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府的机锋,卢悦上下两辈子都不曾真正的涉足。现在她只乐呵呵地跟在自家娘亲后面,看县城来的戏班,在台上唱念坐打。

    快过年了,镇上热闹不少,很多从附近来的村民,也愿意花点钱,坐在那里,看看他们平时想看,也看不着的大戏。

    台上那人正在演变脸,每次一动间,他的脸都变成不同的样子,引起卢悦无限好奇,看得津津有味。这是那些达官贵妇人认为低俗的东西,她以前从来没看到过。

    “好!”

    跟着大家一齐叫好,卢悦很遗憾这人下去了。再上来的是五女拜寿的戏,这个她以前看过好几次,当然也就没了兴趣。

    “娘,我出去转转,一会自己回家。”

    在镇上几个月,母女两个当然把小镇从头到尾逛了好几遍,民风淳朴得很,方二娘不担心她,“想买什么就买,别舍不得钱。”

    卢悦笑嘻嘻应下来,从里面挤出来。

    各种各样的花灯,虽然不精致,却不失古朴,卢悦一路行来,一路观看。这里的人虽然也看她的六指,眼里却没有冷漠,没有讨厌,这就够了。

    走到一截人好多的街道,卢悦顺着人流前进,慢慢上前。

    只是让她有些不解的是,明明这边摆摊得都摆不下,另一边,大片空地,却一个摆摊的都没有,不仅如此,所有人从那走得时候,都绕着点。

    那家院门上,随风起舞几朵白花,卢悦恍然,这家是死人了。

    “奶,我们摆这边。”

    其中一个小孩不愿自家奶卖只鸡还挤得要死,非要拉着她到这边来。

    “别胡说。”老太太看到众人莫测的目光,直觉身上发凉,“乖囡,奶不卖了,我们回家,自已炖着吃。”

    逃也似地离开,周围人却不觉有什么不对,甚至有两个把自家摊子又往里面缩缩,整个人都贴到墙角了。

    “猪肉荣家都快死绝了吧?”

    “可不是,才半年,死了四个大男人。哎!从老荣起,一直到他十八岁的二孙子。那天老神仙说,他家是做了太多杀孽,他家老太婆不信,还把人家给打了出来。”

    “哎,那老神仙不就是在前街,卖平安符的那个?”

    “对,就是他,怎么你也去买了?”

    “他算命可准了,我表姑就因为他帮忙算出,表姑夫死前藏的银子,娶了媳妇,盖了房,买了地,现在日子过得都不知有多红火。”

    “好人啊!”

    附和的可不止三两个,卢悦正准备到前街去买两串糖葫芦,对那老神仙也有心瞻仰一番。

    一路行来,先前不怎么注意,现在卢悦突然发现,好多说老神仙的人,脖子都挂着个平安符。只是他们的气色,却很奇怪,红光满面中,她却在其中看到一缕黑雾。

    这种情况,以前好像在哪见过。

    卢悦在拐角的地方,轻轻蹲下身体,双手抱头,那里疼得不行。

    没一会,里面的衣服就被汗湿了,脑中闪过很多当幡鬼时的片断。

    终于在一个画面上定格,无数次,丁岐山就是利用他神仙似的本事,在凡人界用这种方法,偷着拘魂。

    过了好一会,重新站起来的卢悦,止不住身体有些发抖,她终于完全想起来了,当幡鬼时,那些大幡鬼说,这是那杆上古灵宝鬼面幡自带的一种吸魂功能。

    让所有买了用特殊手法制出的平安符,只要戴过的人,不管在哪,幡主一施法,就可以让所有人无疾而终。

    真是好本事!

    卢悦咬牙切齿,远远站在前街的一角,那所谓的老神仙,正笑咪咪的给每个来求平安的人拿符。

    功德箱旁,有钱的就扔点,没钱的,他也无所谓。

    可正因为如此,那些爱贪小便宜的老人家,越是相信。凡是路过的人,基本没人能逃过。

    “小丫头,你也是来求符的吧?快去,再不去的话,今天的符就又没了。”

    一个老婆婆看她盯着神仙摊,站了半天,忙推她过去。

    卢悦吓得一抖,她疯了,要去自投罗网?

