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多字了,虽然还是瘦了点,收藏待宰还是可以的。求收藏推荐评价支持!!!

    ******

    柳林镇的事,终于传到谷令则手中,随谷正海一起到得现场的时候,面上可以刮下一层霜来。

    一具又一具黑骑卫的尸体,她全不在意,她只在意那辆马车,劈开两半的样子,到处血迹。

    丁岐山这段时间,就没走。此时的他,也只有十八岁,脸上笑容暖暖。

    “令则,令妹应该已经逃了。我们来的时候,你家的那个侍卫还没死,他说八小姐被仙人救走了。”

    被其他人救走,凭卢悦的灵根资质,就可能再也没机会跟她回灵墟宗了,谷令则心里叹气。

    “丁师兄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朱安县一城之人,一夜之间俱亡,我是和刘师兄,查那个用平安符的妖道,追着来此的。”

    说到这里,丁岐山递过一道平安符,“此事,只怕还是与令妹有关。那妖道其实已经在柳林镇呆了一段时间,并且这里几乎人人都用这平安符。刘师兄估计,若不是他在二十九凌晨,被人杀了的话,柳林镇,肯定会步朱安县后尘。”

    “跟卢悦有关?有证据吗?”谷令则接过这平安符,却实在里面感觉到了一股不舒服的意味。

    “我们在原土地庙的青石地上,见到你家十字弩射出的痕迹。”

    谷令则跟着丁岐山在原土地庙转了一圈,地面几道深深的弩印,分明是加持了锐金之气,才能射得这般深。

    不过她把更多的目光,放在用锐金剑扫出的青石板上。叹口气,从小,她就知道卢悦就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倒是没想到,她还是个嫉恶如仇之辈。

    那妖道就算再差劲,炼气五层总有,她一个才刚引气入体没多长时间的人,居然也敢来杀他?

    这样的傻妹妹,让她如何放心。

    “看到那老槐树了吗?刘师兄说,你家妹妹,至少在那老树上呆了两天。”丁岐山乐,“真是太聪明了。”

    废话,当然聪明。

    谷令则睨了他一眼,“那刘师兄说,有可能是什么人救走她的吗?”

    丁岐山摇头,面容倒是又严肃起来,“刘师兄又发现几个魔门妖道,前去追踪了。令则,洒水国最近恐怕不会太平了。”

    这么多魔门妖道,出现在洒水国,确实不对。谷令则点头,“多谢,回去我会跟爹提的。”

    此时,她已迫不及待,要带自个娘离开这里了。

    既然卢悦被其他修士救走,凭她的资质,已经不可能再找回去,娘就一定不能再有半点闪失。

    卢悦不知道,她的跑路,打乱了当年多少事。

    水箭术、水幕术、缠绕术、金钢盾……

    这一个又一个,卢悦当幡鬼时,早就眼馋的术法。全在祖爷爷的相助下,演示出来。

    方有富觉得人生可能再无遗憾,死前可以闭眼了。

    看他们一老一少,一个教得起劲,一个学得忘我。方二娘说不出的欣慰,她一直心伤卢悦跟着她,没办法修仙,现在这样,真是老天有眼。

    无属性功法,现在修着勉强还可以,可到了炼气中阶以后,如果跟别人斗法的话,差得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方有富捏捏身上的储物袋,里面的灵石只有三百五十一块,不要说买功法了,就是他想给卢悦娘俩更好的生活,都不可能。

    在凡人界,他可以是老大,可到了修真界,他就是最底层的修士。忙活一辈子,到现在,他也只修到炼气九层,离大圆满还早着呢,更遑论去筑基了。

    难不成,他要看着卢悦跟他走一样的路不成?

    “修行之路,其实就是一路砸灵石的路,没有机缘,若再没有灵石,想要筑基丹,根本不可能。悦儿,你知道修士想要赚钱的最好方法吗?”

    最赚钱的方法,卢悦偷瞅了眼娘,“听说修仙界最不太平,以前听谷家的人说过,最赚钱的方法,便是杀人劫物。”

    当年丁岐山便是这样干的,不管什么时候,他从来没缺过灵石。

    方有富汗了一下,幸亏他把卢悦给带走了。堂堂修仙世家,居然就这么教导子弟,真不是东西。

    “杀人劫物确实有不少,不过那些修士,其实已经不算真正的修士,只能是邪修。”

    卢悦虽然不在乎别人的生死,却很讨厌这般杀人劫物,现在听到是邪修,心里倒是好过不少。

    “那如果别人抢到我头上,我也不能反杀夺宝吗?”

    此时,她已确定,这位叔祖爷爷是个正道修士,哪怕他的修为可能不高。

    “别人杀到头上,自然要反抗反杀。”方有富毫不犹豫地回答,“身为修士,立心正,却不代表,别人在你头上拉屎,你还不还手。怎么猛得怎么来,有时候,为防别人再朝你动手,适当立威,灭人满门,其实也不算什么。”

    方有富看看方二娘,生怕卢悦生为女儿家,将来面对害她的人时心软,被人反害了,到时自己这傻孙女,可怎么办噢!

    修真界……,女修之所以大多没男修走得远,她们的心性是最大弱点。

    只是他没想到,今天的教育,其结果就是,后来的修真界,不少修士,看到卢悦都想绕着走。

    此时看到卢悦满意点头,方有富也满意,“修士赚钱,炼丹、炼器、制阵、画符,此四艺最为妥当。”

    方有富跟她细细分析,“修士进阶少不了丹药,还有与人斗法时,一个补充灵气的丹药或许就是制胜的法宝。”

    “炼器行是因为,大家都要用得法宝吗?”

    “呵呵!傻丫头,这世上,有谁能真正用得起法宝?”方有富摸摸她的头,“法宝都是结丹以上修士能用的,炼气期的用得是灵器,筑基用法器,其实结丹以上修士,用得才是法宝。”

    “而这些东西,还分上中下三品,祖爷爷这葫芦便是个中品的灵器。”

    方有富拍拍身上的葫芦,“此物是我杀了一百三十九头一二阶妖兽,卖钱所得。既能飞天,又能入水,是修真界最普通的代步工具。”

    卢悦觉得这葫芦比当年她当幡鬼时,见到得那些船啊,叶啊,梭之类的,还要漂亮。

    “那祖爷爷,等我修炼再进一点,也能去杀妖兽吗?”

    就才对吗,方有富笑着点头,自家小孙女很上道。

    “你现在的修为,杀一阶妖兽勉强,不过只要进阶到炼气三层,神识离体,指挥灵器,杀一阶妖兽根本不在话下。”

    “那我什么时候能杀二阶妖兽呢?”卢悦觉得妖兽肉好吃,又能增加灵气,还能赚钱,简直就是宝贝啊,银龙鱼肉早吃光了,她做梦都想再吃那种好东西。

    “妖兽也跟修士一般分等级,”方有富给普及修真常识,“炼气分为三阶,四层以下,是为低阶,只能杀一二阶妖兽。到了炼气中高阶以后,才能对那些三阶妖兽动手。”

    “自然,妖兽虽分等级,可就跟凡间的兽类一般,也有强弱之分,像一阶暴熊,就比二阶的长毛兔历害得多。”

    方有富接过方二娘递来的一杯水,连喝好几口,“至于筑基期的,只能杀四到五阶妖兽,六阶妖兽,那就是相当我们结丹真人的存在了。尤其妖兽到了八级以后,可以化成人形,到得那时,就是元婴真人才能对付,我们遇到那样的大能,只能落荒而逃的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