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两辈子,除了娘,卢悦从来没碰到过像方有富这么有耐心教她的人。

    葫芦白天在天上往西南方向飞,晚上,三人遇到有人的地方,就借宿一宿。遇不到,荒郊野岭也能凑和。

    方有富现在就方二娘这么一个血脉后人,当然也不会委屈她。杀苗五所得的储物袋里,装得都是她们母女俩的生活用品。

    如此飞飞停停,一连三个多月。

    卢悦却是越走,越觉得灵气充沛起来。一天的修行,哪怕不吃灵兽肉,也比她在洒水国时,好上一两倍。

    “丫头,张嘴。”

    卢悦下意识地张开嘴,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方有富塞到她口里,“现在再重新运行周天。”

    一股津液刚刚入腹,丹田那里就轰得一下,灵气涨得整个身体都隐隐生疼。

    这是聚气丹的功效,上辈子,她听便宜爹爹说过,可惜哪怕到死,她也没吃过这东西。

    “让你行功,乱想什么?”

    方有富一声暴喝,让卢悦醒过神来。

    一遍遍地运行功法,把灵气导进各处筋脉,再重新回流丹田。

    每一次的运行,丹田和筋脉都有那么点拓宽的意味。卢悦一时沉浸在里面,忘了所有。

    炼气三层如方有富所料,不到两个时辰,完美进阶。

    “卢悦多谢祖爷爷。”

    从没吃过丹药的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丹药这么厉害。

    怪不得上辈子在国师府里,那些兄弟姐妹,一个个的拼命压榨她。

    做为谷令则的双胎妹妹,想来她的丹药,比他们的都多吧……。

    能白得的,不要的话,才是傻瓜。卢悦摇摇头,抛开那些,专注自己现在的情况来。

    神识俱体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哪怕闭着眼睛,她想看,也能看出好远,以身体为中心,身后也有如长了眼睛。

    这种玄而又玄的状态,让她惊讶无比,却又兴奋无比。

    方有富摸着自个的胡子,老怀大慰,摸出一把金色小剑来,“这把赤阳,虽是个下等的灵器,却也陪我杀了好几百的妖兽,你把它祭炼好了,我们再走。”

    哪怕是下等的灵器,这段时间卢悦跟他学习修真界的知识,也知道,攻击性的灵器,比同等阶的飞行灵器贵上两倍不止,怎么着,也要三四百灵石。

    她当幡鬼时,虽然看过不少灵石,其中上品的也曾见识过几块,却从来没有拥有过任何一块。

    “……祖爷爷,您闻,好香。”

    卢悦按着肚子,佯装可怜巴巴。老头摸摸她的头,小丫头算不错了,今天从早到晚地修炼,是早该饿了。

    “去吧,你娘都给你热了好几遍。”

    “谢谢祖爷爷。”

    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这世卢悦跟着方二娘,收获方有富的悉心教导,自然就更偏得没理了。

    此时的她,再没有被梅若娴扔下的自苦,反而感激起来,感激她把她扔了,感激她给她找了个好娘。

    “悦儿,我们已经进到西南最大宗门逍遥门的势力范围。看到前面了吗?那是白苍山,是我们低阶修士的乐园,里面全是四阶以下妖兽,只要用心,养活自己还是不成问题的。”

    远处的山栾,连绵不绝,起伏不尽。

    卢悦心里无由地生出一点豪情,她要在这里,杀妖兽,让娘天天吃好吃的。

    祖爷爷说,灵米灵面也都可以用灵石买,从现在开始,她要使劲挣钱了。

    一想到她要挣白花花的灵石,卢悦的眼睛就要成星星眼了。

    逍遥门,此宗传承为大陆最久。六七万年来,起起伏伏,最弱之时,甚至只有一人单脉传承。

    是夜,一人脚步匆匆急入崎山峰顶,推开草庐,“师父,您快出来看,西南诸星,今夜大亮了。”

    老头怔住,反应过来后,顾不得其他,以莫大灵力,挥开屋顶。看到天上,那十几颗,原先半隐的星辰,突然之间老泪纵横。

    逍遥门创派祖师,曾留有预言,逍遥位于西南,西南诸星暗淡,道统或将不存。

    几万年来,每次西南诸星暗淡的时候,逍遥门都会进入长达两三千年的衰弱期。

    五十多年前,西南诸星,突然再次变暗,甚至比前三次的记载暗得更快。

    这让逍遥门的八个元婴真人都是心中大慌,为了保住道统,他们顾不得个人修炼,个个亲自出马,选灵根资质好的弟子悉心培养,以育将来火种。

    这些年,他们自认做得不错,可西南诸星还是一个又一个地半隐了起来。

    大长老弃疾真人,耗费百年寿元,问卜求解。

    只是得出的结果,让所有人都不太敢相信,逍遥一门,那些有资质的核心弟子,居然个个是短命之像。

    今日西南诸星突亮,他们一齐聚到弃疾真人这里。

    “……师兄,结果如何?”

    申生真人匆匆赶来,看大家个个满怀期待,瞅地上卦像的样子,心里其实很没底。

    弃疾真人长长的眉毛抖了下,答非所问,“须磨师弟现在如何了?”

    逍遥门八个元婴真人,只缺一个须磨,全在这了。

    鸿唱真人叹口气,“伊水师妹的祭日就快到了,须磨哪还有一点心思管宗门的事。师兄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没他,我们一样能办好。”

    “这件事,还只能他去办。”弃疾摸了一把左边的长眉,“我逍遥宗历经三落,残剑峰虽然向来人丁不旺,可祖师留言,那里才是我逍遥门解除危机的地方。”

    “怎么可能?”

    这下子,所有真人,都糊涂了。细想之后,个个面色古怪。

    残剑峰在逍遥十二主峰中,虽然也有元婴真人坐镇,却是所有逍遥弟子,都不敢去的地方。

    整个峰头,方圆三百多里,只有须磨和他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徒弟。

    这两个人,须磨因为伊水早亡,根本就是废人中的废人。

    而那个人……

    想到他的样子,大家一齐牙疼。

    “应该不是他们,”弃疾叹口气,“五十年前,秦天早入残剑峰。而且我也算过他的命相,同是早夭之运。”

    “那,那现在……”

    弃疾真人望着那些他望了无数遍的星辰,原先的大亮,现在又慢慢回复半隐的状态。

    “再过两年,便是我逍遥再开山门之迹。……今天星相突亮,说明那一抹生机,可能已入我逍遥范围。申生,通传下去,所有人等,不得在我逍遥范围内,行任何杀人勾当,你们要确保每一个,可能进我宗门的弟子,安全无虞。”

    申生等人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师兄放心,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我们几个亲自出马,绝不让一个小家伙丢命。”

    弃疼垂下眼睑,“须磨名声在外,尔等不可为他做任何事,天道即已给了生机。……若是太过,适得其反。”

    “可是师兄,须磨那个样子,残剑峰那个样子,谁会拜进残剑峰啊?”

    申生真人的眉头打结,苦恼非常。

    “……哪怕当年一脉相承,也是残剑重整我逍遥一门。”

    弃疾目中悠远,“命数如此,不管须磨现在如何不靠谱,该来的,还是会来。我们——只能做这么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