    “奶奶,我家已经求过了,我就是好奇,过来看看。”

    “噢!跟我家小孙子一样,就想来看看神仙长什么样吧?看到没,童颜鹤发,三缕长须,跟画上的神仙差不多。”

    老婆婆说到她孙子的时候,眼里满是慈爱,卢悦相信,她一定把那所谓的平安符,挂到她孙子脖子上了。

    “……不,不知道老神仙住哪呢?”

    “呵呵,你家也要去送供奉?”老婆婆显显空篮子,“呐!镇东的土地庙,快过年了,要去供奉,早点去。”

    “谢谢婆婆,回家我就跟我娘说。”

    卢悦急步往回跑,她一定要马上带着娘离开这里。

    路上的行人,都是乐呵呵的,尤其是小孩子们,难得的新衣,难得的糖葫芦,跟在各自爹娘身边。

    卢悦越跑越慢,今天是腊月二十六,还有四天,就是大年三十。

    那妖道一定还会利用这几天的人流,多发平安符,也就是说,他至多在大年三十动手。

    自己的修为,哪怕比前世,快了无数倍,肯定也不是那妖道的对手。可难道她就要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鬼面幡一点点地在她眼皮子底下收魂,一点点地壮大吗?

    卢悦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不知不知,连她何时到的土地庙都不清楚。

    往常一天不见一人的土地庙,现在不时有人进去,大家不是拎着香,便是捧着各种自家做的食材,前来供奉。

    不算大的两间屋子,中间是泥塑的土地像,供桌上摆了各种吃食点心水果之类的。

    卢悦像普通小孩子一般,在里面好奇地转一圈。

    回去的路上,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一样事情,可怎么也想不出来。

    “咦!娘你怎么回来了?今天晚上不是还有戏吗?”

    方二娘忙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休息,卢悦当然希望她一切按着心意来。

    “人家唱戏得也会累,再说还有三天呢。”方二娘不以为意,从怀里摸出一个红绳挂着的符纸,就要给卢悦挂到脖子上,“快看看,这是今天我从老神仙那里,帮你求得平安符。”

    卢悦脑子嗡得一下,眼看那符就要挂到脖子上,忙向后跳出老远,旋即在方二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跳回去,拉出她脖子上的红绳,那上面,果然是个平安符。

    “怎么啦?”

    卢悦面如死灰的样子,把方二娘吓得不行,“悦儿……”

    “娘!你不是去看戏了吗?怎么会拿这个东西?”

    “我,我,我就是听人家都说好,就去求了两道。”

    话音刚落,方二娘没感觉到脖子痛,那原本结实的红绳就被女儿扯了下来。

    卢悦拿着这两道平安符,实实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还没戴,应该没事。可是娘带了啊,这要是有个万一。

    眼见卢悦眼冒杀气,方二娘觉得她可能做错了什么事,“悦儿,这,这平安符,镇上的人,好多都买了的。不,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卢悦好想哭,可是看到娘惊慌的样子,长吸一口气压下,“娘,我们就是不戴平安符,也一向都是平平安安的。那个游方道士有些不太对劲,他的东西,我们最好不要碰。”

    方二娘看着女儿凝重的表情,叹口气,“那行吧,你处理,娘去给你弄点东西吃。”

    现在吃什么,卢悦感觉她都不可能吃下,只要一想到,娘可能只有几天的寿命,她就止不住的颤抖。

    鬼面幡?上古的灵宝?

    呸!分明是件魔宝。凭什么?上辈子她被炼三百多年,这辈子好容易重来,它还要找到娘?一想到方二娘可能死得还不如上辈子,要像她当年一样,日日受阴火烧灼之苦,她就感觉出不来气。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