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儿,今天运气好,看到那只一阶獠牙兽了吗?这东西的肉最好吃,那两颗獠牙和兽皮,可以卖两块灵石。”

    方有富朝着方二娘笑,“它的血也是大补之物,记住,把血接回来,让你娘给我们做血肠吃。”

    卢悦看着前面,长得跟野猪似的所谓獠牙兽,有些无语,她想杀这东西容易,可娘和祖爷爷还要吃血肠,那就不能让它乱动。

    人家杀猪,还有几个大汉在旁帮忙按着接血,她一个人,要怎么弄啊。

    獠牙兽不知道已经有人打它小命的主意了,还在地上啃泥巴,不时这里拱拱,那里打个滚。

    卢悦回看自家娘一眼,方二娘偷偷用左手,指了一下故做高人状的方有富,又给了个握拳的鼓励笑颜。

    卢悦奇异地明白她的意思,血肠少点没事,只要给祖爷爷做一份就行了,让她尽力即可。

    娘越是这样说,卢悦越是舍不得做血肠的血。哪怕普通猪血都是补物,更何况这个一阶妖兽的血。

    她永远也忘不了,娘在国师府一头撞死时,那殷红的血,又冷又烫般,让她在鬼面幡中,时时痛悔……。

    五条藤蔓像侦查蛇一般,点点靠近,在獠牙兽刚有一点警觉,卢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捆住它的四条腿和头。

    方有富在旁看着,不由咧咧嘴。

    那把被卢悦祭炼过的赤阳剑,轻轻松松破开獠牙兽颈间的外皮。

    一个瓦盆被方有富扔给她,拔下剑,那獠牙兽越是挣扎,往外冒的血就越多,没一会,瓦盆装满,獠牙兽也停止了哼哼。

    “……不错,杀妖兽,就是要用最小的手段,获最大的利益。”

    看着这张完美兽皮,方有富表示很满意,“此兽甚多,若是皮坏了两处以上,价格就大打折扣。”

    “这么说,我挣了两块灵石?”卢悦笑得见牙不见眼。

    “嗯!原本我以为你只能挣一块灵石的。”

    原先方有富以为才十二岁的小丫头,再怎么厉害,第一次杀妖兽,怎么着,也会浪费一块灵石的。

    “娘,我挣灵石了。祖爷爷,您不是说坊市什么都有卖的吗?等我再攒几块灵石,我们就去买灵米,以后我要让娘天天吃灵物。”

    “我看是你想吃吧?”方有富看她蹦起来握拳的样子,好笑不已。

    “我当然想吃了,”卢悦眨巴着大眼,“祖爷爷您不是一直在我们面前说,灵米才是世上最好吃的大米嘛?既然是最好的,那祖爷爷肯定也想吃。我孝敬我娘,我的就是我娘的,我娘再孝敬您,不是正好。”

    方有富被她绕了一圈,指着她,笑不可抑,“行,二娘,我就指着你孝敬我了。”

    “我一定会好好孝敬叔爷您的。”

    方二娘一本正经,不说血缘关系,不说救命之恩,光自家叔爷倾心教导卢悦,她只要有的,也一定会孝敬出去。

    ……

    祖孙三代就在这白苍山外围转,这里鲜少有筑基修士,所以安全方面,有方有富在,暂时倒是没什么问题。

    老头带着卢悦,指导她所遇妖兽的弱点,收集材料。

    有时运气好,一天能遇两只一阶妖兽。有时,一连十天,卢悦都只能被二阶妖兽,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最倒霉的一次,就是她刚甩掉二阶地寮,用轻功爬到树顶,还没做怪脸,气地寮两次,就被一只三阶的天鹰盯上。要不是方有富一直盯着她,就要变成别人的粮食了。

    回头被祖爷爷,考问这天的心得时,她才想起,白苍山每个地方,都是各个二三阶妖兽的地盘,就算跑,也不能乱跑。

    晚上回到用简易五行阵笼罩的洞府,方有富却对一洞府到处挂得妖兽肉,无语得很。这母女俩怎么就看到肉,走不动道呢。

    “……祖爷爷,我们把这储物袋也装满,才到坊市去好吗?”

    方有富看卢悦不知从哪弄来的储物袋,更是无语了,人家小孩子听说能买东西,都不知有多兴奋,这丫头倒好,非要多存东西。

    “祖爷爷,”卢悦拖长了音调,腻到他身边,“我就想多攒点东西,到时给娘在坊市里租个好一点的房子,这样,她就不用跟着我到这里冒险了。”

    方有富动容,摸摸她的头,“祖爷爷活了这么大年纪,一点灵石还是有的,用得着那么拼吗?”

    “用得着用得着,”卢悦的大眼清亮,“我要孝敬我娘,我娘又要孝敬您,怎么还能用您的钱呢?以后您的钱,您自己存着,我挣钱,养您和我娘。”

    “哈哈哈……,就你?”方有富实在被她弄笑了,就算把他们带的三个储物袋都装满,凭那些一阶妖兽的材料,也卖不了一百灵石。

    “祖爷爷,您不能看不起我。”卢悦跺脚,“我现在是只能杀一阶妖兽,可再过半年,我一定能杀二阶的,怎么就养不了你们。”

    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实取悦了方有富,不过该打击的,他还是要打击。

    “坊市的房子,哪怕最低的租价,也要七八十块灵石一年。到时你不修炼了?”

    “怎么会不修炼呢?”卢悦表示不解,“不是您说,丹药吃多了,对以后进阶不好吗?这里的灵气这般好,我晚上修炼就够了。”

    方有富捏捏她的小脸,“那是因为先前在世俗界,你觉得这里的灵气好,修炼快。过段时间,身体适应这里的灵气,修为又再增加,就会明白,这里的灵气少得可怜了。”

    “轻点,疼着呢。”卢悦一张小脸,都要皱到一起了,“过个一年半载,我修为更高,到时不又可以打二三阶妖兽了?手头宽裕,花灵石还不简单?”

    到时可以用灵石修炼,也可以买丹药修炼。

    方有富无语,当初他从炼气一层,进阶到炼气三层,整整经历了七年。若不是后来从世俗界到修真界,还根本什么都不清楚呢。

    这小丫头倒好,机缘巧合,不过半年,就进阶了炼气三层。

    那也怪不得她如此自满,认为可以养活他们三。

    好吧,既然她这么有志气,他当然也要支持,方有富坏笑一下。

    “那行,我就等着你们母女俩孝敬了。”

    卢悦怎么看,都觉得祖爷爷的笑不对劲,不过达成要求,她倒是不愿再动脑筋。

    方二娘看女儿从叔爷爷那退出来,用眼神询问。

    卢悦朝她点头,她们母女都是过日子的人,两个都不觉得多养方有富老人家一个,有什么困难的。

    秋天在不经易间,就到了忙碌的三人身边。

    方二娘当过厨娘,跟着他们在白苍山转,看到树上的各种灵果,每一样都那么好吃,直觉就那么看它们烂在树上,太可惜了。

    愣是逼着卢悦熟悉道法,用缠绕术,金剑术之类的,把那些东西全都采摘下来,再用水幕术,集中清洗。

    不过半个月,卢悦就把几个常用道法,使得花样百出。

    方有富也被自家侄孙女逼着,用泥巴烧了一个又一个坛子,除了少部分淹起来当果脯,其它的可都酿成了灵果酒。

    看着垒在一起,密封的一个个坛子,方二娘表示,自己哪怕是个凡人,其实也用不着女儿费太多精神养她。

    在她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干得好,说不定,还能帮女儿一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