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门坊市的安全性,卢悦早就听方有富说过。他们租的小院算是中等的,带有简单的防御法阵。

    在这里,她不担心灵气用尽,被什么人突袭。鬼面幡再次被她拿出来,一个又一个攻击性法术,全往那杆子上使。

    不过半个时辰,隐隐生疼的丹田,才让她回过神来。

    叹口气,把鬼面幡再次扔回纳宝囊,缝到衣服里,才正式打坐。

    因为昨晚忙得太晚,早晨卢悦就没起来。

    方二娘不准方有富去叫她,说是难得女儿给自己放假,他这个祖爷爷要是太狠的话,她跟他没完。

    方有富拿自个的侄孙女没办法,要不是卢悦还算懂事,他还真怕她把她给惯坏了。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一声暴喝,方有富这才看见墙角缩着的一个小子,人家在他看过来的当口,一下子把一个拳头大的包子,给整个塞到了口中。

    “哎呀!别噎坏了,快快,喝点水。”

    方二娘着急忙慌过去,帮他倒了一杯水。

    方有富哑然。

    这小子下面衣服呈暗红色,还是个独眼,明显是因为受伤,被同伴遗弃了的。

    这样的人,每天每时每刻,在修仙界都有发生。只是怎么自家二娘居然把人给捡回来了。

    楚家奇噎得伸长脖子,死命把那包子咽下去,接过方二娘给的水,又咕咚咕咚往下灌两口,才觉好过些。

    “你你你,是怎么回事?”

    “叔爷,”方二娘挡在楚家奇前面,“你看这孩子饿的样,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方有富脸上抽抽,他该怎么跟这个,善良到一塌糊涂的侄孙女说,修仙界,是容不得善心的呢。

    “悦儿说要养活你,让你再养活我,为了这院子,还有昨天买的必须品,她连一件防御灵器都没有呢。”

    方二娘原本张着的两手,无力垂下。

    “为了让那店家少收几块灵石,昨儿个,差点在人家店里,就哭出来了。……你要因为一个外人,让才十二岁的她,被生活压得腰都直不起来吗?”

    不得不说,方有富把方二娘的性子摸得透透的。

    “……多,多谢大娘让我吃了个饱。”楚家奇扶着墙角,抓住带来的两根棍子,“前辈也别再训大娘了,我这就走。”

    方二娘不敢去扶他,方有富冷眼看着。

    他没几年好活,按卢悦事事依她娘的性子,方二娘再不改变,会害了她们自已。

    在修仙界想当一个好人,也要有强大的背景,若不然,就是误人误已。

    他们条件不适合,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让方二娘,把她的那份善心,全都给打下去。

    “祖爷爷,娘,怎么啦?”

    卢悦出来时,看到家中,突然多了一个人,也是吓了一跳。

    “你娘看人家可怜,准备捡一个人来,让你养。”

    卢悦看着那个慢慢往外挪的身影,张口结舌看着母亲。

    “……娘,你怎么能让人随随便便进家呢?”

    此时她恐慌不已,她和祖爷爷还要到白苍山去,到坊市来找房子,不就是因为,怕方二娘跟着他们不安全吗?

    可是现在,自家娘,居然开了家里的禁制,让外人进来,万一他们不在家,人家动什么心思,娘一个凡人,要怎么办?

    “……我……我……”

    方二娘看女儿惊恐的样子,不知如何解释。

    女儿性子强,不要叔爷的接济,为了挣灵石,为了修炼,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自己如何还能给她添乱啊。

    “对不住,我以后,再也不会往这边来。”楚家奇回身,朝方有富和卢悦艰难鞠了一躬。

    他已经连续六天,混水饱了,再不吃点硬货,腿上的伤,只会越来越狠,等到他再没力气爬的时候,就会被坊市扔出去。

    后果什么样,其实他早就明白了,现在在临死前,做个饱死鬼,这家人家,也算对得起他了。

    独眼龙?卢悦后退一步,两眼仔细打量他的腿,那年在莫姬山顶,围攻丁岐山的,就有个双腿俱残的独眼龙。

    方有富打开院子禁制,让他出去。

    “二娘,你看到了吗?没有防御灵器,若不是我在后面跟着,你以为卢悦会有多好过?”

    方有富在方二娘伤口上撒盐,“我活不了两年了,两年后,悦儿必须有一个中品的防御灵器。……所以现在的每一颗灵石,都无比重要。到时候,她还要换上品的攻击性灵器,若不然,没人带她组队,只凭她一个人的话,是没办法,在白苍山生存的。”

    看到娘摇摇欲坠的样,卢悦其实非常心疼,“娘,我一定会好好的。我现在努力跟祖爷爷学本事,我还要拜进逍遥门,到时候,就是不打妖兽,门派发的灵石,就够我用了。”

    方有富瞪她,他刚教育出点成果,这死丫头,就在后面,拖他后腿。

    也不知道,她娘这样的性子,将来谁倒霉。

    “……悦儿,我们……”

    方二娘想说,实在不行,她们母女回世俗界。外面那个小哥太可怜了,若是将来卢悦落到那样的境地,她该如何心疼啊。

    可是这话她说不出,卢悦这么拼命,不就是不想回世俗界吗?她喜欢修仙,她本来就是当仙人的命。

    已经快十三岁的卢悦,这段时间,常吃灵物,快有娘高了,帮她抹泪。

    “娘,不管我和祖爷爷在不在家,你都不能打开家里的禁制。你也听祖爷爷说过修仙界如何的不太平了,这跟我们在凡俗不同,在那里,我们顶多失点财,轻易不会有人丧心病狂要人性命。可是在这里,有可能就把我们一家人的命,全给搭上。”

    “凡俗有骗子,修仙界也有骗子,家里的禁制一开,万一我跟祖爷爷,正在行功紧要的时候,被人打断,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最主要的,我和祖爷爷不在家,你这样放人进来,让我和祖爷爷如何放心?我们到坊市来租房子,就是因为白苍山太危险。可如果你这样,还不如我们就在一处呢,有什么事……,我们都一处。”

    卢悦红着的眼睛,让方二娘的心紧缩成一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