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修炼完毕,卢悦睡不着,摸出缝在内衣里的纳宝囊,把鬼面幡倒出来。

    赤阳剑出,连斩之下,看到鬼面幡再次引动四周灵气护体的样,卢悦没像上两次那般,吓得把它扔得远远的。

    这件上古的魔宝,还有自我保护功能,她应该怎么毁啊?

    明明是木头杆子,怎么就弄不断呢?

    卢悦再次对着杆子动手,金剑术、水箭术、赤阳剑,连番使用……。

    不是她不想对幡面动手,而是当过幡鬼的她,明确知道,这幡面虽破,可若想它更破,除非把里面的幡鬼,全都灭了。

    现在的她只是炼气三层小修士,没那本事。

    半个时辰后,灵气因为急速消耗,丹田都隐隐生疼。

    卢悦泄气,只好把这死东西,再扔回纳宝囊。

    若是其他魔门宝物,她还能想着到坊市卖了,赚点钱。

    可是这东西,上辈子囚禁她三百多年,害了她三百多年。这辈子既然到了她手上,她就没想过,再让它到外面去兴风作浪。

    她不是没想过,求祖爷爷帮忙,一块毁它。

    她是怕……。

    上辈子,丁岐山那么有前途的一个道门新秀,生生把他自己弄成那要,既害了大家,又害了他自己。

    若是让叔祖爷爷相帮,他一定能看出这东西的不凡之处。丁岐山当年没受得了诱惑,叔祖爷爷能受得了这个诱惑吗?

    她不敢赌,同样赌不起。

    卢悦再次打坐,连续三天,都是灵气用尽时打坐。这种情况,方有富其实告戒过她,修士任何时候,都尽量不要用尽灵气,以防突发状况。

    可是连续三天,她每次都被破鬼面幡激得用尽身上最后一丝灵力。

    只是打坐下来的状况,在她看来,更为喜人。

    以前两个时辰才能回复的灵气,现在其实只要一个时辰又三刻,缩短了八分之一的时间。

    这点时间,看着不多,可就像祖爷爷说得那样,斗法时,生死相斗时,任何一点时间,都是宝贵的。

    修炼完后,卢悦再次内视,没有一点问题。筋脉,丹田,哪哪都是好的。

    那问题出在哪呢?是祖爷爷说得不对,还是她修炼不对?

    望望方有富那紧闭的石门,卢悦只好爬到床上,抓紧时间休息。

    “……什么?你把灵力用尽,再吸灵气时,回复得更快?”

    方有富实在不知拿这小丫头怎么办才好了,当年,他刚刚闯入修仙界,好像也曾做过这样的事,只是后面……

    想到那次,若不是自己运气好,遇到逍遥门的一个大能,现在骨头渣子只怕都化成土了。

    “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

    方有富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当年,我也曾如你一般,不听劝告。结果——若不是遇到善人,也早不在。……你现在觉得那点时间很宝贵,可你想过没有,到底是你的时间宝贵,还是你的小命更宝贵?”

    卢悦当然觉得自己的小命更宝贵。

    “你也别想着,跟我在一起,就一定是安全的。”方有富叹口气,“白苍山死得低阶修士,从上古以来,只怕比那路边的草还要多……。万一遇到邪修,他们那些人,正常情况下,都是几个几个行动的。到时,你没了灵力,要眼睁睁地看着人为刀俎,我为人肉吗?”

    卢悦吓得一抖,上辈子,她就是这样,这辈子,她要活到百岁大寿,如何还能任人宰割?

    “祖爷爷,我知道错了,您别生气,以后保证不敢了。”

    方有富摸摸她的头,“想要创新是好事,可咱们条件不适合。就算将来,你进到仙门,也不可以。……仙门里的人,各种利益纠缠,人心隔肚皮,好多灵根资质都不错的天才,还没成长起来,就成了昨日黄花。你在国师府呆过,当知道某些暗算是防不胜防的。”

    “嗯!”

    “好了,别垂头丧气了,看到右前的那颗倚兰果树吗?你娘既然在酿酒,把它搬回去,她应该很高兴。”

    这个可以有。

    为了方二娘高兴,卢悦瞬间甩掉刚刚的沮丧,手指连动间,十支小小的光剑射出。

    上面的果子还没掉下来,地面上的藤蔓,就一个结一个,组成了一张大网,带点弹性,把那些果子接住。

    方有富摸摸自个的胡子,非常满意。

    哪怕他亲自出手,也不可能比卢悦的动作更快。灵根纯度的差距。是不逾越的。

    这一点,也不是他修炼到炼气十层,就可以弥补的。

    “……咦!是倚兰果。”

    远处传来男人惊喜的声音,倚兰果是白苍山所有果树中最好吃的灵果,因为最好吃,平日可不容易遇到呢。

    “喂!给我们留点。”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就到了跟前。

    方有富心惊,他居然看不透这两人的修为,那只能是筑基修士了。可筑基修士,如何会到白苍山来?目光放到二人黄白二色的道服上,稍为放心。

    “两位逍遥门前辈喜欢,悦儿快把倚兰果奉上。”

    卢悦稍愣。

    这两人,那男的飞速起剑摘倚兰果,女的一脸高深大无语的样子。

    “两,两位前辈,从我这拿吧。”

    说这话时,卢悦是深深的无力,早知道,她动作再快点好了。

    “不用,这树上的够吃了。”

    苏淡水打量卢悦,不同于言成绪这个病娇吃货,第一眼看到的是倚兰果。她第一眼看得是这个小丫头。

    “你道法使得不错,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卢悦再次愣住,查户口呢?

    “回前辈的话,”方有富深深一礼,“小孙女卢悦今年十二,炼气三层,我们准备参加两年后的逍遥大选。”

    这个计划,是他一早就为卢悦设计好的。他的寿元没两年了,陪不了她多长时间,而方二娘是个凡人,只能是卢悦的累赘。

    进宗门,进一个不比灵墟宗差的宗门,才能弥补卢悦。他更相信,凭自家小丫头的资质,进逍遥门一定会不有问题。

    只要卢悦有了靠山,那方二娘就等于有了靠山。

    这样,哪怕将来他去了,也能安心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