物残渣或是果核类的。

    看到楚家奇捡起两只蚂蚁放进嘴巴细嚼的时候,秦天突然就接受了他。

    他是个太监,却从未进过皇宫,而是他的父母家人,亲手阉的。

    原本是想通过关系,把他送进皇宫,搏那一场富贵,结果又因为银钱不凑手,没送成。

    因为没赚到钱,他又成了别人眼中的废人,被家人遗弃在外。

    若是没有师父把他捡回逍遥门,他在西京城郊,也常过这种饿急了,掏蚂蚁吃的日子。

    “跟我走吧。”

    尖细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温和感。

    远观的槿山真人心中叹气,他们同门六七十年,还从未听过,秦天师弟尖细的嗓音里,也有如此温情的时候。

    楚家奇自然跟秦天走,他的双腿还没废,需要救治。

    人在绝望之中,就要沉底时,别人随便伸出的一只手,对他来说,都是救命的稻草。

    因为一个转弯,他再不是卢悦上辈子,所熟知的那个使双拐枪的大能。

    在白苍山一个半月,收获差不多的卢悦祖孙俩,再次回归坊市,他们顾不得去卖东西,第一时间,往家里赶。

    远远地,看到院子的禁制一闪,那小丫头,飞奔着进去,楚家奇朝秦天点点头。

    “走吧。”

    秦天早从楚家奇口中,知道他在最艰难的时候,是这一家人,给了他一顿饱饭。是那个穷得连件下品防御灵器都没有的小丫头,忍痛把安泽丹给他,保住他的腿。

    “你不送点东西吗?”

    秦天疑惑,若是不送东西,他在这里一呆十来天,是为了什么?

    “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她也会拜进逍遥门。”

    既然如此,那你呆在这干嘛?

    秦天非常想问出来,不过为了保住他大师兄的威严,愣是忍住了。

    逍遥门内,能跟他好好说话的人,除了师父,根本没有任何一人,所以,平时,他很寂寞的。

    可是这位,他若是不说话的话,这家伙三天都不带开口的。收到这样的师弟,唉!他也烦啊。

    远远看到,楚家奇终于跟秦天一块走了,槿山真人,才正式松了一口气。

    西南诸星暗淡,直接关系到他的将来,他的命相,在五十多年前,也开始走衰。

    现在只希望,这个能帮逍遥门带来一丝生机的人,多改变些,让他的命数,重新走强……。

    外面的事,卢悦从未想过,甚至连她花出去的安泽丹,到底如何了,她也懒得再管。

    那位被楚家各系排济出来,渺了一目,断了双腿的人。上辈子没人相帮,都能好好活到他家老祖找来,这辈子,不应该比他上辈子更惨才对。

    所以,除了那天动了一时的恻隐之心,后面她就不再关注。

    别人永远是别人,跟她不会有交集,她要过好她自己的日子。

    这一次是祖孙三人,一起到那家杂货铺卖东西,顺便买她一直想要的防御灵器。

    “……这晃金铃和青木盾都不错,虽然是下品的,可对你来说,正当得用,不会消耗太多灵气。”

    杂货铺老板自然早就看出,方有富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是真心为卢悦打算,中品的防御灵器虽好,可万一她的祖爷爷撑不到她进阶炼气五层,她拿着反而招祸,还不实用。

    方有富由小丫头自己决定,来的时候,卢悦跟他说,若是灵石不够,还要从他那借,显然她是看不上下品的防御灵器。

    可是好高骛远是不对的,中品的防御灵器他有,等他不在的那一日,当然是卢悦的。

    现在如果正当得用的她不买,偏要举债去买她一时用不了的,只能说明小丫头,还缺乏历练。

    卢悦在晃金铃那看了半晌,一时拿不定主意,三百九十四块灵石呢。

    她卖了这次在白苍山所得,再加上原有的一百一十三块灵石,也还差九十六块。

    青木盾比晃金铃少了七十四块灵石,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一开始她就没看好它。

    “青木盾就是普通的飞盾防御,需要神识指挥,所以价钱便宜一点。”

    老板见她不停算计两边的灵石价格,只好解释,“晃金铃除了能发出一个金钟罩,关键还在一个晃字上,它能团团打转,消减打到身上的法术。若是灵气够用,还能像某些**强横的妖兽一般,撞杀敌人。”

    照他这样说,傻子都会选晃金铃了。

    卢悦不满,“老板大叔,您就这两件下品防御灵器,青木盾和晃金铃差别这般大,您是打定主意,让我买这贵的晃金铃吧?”

    老板滴汗,这小丫头,怎么就这么精呢,这样搭配,他当然是想卖好一点,贵一点的晃金铃。

    一般人被他这么一忽悠,都会买贵的晃金铃。只要钱够的,可能都会忘了还价。或是少还。

    “……得,你不就是想少出点钱吗?我算你三百六十五块灵石如何?”这价钱算是降到最低的,他实在怕了这小丫头。

    卢悦看着他不说话。

    “我的小祖宗,三百六。”

    卢悦还是没说话,只是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控诉。

    “哎哎!道友,你管管你家孙女,这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了?好歹让我赚点辛苦钱。”

    老板拿卢悦没办法,只好朝一直在旁笑咪咪的方有富叫。那天卖了那只木鹤,没赚钱是大事,被他笑,更是大事,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他也不做冤大头了。

    他这样一说,卢悦就知道,他至少还赚她十块灵石。

    “大叔,三百五十五。”

    老板瞪她。

    “三百五十六总行了吧?”卢悦为了灵石,不在乎面子,“您说三百六,我就还了四块灵石。这四块灵石,我还想给我娘买点紫米尝尝。”

    搞得好像他占她便宜了,还欺她欺得不行。

    看看那边边上没有一丝灵力的方二娘,老板脸上抽抽,却也无力了,好歹赚了六块灵石,真不容易啊。

    “行,我的小祖宗,你可不能把卖你的价钱说出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