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点击过万了,非常高兴,多谢大家的支持!!虽然还是有些瘦,但本人坑品绝对保证。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大家!!!!

    ********

    万分值得庆幸的是,卢悦第一次制的符纸,虽然废了大半,变成手纸。却还有一部分,因为提炼的不错,在方有富的指导下,成为低阶符纸,整整六千七百三十一张。

    “按市价,一百张两块灵石计的话,六千七百张,就是一百三十四块灵石。”

    卢悦报出这数的时候,笑眯了眼。光凭这一点,就比她在白苍山中杀几个月的妖兽,赚得多多了。

    方有富摇头,“帐不能这样算,我们不是开店的。这么多符纸要是自己卖,至少两个多月,还得天天交坊市的摊位钱,我们更没那时间。只能卖给店铺,他们给我们的价钱,能有六十块灵石,就不错了。”

    卢悦傻眼,店家都这么黑吗?

    “你还没算这三百多道工序,出错的可能性。”方有富接着打击,“其中有八道,若不是我提醒,只能是手纸。若是那样,浪费的这半个月,你可能打多少妖兽?”

    “而且——打妖兽,能提高各种攻击技能。你制符纸,一切按部就班。两相一较之下,你还是亏。”

    卢悦彻底泄气,不过更多的是气愤,“那我不卖了,反正我要学制符术,我就不让那帮坏蛋,赚我的钱。”

    方有富哈哈大笑,这小丫头,就钻钱眼里,不出来了。

    “娘,你看祖爷爷,每次都看我笑话。”

    卢悦跺脚,原先因为符纸制成的万丈豪情,现在一丝也无,跑到方二娘那寻求安慰。

    “他明明知道,我会亏了的,一早也不跟我说。”

    方二娘也好笑,拍她后背,“叔爷逗你玩呢,你忘了,好歹我们还学会了制符纸,以后可以省好大一笔买符纸的钱了,这可都是赚的。”

    “哈哈哈……”

    卢悦刚升起的星星眼,又被方有富的大笑,给彻底打压下去。

    这下方二娘也生气了,“叔爷,逗过头了。再笑,您都直不起腰了。”

    “……我现在总算知道,小气鬼是怎么练成的。”方有富笑得满脸褶子,“你们俩,真不亏是母女。”

    两人一齐朝他怒目。

    不过方有富,每次一想起,方二娘安慰卢悦的话,就在那呵呵,呵呵个不停。

    以至于,飞离白苍山的时候,他们几次差点翻了葫芦,无奈之下,为了娘亲和她自己的安全,卢悦只好自己以龟速驾驶这中品的飞行灵器。

    来到传闻已久的坊市,不管是方二娘,还是卢悦,都有些失望,这还没柳林镇大呢,才一条街。

    “呵呵!”方有富现在看她们娘俩,觉得特可乐,“在白苍山混得,都是炼气小修士,大家只有修整,或是突破的时候,才会来坊市。所以一家客栈,百栋房子,就足够了。”

    方有富轻车熟路地,去找坊市的负责人,租下一个小院。

    做为逍遥门属下的坊市,哪怕再小,安全方面,也比外面强上很多。

    而且敢在坊市里闹事的人,都会被逍遥门视为挑衅,试问炼气小修士,哪个敢在这里胡来。

    方有富人老成精,安顿好方二娘,就又带卢悦到一家稍大的杂货铺卖东西。

    这半年,他陪着卢悦在白苍山转,又如何一点猎物没打?二三阶妖兽,凡碰到的,卢悦打不了,他都是边为卢悦演示如何杀,边收集材料的。

    不过,做为资深的炼气老修士,这次随卢悦卖的,却都是他在白苍山采的灵药。

    他想在最后两年里,帮卢悦一把,为她积攒一批灵石。

    “一百二十七件各类一阶妖兽材料,品相上品,合灵石两百四十八块,老头我吃点亏,算你两百五十块如何?”

    杂货铺的老板,看在那些灵草上,竭力想做成这笔生意。

    方有富点头,“还算公道。”

    卢悦也顾不得,二百五不好听。多两块灵石,可以买三十多斤灵米呢。

    “悦儿,这是你自己挣的,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吧。”

    卢悦用自己的储物袋收了灵石,拿出那件半灵阶法衣,“老板看看这件衣服值多少钱?”

