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儿,快收拾东西,我们马上走。”

    方二娘急急火火地回家,大门一关,就忙着收东西。

    “娘,怎么啦?”今儿才初九呢。

    “今天听外地来的客商说,国师府的黑骑卫,正在找我们母女,找身有六指的女孩子,我听他描述的样子,分明就跟你一个样。”

    卢悦一怔,前世这时候,谷令则的信,也寄回谷家了。这世谷令则比前世可能进阶还早,现在黑骑卫找来,倒是正常。

    她不想被黑骑卫找到,可娘是为什么?看方二娘急切的样子,卢悦没问出来,跟着一道收拾。

    家里东西都是有数,而且她们早就准备十五离开,所以几个包袱一打,该弄得都弄好了,租钱只有多的,倒也不用再说其他。

    大门一锁,拦了一辆马车,刚刚转出镇子,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马蹄声,还就把她们团团围住了。

    “拿着钱,赶紧滚!”

    马车夫接过一锭银子,跑得飞快。

    “方二娘,你好大的胆子,敢拐八小姐?”

    罗长安是谷正蕃的心腹,对五夫人主仆胆敢偷换主子的血脉,心中非常不耻。

    方二娘呆住,她还以为是卢悦偷谷家的功法,被发现了。现在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慌乱地看向卢悦。

    卢悦非常镇静,轻轻掀开车帘,“罗统领胡说什么呢?八小姐不在国师府吗?”

    罗长安仔细打量卢悦,右手果然多长了一个手指头,不同于他曾见过的其他六指人,第六指长在第五指上。

    她的第六指,有如其他手指头一般,在手掌上协合得还不错,不是那么突兀。若是不在意,很容易就会忽略过去。

    “罗长安拜见八小姐。”随着他声音的是其他黑骑卫整齐划一的拜见,只是他再抬头时,眼露杀气,“方二娘,你拿死婴,偷换五夫人生下的八小姐,事情已经暴露,还不肯承认吗?”

    五夫人有令则小姐,现在又有这个卢悦,所以罗长安干脆把责任全推到方二娘身上。

    方二娘如坠冰窖,抖得说不出话来,此时她不是害怕被人叫破,而是觉得无法对卢悦解释。她要维护五夫人,只能认了这盆脏水,可是如果认了,又如何面对朝夕相对的女儿。

    “娘!”卢悦紧紧抓着方二娘的手,上辈子她死前就是这样,抖得不成样子,看也不敢看她。

    “……娘,我是您女儿。离开谷家,是因为我知道当年五夫人因为我身有六指,要求您把我换了的。”

    卢悦希望自己的冷静,能让方二娘镇定点,“当年她不要我了,现在您也打算不要我了吗?”

    方二娘这才机械伸出手,抖着唇,摸向卢悦的脸,看出女儿眼底深处的害怕,眼泪瞬间汹涌而出。

    “娘怎么会不要悦儿……,是娘对不起你,呜呜……,对不起你啊!”

    卢悦的小身板搂着自家有些失控的娘亲,转向罗长安,“谷家的小姐多,少我一个无所谓,而且我也不稀罕当谷家的小姐,罗统领请吧!”

    罗长安没想到,她居然什么都知道。

    仆妇之女与国师府的小姐,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她怎么会……?

    罗长安不由再次打量卢悦,跟令则小姐长得不一样,倒是更像国师爷一些,尤其那眼神,凉凉盯着你的时候,让人后背发毛。

    想到府中的国师,罗长安生生地打了个抖,马上坚定摇头。

    “国师爷吩咐,无论如何,也要把八小姐带回。……小姐的事,全由五夫人和方二娘所为,国师爷毫不知情。他知道的第一时间,就是让我们黑骑卫全部出动,甚至请动了官府,他万分期盼着您回去。”

    他有这么好吗?卢悦突然想到,上辈子检测灵根后,宗家从灵墟宗发来的灵丹灵谷,不由冷笑。

    哼!他是舍不得那些东西才是真的吧。

    “我要是不回去呢?”

    “……那就对不住了,我们只能用强。”

    罗长安挥手,相对于卢悦的冷眼,国师爷才是那个决定他们生死的人。她想像令则小姐一般,一句话,就能打杀他们,还要几年时间吧。

    卢悦眼中对其中一个就要来拉马车缰绳的男子,蹦出一丝恨意。

    上辈子就是他,充当月蚀门走狗,不仅对她用尽了刑,还生生地在死前,饿了她两天两夜。

    锐剑术随手丢去,罗长安还没来得及示警,李武就身首两异。

    所有的黑骑卫,不约而同后退一步,颈间狂喷的鲜血,还有他身体的抽动,让罗长安一时都息了声。

    仙家的手段,不是他们这些在凡人能抵抗的。

    “小姐……”

    罗长安要说的话,在卢悦冷冷的眼神下,没敢说下去。

    国师也是如此,一个眼神不对,能马上死了,反而是一种幸运。可是八小姐才多大,刚刚十二岁。

    方二娘眼见卢悦一句话不说,随手就要了一个人的性命,一下子软倒在一旁。

    “娘,我不杀他,他就一定要带我回国师府。……那里我是一定不会回去的……。罗统领你想好,看看你们的人,够不够我杀。”

    卢悦对这些人都没好印象,上辈子,便宜爹带走了谷家人。可他们,身为护卫,却是知会一声都没有。

    一个个的先逃了,没逃掉的,转换新主子,又来祸害她。

    “哈哈哈……,好好好,还是我来帮你杀吧。”

    远远而观的苗五大笑出声,在空中刀气四斩,连杀几人,这些黑骑卫才反应过来,四散奔逃。

    这个两撇小胡子的人,卢悦印象同样深刻,就是他,废她丹田,让李武折磨死她,然后收进鬼面幡的。

    “娘,坐好了,我们马上逃。”

    此时卢悦再也顾不得其他,跳上马背,狠狠地抽了一鞭。

    “咦!小丫头,逃什么呀?”苗五虽是笑着说这话的,卢悦却听到了一丝杀意。

    月蚀门是魔道四门之一,她这辈子,想当个好好的人。

    “大胆——,尔是何人,对凡人也下此狠手?”

    远处一道遁光急速过来,待看清苗五使得一把鬼头刀,老道眯眯眼睛,“魔门的?”

    苗五眼见这老道随手就破了他的鬼头刀,知道此人修为远在他上,当下顾不得罗长安有没有死,反手就是一刀。

    唐师兄可是说了,若是不能让那小丫头进到月蚀门,那就毁了她。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