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日夜,卢悦再次爬到老槐树上,紧盯里面的人,跟昨晚一般画符。

    那杆因为阴魂太少,没有修复,还有些破败的鬼面幡,就放在他随手可及的供桌上。

    鬼面幡在洒水国,应该易了好几次主,反正她被收到里面,是两年后月蚀门那个筑基修士手下干的。

    这样看来,这一任主人,修为应该不是太高,要不然,也不会让别人捡了便宜。

    想到这里,卢悦稍为震奋了点,为防不测,今天她可是在土地庙又转了个小下午,把从药房买的某些东西,放进了灯油里。

    对于仙人的手段,卢悦当幡鬼的时候,见识过不少。确切地说,她很怕,很怕再被人家收到鬼面幡里去。

    要不是娘已经带过那平安符,她赌不起,早有多远,就带着娘跑多远了。

    西北风突然刮起,卢悦紧紧衣服,看里面的许愿海灯跟着明明灭灭,心里都提了一口气,生怕人家发现什么不对。

    辜大勇用手罩了下临得最近的灯,静等那阵风过去。

    在外面的卢悦此时顾不得身上冷不冷了,看他吸下几缕灯烟,控制不住地揉眼,心里为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

    灯油里,被她加了大量促进睡眠的安神草液,这东西没有负作用,没一点毒。正常情况下,哪怕这妖道再厉害,他也不会想到的。

    身为修仙者,哪怕再毒的东西,到他们手里,一颗解毒丹都能完事。

    卢悦苦笑,这也是当年当幡鬼时,跟着丁岐山,到毒沼地收集万毒液,看他用过的。

    辜大勇当然想不到,他这个人人爱戴的老神仙,会被人这般盯上。

    他在炼魂宗,虽只是个不起眼的杂役弟子,可得到鬼面幡,决意来世俗界收魂的时候,就做了很多准备。

    身上穿的半灵器法衣,根本无惧凡人的刀枪,花了他一百七十块灵石,几乎是大半生的积蓄。

    只要不是高他等级的修仙者,走到哪,在凡人界,他都是老大。

    这个小镇他整整考查了半个月,根本没有修仙者。远离县城,外来人员不多,哪怕里面有个别武林中人,能在他这个神仙手中走上三合吗?

    他现在的目标远大,有了鬼面幡,只要他收魂得易,用不了五年,必能进阶筑基。到了那时,用鬼面幡相助,再回修真界,点点偷食那些落单的炼气修士的神魂……。

    等到了结丹,再去收筑基修士的,辜大勇越想越乐。

    每次他有些顶不住的时候,都会把这计划想想,只要一想,就下笔如有神,很快就把那丝困意,给丢到瓜哇国去了。

    外面的卢悦郁闷,她连续两天在这吹冷风,日子可不好过呢。

    加了那么多安神液,怎么就不管用呢?还是修仙者的神魂本身就比凡人强大,所以,能顶的时间,也就更多?

    寅是二刻,里面的人,才收收东西,拿起供桌上一瓶今天不知是谁供奉来的酒,在那里喝得滋溜作响。

    供桌上吃食,卢悦只见他挑挑捡捡,就着酒,吃得有滋有味。

    远处的更声再次响起,已经到寅时三刻了,这人才回到铺盖前,大概在躺倒的一瞬间,那掐着嗓子的鼾声,就传了出来。

    卢悦坐在老槐树上,算她要动手的最佳时间。

    还有两天,若是把日子定到二十九日晚,有些太冒险,万一这人就在二十九晚上动手呢。

    直到天迹泛紫,卢悦才慢慢溜下来,躺到床上时,她也没用一点时间,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到二十八的正午,还是方二娘生怕她饿着,亲到房门前喊的。

    “起来吃饭,吃完饭,你想怎么睡,我都不管。”

    卢悦迷迷糊糊爬起来,打开房门,看到方二娘一身出门的衣服,“娘,您下午还去看戏吗?”

    方二娘点点她额头,“热水我已备好了,快点洗漱吃饭,今天下午,是大闹天宫,听说可热闹了,你要不要也跟着去看看?”

    卢悦摇头,她还有些东西要准备,哪有时间,“那戏我都不知看了多少遍,您去吧。”

    方二娘麻利从厨房端了饭菜出来,想到她以前跟着十三少爷到处跑,那些大户人家有喜事,一般都要点上一出热闹戏,不由一笑,“白菜粉丝炖肉,你最喜欢吃的。”

    “娘最好了。”

    匆忙洗漱完,卢悦欢呼一声。她看那个妖道吃东西时,就饿了,回来又困得不行,现在闻着浓浓香味,满血复活。

    “小马屁精。”方二娘失笑,帮她剩满满的一碗,里面肉最多。

    “嘿嘿!我就是马屁精,我爱当马屁精。”卢悦笑咪咪,“娘,你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干什么?”

    “你女儿我喂你东西吃,只有闭上眼睛,才能尝出滋味。”

    “你个小臭丫头。”方二娘点了她一指,却也真笑着闭上了眼睛。

    卢悦把丁晨阳给的培元丹,倒了一粒在手上,塞进方二娘嘴里,“好了。”

    “什么东西呀?”方二娘慢慢品了一下,只觉口中满是津液,带着股舒爽,滑进喉咙里肚里。紧接着,全身升起一股有觉的热感,哪怕那双只要到冬天,就常常冰凉酸痛的膝盖,也跟着热乎起来,舒服之极。

    “好东西。”卢悦嘴巴咧开,希望这枚培元丹,真得让娘身体更好些,万一那妖道做什么,也波及不到她。

    方二娘这下相信是好东西了,看着女儿明媚还隐有期待的笑脸,突然有些后悔,“娘老了,好东西吃了也跟大白菜似的,以后有什么,你自己吃就行。”

    看方二娘恨不得从嘴巴里变出来,再给她喂的样,卢悦忙往后跳了跳,端起碗,“娘,快吃吧,马上大闹天宫就要开戏了。”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方二娘佯怒。

    “听见了,听见了。”

    这样一个事事以她为先的娘,让她如何只顾自己?

    跟方二娘一起出门,卢悦进到镇里,最大的酒家,要了一瓶最好的状元红。

    紧接着,在镇上连转了好几家,拎着一堆东西回来。短短时间,她就花了差不多百两银子,实实有些心疼。

    状元红里加上蒙汗药,这东西也不算毒,还有微甜的味道。她跟十三少爷谷令钊胡闹时,还给十二少爷谷令刲下过。

    烤鸭,三黄鸡,从里面,都抹了遍。卢悦这才把所有东西整理好,往土地庙来。

    供桌上,堆了不少东西,卢悦也不嫌麻烦,把那些已经供了一日的全都撤下来,放到一边。

    旁边的人,看她如此心诚,倒是不打搅,拜了几拜,全让给她。

    这次卢悦连香都换上安神香,她不指望这些东西,管多大用,她只需要那人能睡熟一点,再熟一点。

    面对一个修为层次都不知比她高几个等级的妖道,卢悦不敢有一点侥幸,她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出其不意。

    哪怕再次来人,她也厚着脸皮,当个调皮的孩子,在那反复关门开门。土地庙的门是没有锁的,她得找到开门时,声音最小的手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