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手,转回自个房间的方有富,无声笑了。

    就说吗,小卢悦鬼精鬼精的,看看,几句话一说,就让他的侄孙女,无有不从。

    这母女俩个,是相互降。

    提起符笔,他开始画起符来,他要多留点东西,给她们娘俩。

    外面的卢悦安顿好方二娘,慢慢悠悠吃过早饭,才去追那人,确定心中所想。

    只是没想到,她都浪费那长时间了,这人还没挪出三百米远,此时的楚家奇,靠坐在墙角,面无人色。

    卢悦现在还不能肯定,这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位大能。

    那个把双拐枪,便得出神入化的人,是丁岐山非常忌惮的,也是那些宗门世家之类的卫道士,闻之色变的人。

    做为一个亦正亦邪的散修,他其实是很多人的偶像,她听人八卦过不少。

    “……你放心,我不会再去你家。”

    楚家奇看了一眼,站到面前的小少女,又慢慢垂下眼睛。

    那有如一潭死水般的眼睛,让卢悦稍为触动,曾几何时,她也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我娘因为你,今天可伤心了。”卢悦蹲下来。

    楚家奇看着她。

    “……在祖爷爷还没找来的时候,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我最不想我娘伤心。”

    卢悦非常肉痛地掏出仅有的一枚安泽丹,“我没钱,我祖爷年纪大了,我要养他和娘平安终老。”

    楚家奇分明看出她舍不得,可还没说话,那枚丹药,就被她按到了嘴里,很快化成一股津液,下意识地,他就吞到腹中。

    卢悦站起来,后退了一步,此时她已经能肯定,这人就是那个大能了,算算时间,他家的祖宗,再过三四个月,会找过来。

    要是这枚安泽丹,不让他的双腿恶化,那他将来没了双拐枪,会是什么样呢?

    对这一点,卢悦非常期待。

    楚家奇看到她嘴角,露出的一个酒窝,有些惊讶她情绪的变化。

    “这包肉干,省着点吃,能顶几天。”

    她家什么最多,当然是肉多了,卢悦丢下五六斤的肉干,走得飞快,她还没好好逛逛坊市呢。

    楚家奇揣好肉干,摸向自己的嘴巴,感受刚刚卢悦柔软却又粗暴的手感。

    可惜他的手,这段时间,因为要支撑身体,被双棍磨得起泡,触感跟人家一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慢慢蹭到隐蔽一点的墙角,把安泽丹的功效,大都导到双腿,小部分滋养某些枯断的筋脉。

    直到日头西落,他才收功,摸出几片肉干,咕咚一声,又咽了一口口水。

    留下最小的肉干,其他的放回去,就坐在地上,咬一小丝,吃到嘴里的时候,细细嚼,直到混着满嘴的口水,滑到肚子,他才咬下一口。

    一枚安泽丹,要三十五块灵石,卢悦买到手后,心疼得想哆嗦,六百来斤的灵米啊。

    原本卖了她几个月的收成,除了买的几件必要东西,她还剩七十五块灵石,再加原有的七十三块,她有一百四十八块。

    在她心里,她也算个小富婆。

    可是现在,一枚丹药,就花了三十五块。

    真是挣钱不容易,花钱贼快啊。

    昨儿个,要不是祖爷默算她的钱,不够买防御灵器的,她一定一分灵石,都带不回去。

    现在为了一个外人,花了这三十五块灵石,要是让祖爷知道了,他一定会虐待她的。

    卢悦警惕,也无心在坊市好好转转了,回家就去打坐修炼。

    她要把租房的钱,给吸回身体。

    这里的灵气,比白苍山要浓那么一点点。

    只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上辈子,西南群星,没有亮那么一下,逍遥门诸老忙着安排各种后手,没注意自家范围内出现什么。

    这辈子,西南诸星亮了一下,预视生机。

    逍遥门诸老,又怕残剑峰收不到弟子,这段时间,都是在他们的属地,各种折腾。

    白苍山这一块,因为是炼气小修士的乐园,他们又如何会放过。

    申生真人无意中在坊市一扫,就看到那个伤得不成样子的楚家奇。

    长得完好,灵根资质又不错的,人家只要有一点脑子,都不会选择残剑峰。

    可残剑峰却关系到整个逍遥门的兴衰,所以现在这个渺了一目,还受了重伤的小家伙,若是灵根不错,可以扔给须磨。

    神识仔细一查,居然发现这小家伙,还是精纯的金火双灵根,更是大喜。

    这小子就是为残剑峰量身打造的啊。

    几个老家伙,一碰头,计划半天,决定把秦天拎来。

    要不然,他们救下那小子容易,可那就跟残剑峰没关系了。若跟残剑峰没关系,他们还忙个屁啊。

    秦天因为比别的男人,少了一个零件,心理确实有些扭曲。

    不过他们这些老家伙,却也知道,那小子对残剑峰,对须磨,那绝对是忠诚的。

    秦天也正在为残剑峰可能收不到弟子而心急,师父可以不管这些,他却不能不管,整个残剑峰,只有他们师徒俩,非常不对。

    这段时间,做为核心弟子的他,也在外面忙活,只是他的目光,从没放在那些正常人身上。

    缺胳膊断腿的人,确实有不少,但是不是资质不好,就是有主了,人家不可能另投他残剑峰。

    残剑峰好歹也是逍遥十二峰之一,如何能收那些连筑基都可能修不到的人为弟子?

    无意中听到苏淡水找到一个资质不错的小子,只是是个独眼龙,双腿还受了重伤,询问师门是否要救治时,他坐不往了。

    独眼龙不正是为他们残剑峰生的吗?嘿嘿,能被苏淡水这般看重的人,显然灵根资质也不错。

    能让苏淡水吃瘜的事,他是非常乐意干的。

    申生几个老家伙,看他兴冲冲往白苍山坊市去,相顾一笑,得意不已。

    总算帮残剑峰收到一个弟子了,真不容易啊。

    “槿山,快算算,那小子的命相如何?”

    槿山拿几个师叔没办法,不过他也担心残剑峰收不到弟子,现在这个可能是残剑峰的人,他自然也关心。

    “……奇怪,怎么是朦胧一片?”

    槿山真人的天演数得弃疾真人真传,可是几次撒下的龟甲,全都无用,不由抬头,看向几位师叔喃喃出声。

    “变数……,果然是变数来了。”

    申生真人等人当然不会认为,是槿山算计失误。

    他们修到元婴,对天道的变幻莫测,早有所感,五十多年来,他们苦苦相求的,不就是天道的变幻吗?

    可是现在,那关系逍遥一门兴衰的变数就在眼前,他们却个个失声了。

    那种面对天道,触手可及的感觉,让他们各有所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