    这店家,老瞟祖爷爷那边的灵草,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她就太傻了。

    方有富侧目,这小丫头,法衣明显得来路不正啊。

    店老板开店做生意,这种事,不知遇到过多少次,根本不在意,拿过来,用道法试了几下。

    “我这店里,这种法衣,明码标价一百七十块。你的这件,明显是二手的,看在我们也算老主顾了,给个吉利数字,一百一十八如何?”

    比卢悦自已想得多,而且旁边祖爷爷不动声色地点头。

    “就听老板的,祖爷爷,还您八十块灵石。剩下的三十八块,我买灵米灵面。”

    普通的灵米灵面,价格一样,百斤六块灵石。三十八块,可以买六百多斤,差不多够他们一家子的过冬粮。

    能顺带着,把钱赚回一些,老板当然开心,示意伙计陪她过称。

    卢悦特喜欢看灵米在手中流下的样子,好像闻到了扑鼻的香味。这是她能买得起,能常吃的白灵米。

    那些紫色,黄色,还有彩虹色的灵米,看样子,味道应该更好,卢悦却只看了一眼,就果断只喜欢这白灵米了。

    上面的标价,最低的紫米,都是白灵米的十倍,把她刚兴起尝尝的想法,都给打没了。

    “……悦儿,再拿五十块灵石来,买点聚气丹和回气散。”

    卢悦捂着自己的储物袋,非常不想给。

    “你总不能老吃我的。”方有富打击。他让小丫头自己买东西,结果到现在,她就呆在那里,看灵米灵面了。

    “我不就是吃您一颗吗?”卢悦非常想埋怨,她灵石刚到手,还没捂热呢,“老板您看,我们做了这么多生意,早就是老主顾的老主顾了,您给我便宜点。”

    老板笑了,算盘打得噼啪做响,“行啊,聚气丹,四块灵石一颗。回气散,十二块灵石一瓶。我给你十颗聚气丹,一瓶回气散如何?”

    卢悦泄气,怎么算,她都只能占人家两块灵石的便宜,“算了,七颗聚气丹,两瓶回气散吧。”

    就像祖爷爷说的那样,修士在外面,灵气消耗过快,万一跟不上,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多一份回气散,就多一份底气。

    “嗯!算你有点小聪明,再拿七十块灵石,买个代步的纸鹤。”方有富看到她再次捂储物袋,不由瞪眼,“我的葫芦,你飞得都不如人家的纸鹤快。”

    那能怪她吗?她才刚炼气三层好吧?中品的飞行灵器,她能飞成那样,算是不错了。

    卢悦发现,缠不过自家祖爷爷,只好肉痛掏出七十块灵石,她还没捂热,还没给娘看呢。

    “老板大叔,算我六十八吧,六六大顺,又顺又发。您有的赚,我也能买得好受些。”

    店老板看她死死抓着两块灵石,不由无语。这小丫头,是看他抹两灵石,抹兴头了吧,“……行,你拿一个吧。”

    端出来的长盒里,站着六个巴掌大的纸鹤,黑白两种颜色。

    “有保修期吗?万一坏了,怎么办?”

    卢悦对这种符纸的,感觉不靠谱,万一下雨下雪,她就不能飞了。

    老板好像看出她所想,“雨雪出行坏了。可不能找我,正常的保修三年。”

    也就是说,三年后,有可能还会坏。

    卢悦眨巴着眼睛,越来越悲痛,指着柜台里面,“那个木头的呢?”

    “这是下品飞行灵器,只要不是你把它打坏了,正常就不会坏的,而且雨雪无误,”

    掌柜的看不得这小丫头可怜的样子,人家挣点灵石,可能真不容易,“我算你一百三十五块,就当给你带的算了。”

    “一百二,”卢悦要哭不哭的样子,“老板大叔,我们做了这么多生意,您每一样赚点,一起有不少了。而且,我还要在白苍山混两年,以后就只照顾您一家生意,一百二,您不亏。”

    才怪!

    正常卖一百五十多块东西,她怎么敢还三十多块灵石的?

    方有富肚子都要笑抽筋了,在旁看戏。

    眼看小丫头的眼泪要掉下来,掌柜的大喝一声,“一百二十五,真不能再便宜了。”

    “成交!”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