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的马车,如何能比得了修仙者的一刀。

    老道眼见这个魔崽子,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这么杀人,狠狠一掌击至。

    呼啸而来的刀气,卢悦又如何没听出来,如是她一个人,直接跳车就是。可是现在车里还有娘呢。

    着急之下,狠狠踹在马屁股上,借着那点力,退到车里,抱住方二娘,不顾一切地,撞上左边车窗。

    马车要歪未歪间,就在眼前,被刀气划成两半。前面的老马,一声悲鸣都未发出,同样被分了尸,鲜血喷得到处都是。

    ‘嘭!’半边的马车,承受不住母女两的重量,惯性往前飞驰两米,摔倒地上的时候,已经散得什么似的了。

    “娘,娘你怎么啦?”

    将要倒车之迹,方二娘终于反应过来,把卢悦紧紧护在怀里。卢悦只听到一个闷哼,感觉方二娘浓郁的血腥味,吓得心肝俱裂。

    方二娘撞在国师府大殿时的样子,是她最恐怖的恶梦。

    “娘没事。”方二娘上上下下地检查女儿,生怕她伤着哪了,“你个傻丫头,管娘干什么,自己逃都不懂吗?”

    “啪!”苗五被老道踢得七荤八素,就倒在她们不远的地方。

    卢悦悲喜两重天,被震醒过神来,顿时红了双目,在这人还没起来前,一下子跳过去,不顾一切地出拳。

    加持了锐金之气的拳头,哪怕苗五是个炼气九层修士,在还没清醒过来前,无法用灵气护体,也是顶不住的。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状若疯狂的卢悦,一拳拳击在这人头上……。

    “……别打了,人都死了,这样你不恶心啊……?”

    老道被小丫头暴力的样子,给吓到。堂堂炼气高阶修士,就这么,被这一个才到炼气二层的小修士,给活活打爆头,也算死得凄惨了。

    卢悦根本不知道身下的人,被她打成什么样子。听过这炸在耳边的话后,回神一看,果然就被手上红红白白的东西,给恶心到。

    不过她此时,顾不得恶心,第一时间,回看方二娘,她怕她的样子吓着娘。

    谁知方二娘不知何时,就站在她身后,抖着手,拎着把菜刀,那随时要倒,却又随时要砍的样子,让卢悦傻眼。

    “娘……”

    “……这人该死。”

    方二娘平时柔弱得很,可是关系到女儿的生死,她也化身母老虎。眼前的景像虽然可怖,可当年,她能从死人堆里爬出,并且活下来,神经的坚韧远比她以为的要强得多。

    老道被这母女俩,给弄到无语。

    “……多谢老神仙相救!”

    卢悦心知没这老道,自己和娘今天决无生理。

    修仙者的恐怖,也加深了她强大自身的心理,一个模糊的愿望在心里发芽抽枝。

    “对……,多谢老神仙两次相救。”方二娘拉着女儿,从他的葫芦上,看出他就是那次在漓江救她们的人,不知为何,这张满是沟壑的脸,很是亲切。

    老道看她们连磕了三个头,才摸摸胡子,“你是秦岭人士,叫方二娘,你爹是谁?”

    方二娘一愣,“我爹叫方大柱。”

    “方大柱?”老道拽着胡子,目中精光闪现,带着希冀,“你家住方家屯,方有财是你爷爷?”

    “是!”

    卢悦恨不得捂了娘的嘴巴,这老头刚刚的眼光不对啊。

    谁知方二娘此时也有些不对,盯着老道,越看越熟悉,自家爷爷据说与早年失踪的小爷爷,长得非常像。

    “……您……,您……,您是小爷爷?”

    老道点头不绝,双目有些微湿,“我整整找了你一年又四个月啊。”

    “小爷爷,您回来了啊……?”

    方二娘抖抖索索地膝行几步,抱住老道的腿,就那么大哭起来。

    卢悦傻眼,她只知道,娘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一场瘟疫,逃离家乡。最后饿晕路边,被亲娘梅若娴给捡着的。

    娘还跟她说过,方家屯活着逃出命来的人,十根手指头,都能数得着,怎么还会有亲戚是修真者?

    “回来了,回来了……”

    老道也是情绪激动,他兴冲冲地回家,结果,得到的却是整个方家屯二十年前就没了的事。

    报着一线希望,他一点点地查,希望还有亲人活着的消息。好容易从一个当年逃过一劫的人口中,知道家中还有一个女娃娃被大户人家小姐救走。

    因为事隔多年,方二娘又从来没回去过,再加上当年的梅家只是一个小商行。他愣是找了一年多,在洒水国到处奔波,却始终没有一点消息。

    带着最后的留念,他又回了一趟方家屯,结果却听到国师府的人,在找方二娘。不由报了无数希望,跟着两队黑骑卫转来转去。

    这一转,又是两个月,他没了信心,想跟最前面的黑骑卫碰碰运气。

    幸亏来了。

    ……

    坐到叔祖爷爷的葫芦上,卢悦满是好奇,不时伸手捞一片白去,那傻兮兮的样子,让方二娘原本的恐高症,都消了好多。

    方有富对卢悦也很满意,哪怕他知道,这丫头不是方二娘亲生的。

    在漓江,还有刚刚她不顾一切,回到马车里,抱着方二娘侧身避过那致命刀气。这一切,都说明了,这小丫头,是把方二娘当亲生娘,没一点打折的。

    这就够了。

    “谷家这般找你,你确定要跟我们浪迹天涯?”

    方二娘紧张盯向女儿,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卢悦是如何知道当年事的。

    卢悦握向方二娘的手,朝叔祖爷爷笑,“祖爷爷既然查到谷家,那也一定知道,国师像猪一样生孩子的本意。……我凭什么回去,帮他捞好处?”

    “灵墟宗啊,大陆四大顶尖宗门,你也不动心?”

    “谷家也在灵墟宗。”整个谷家都被灵墟宗庇护。

    上辈子,明知道月蚀门之事,宗家的人,不也没提醒便宜老爹一句吗?要不然,凭谷正蕃那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性子,如何会让他自己陷入到那样的险地。

    卢悦对整个谷家都无有一点好感,哪怕谷令则最后还助她轮回。

    方有富眉眼都笑开了,“好,好,好……,悦儿呀,来来,把手放上去,让祖爷爷看看你的灵根值。”

    玉盘中,一块圆润润的淡黄石子。

    “祖爷爷,我是三灵根,每天修炼的时候,都能看到三色灵光进入身体。”

    “那也要测,”方有富严肃起来,“灵根的纯粹度不同,强度亦不同。光看颜色你是不可能知道,你的灵根值到底是多少的。”

    “比方说,金灵根有白金银三色,它们代表了三种不同的纯粹度,白色,是金灵根的最纯色,灵根纯粹度,至少达到八十以上。金色次之,在六十到八十之间,而银色,则降到了五十,或五十以下。纯度越高,吸收灵气就越快,将来出道法的速度就越快。”

    “除了这些,还要看灵根的强度,颜色把测灵石覆盖得越广,说明灵根强度就越高,根值也就越好。”

    卢悦从不知道测个灵根,还有这么多讲究。上辈子,谷正蕃到底对她得有多视,才一句话,都不愿跟她好好说。

    ——————————————————————————

    多谢书友080315134415314的一直支持!!多谢逐流现的评价!!!多谢易像数的打赏!!!!!谢谢大家!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