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悦当然不知道,不仅谷家要找她,月蚀门的人,居然也在找她。

    上辈子,她想转投月蚀门,没人看得上她,这辈子,她还什么都没做,月蚀门的人,居然就有收入之意。

    解决了妖道,娘就一定不会有事,回到家的卢悦也懒得再去研究那人的储物袋,躺到床上就是黑沉一觉。

    外面人声鼎沸,就是方二娘都有些慌张,住在土地庙的老神仙,被活活烧死了,这怎么可能?

    望望女儿一直关着的房门,她紧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自从那天那两张平安符被女儿收走后,这几天夜里,她知道她都是半夜偷溜出去……。

    方二娘瞬间不敢想,土地庙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吧。

    直睡到正午,卢悦才起床洗漱,“娘,今天吃什么呀?”

    “噢!”方二娘突然慌乱,她发了一上午的呆,到现在,还没做饭呢,“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做。”

    卢悦稍愣,“娘,您怎么啦?”

    “……镇上出事了,土地庙今天一早突起大火,住在里面的人,也烧死了。”

    方二娘低头,不管女儿有没有在里面做什么,她都得帮着掩一下,“今天你哪也不要去,就在家好好呆着,过了正月十五,我们就走。”

    “好。”卢悦答应的异常爽快,现在的谷家,只怕已经知道她的事。凭谷令则在谷家的影响引,便宜爹一定会找自己的,早点离开洒水国,早点安心。

    方二娘回头看女儿左脸隐现的酒窝,莫名安心下来,“那中午我们吃冻得饺子吧。”

    母女俩前几天包了不少饺子,冻好后,收在厨房缸里。现在想吃,只要烧开水,下一下就行了,简单又方便。

    明天就过年了,吃完饭,两人要准备得其实挺多。

    离开国师府,又不缺银子,方二娘没打算委屈自家闺女,卢悦更没打算委屈她自己。

    在厨下帮忙时,不时把方二娘烧好的菜,捡点扔嘴里,结果还没到晚饭的时候,她就吃撑着了,被方二娘好一顿笑话。

    她们母女合乐,国师府内,却是沉重非常。

    “娘,您吃点东西吧!悦儿和方姨都会没事的。”

    梅若娴如何吃得下,岭和县已经传来消息,一路根本没有她们一点痕迹。明天就过年了,她只要一想到卢悦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可能受得苦,就受不了。国师那她没办法,只能给女儿施压,当下拉着谷令则,珠泪滚滚。

    “你答应娘,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要找悦儿,好不好。”

    “娘,您放心,黑骑卫三大统领都一齐出去找了,我是不会放弃悦儿的。您不吃东西,伤了身体,到时方姨和悦儿回来,看到您这样,肯定也会难受。”

    到现在都没消息,一个凡人,一个才刚修炼的人,能到哪去?谷令则其实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她对卢悦有感,卢悦难道对她就无感?

    方姨甚疼她,也许已经跟她说了,人家再不愿跟国师府有所交集。嗬!若是她,她也不愿。

    “……我知道娘担心什么,就算国师府不找了,官府不找了,我也会一直找下去。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还要听她喊声姐姐的。哪怕将来找到她时,她已经七老八十,我也是她姐姐,会照顾她。”

    梅若娴知道这个女儿轻易不许诺,可一旦说下,就一定会做到。自觉可以放那么点心了。

    可一想到花散真人也要收卢悦为徒,她就伤心。因为她,毁了卢悦的最佳仙缘,不管卢悦将来如何,她现在收获得都是满满的后悔。

    “我对不起悦儿,也对不起你。令则,娘一边希望你能在这找到悦儿,一边又怕影响你修行,你说,娘该怎么办?”

    谷令则无语,这是应该问她的吗?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相信,娘对她才是最好的,这就够了。

    “娘您放心,爹一定会拼命找的,悦儿灵根资质都不差,他舍不得的。就算我带您回灵墟宗,他也会找下去。官府那边,悦儿又救了叶晨阳一命,太子也会帮忙。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找到,只有一个可能,悦儿修行,她们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住了下来。我已经命黑骑卫沿途寻找,一定能找到的。”

    梅若娴知道她事事依赖这个女儿是不对的,可是现在,她已经在国师那挂了号,没有女儿,国师早一巴掌把她拍死了,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一道传音符飞至。

    “谷令则,我与师兄到洒水国办事,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啊?说出来,我帮你做。就算到国师府,看你爹你娘都行。”

    谷令则微笑,“是东亭宗的丁岐山丁师兄,他师父竹河真人,与师尊关系莫逆。娘,悦儿既然已经踏上了仙途,也许就在寻找除灵墟宗和谷家以外的修真者。我把她的事,告诉他们,请他们帮忙留意可好?”

    这当然好了,梅若娴马上点头。卢悦突然悟道引气入体,她没其他机缘,只能是从谷家偷的。那么谷家找她,或许她和方二娘自己躲起来了呢。

    卢悦不知道,因为谷令则的多事,围绕她四周的,早就暗流涌动。

    黑骑卫没在岭和县找到她们,一路回程,一路查找,尤其是她们往岭和路上的周边县镇。

    大年三十,小小的柳林镇张灯结彩。

    因为土地庙被烧,几位镇老觉得不吉利,就没让戏班子走,吹吹打打的热闹戏,从早开到晚。

    方二娘不想自己在家,让女儿不能修炼,所以吃过饭,就与左邻右舍一起,拎着个板凳,去占位子了。

    卢悦在家打不开储物袋,才又重视自己的修为。没到炼气三层,就没有神识,自然就唤不开这东西。

    前后两辈子,第一次拿到属于自己的储物袋,打不开这事,可真是要命了。

    尤其这里面装着那杆鬼面幡,她只要想到这东西,以后引起的风云,就觉得前途黑暗。

    魔门的重宝,上辈子,一开始就在炼气小修士手中晃。她现在也是炼气小修士,她害怕被人杀了夺宝。

    做为时不时还有自己记忆的小幡鬼,卢悦清楚记得,道门里有好几个大有前途的弟子,都跟她一般,当了幡鬼。

    一想到丁岐山在其后的三百年内,一点点地把它升级成极品法宝,道门为围杀他,愣是舍了凡人两个城,无数性命,她就止不住的害怕。

    所以她得快,尽快打开这东西,把里面的鬼面幡彻底毁掉才行。

    ……修炼,修炼,还是修炼。

    上辈子觉得枯燥乏味的打坐,这辈子她居然能静心得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