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卢悦的心里,这世重新回来,旁人的事,都与她无关。她只要保娘和她自己平安就行。

    船家终于回来了,只是他们夫妻不仅把她射出的箭带回来了,还有九十斤的银龙鱼肉和一大团子的鱼眼部位。

    “这江妖的肉,镖局的人,已经收到三十五两银子一斤了,你们是卖还是自家吃都好。”

    船娘生怕她们不知妖兽肉的精贵,白白糟蹋了,“江妖肉吃了大补,补精血的。那几个伤了的人,吃过以后,已经好了大半。”

    银龙鱼虽大,可绝不可能一家分这么多肉的,方二娘瞅瞅他家的一小团,再看看自家的,还没说出话来,船公就笑着搓手了。

    “江妖多亏小少爷出手,所以大家一致同意多分,我家分了五斤,卖了四斤半,剩下半斤一会淹了带回家给孩子们尝尝。”

    一阶妖兽的肉,跟灵谷一般,都是带灵气的。哪是银子可以买的,那镖局倒是打得好主意,卢悦心下腹诽。

    “娘,我们也淹起来吧,回去慢慢吃。”

    自家不缺那点银子,方二娘当然听女儿的。她在国师府的厨房做事,当然知道这江妖是怎么回事?悦儿也算个武者,多吃些这肉,将来肯定好处多多。

    当下谢了船家,亲自下厨,做了四道鱼菜来。

    清蒸、溜炒、浇汁、炖汤。

    这一顿,卢悦吃得大呼过瘾,哪怕上辈子吃灵谷,也没像今天这样,明显感觉灵气上涨。

    “娘,还有好多呢,你也多吃点。”

    方二娘做了一辈子的饭,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恨不得每一口都把舌头吞下去。

    “嗯!娘吃着呢,悦儿多吃点,你正长身体呢。”边说边又把卢悦的碗堆满。

    “娘,要不我们请船家大叔,帮我们也买点肉。”

    这个事,方二娘当然也考虑了,摇摇头,“要是我们还在国师府,不要说买肉了,就是全要了,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现在,悦儿,我们能保住这九十斤,已经算是镖局的人厚道了。”

    卢悦扯扯嘴角,明白娘说得才是正确的,“那我们把剩下的淹成鱼干,每天吃点。”

    方二娘笑着点头,“一会娘就去切成小块淹起来。”

    一顿饭刚过,外面的银龙鱼肉已经炒到五十两一斤了。船婆悄悄回来,让她们收到仓里,来的都是大人物,不卖的话,得罪不起。

    卢悦的弩箭太厉害,镇西镖局就在京城,如何能不知道她出身国师府黑骑卫。所以到现在都没人来打她的主意,除了各个船家厚道,还是镖局的人暗里维护。虽然失了镖,可银龙鱼肉他们换了不少,回到京城,还是能赚不少。

    镇西镖局的人回程,她们却还要走她们的。

    漓江一下子少了两个水中霸主,靠水吃饭的人,安全感大升,个个都高兴得很。

    方二娘每天变着花样,给女儿弄东西吃,银龙鱼肉顿顿不拉。唯一让她头疼的是,每次吃饭,女儿总是提前把银龙鱼分好,并且给她下死命令,不准再往她碗里夹。

    这可怎么好?她都这么大年纪了,又不是武者,就是吃了也没什么用。

    所以卢悦就发现,明明是红烧肉,她却在里面吃到了灵气。明明是白肉豆腐,她又在豆腐里面,吃到鱼肉……。

    好家伙,娘居然跟她玩起了游击战术,可恨她还防不胜防。总不能把到嘴的东西,再给吐了吧,那也太糟践粮食了。上辈子做了饿死鬼的卢悦,现在吃饭可从没剩下过一粒饭粒,尤其这还是有灵气的东西。

    “娘,今天你吃我的,我吃你的。”

    看到娘又把饭菜剩好,卢悦眼中黑亮,瞬间想到这个好主意。

    卢二娘也笑,“好,今天我吃我悦儿的。”

    自己女儿什么样,她能不知道吗?当初夫君在时,曾教过她,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卢悦高高兴兴地端起饭碗,觉得娘碗里的饭,比装了鱼肉的饭还香。

    连吃两口后,腹内再次升起一股熟悉的热感,卢悦望着娘,笑不自抑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又着道了。

    方二娘见她又发现了,忙忙端起碗,“悦儿,你看,娘这里也有。还有,你知道饭里藏肉的意思吗?”

    看到娘拔拉半天,从饭里捡出的一小条,卢悦就知道她要转移话题,“饭里藏肉能有什么意思。”

    “呵呵,意思可多着呢。当初我家兄弟姐妹五,大哥跟爹是壮劳力,要在田里作重活。三哥病弱,小妹最小。年节时,好容易烧一次肉,我娘都要把肉藏到饭里。然后告诉我,你这碗里的肉最多,吃的时候,别让大哥小妹他们看见。

    方二娘看着卢悦夹过来的火腿,有些唏嘘,“那一次,隔壁家杀猪,娘也买了点,我藏在柴草垛里,看着娘分肉。有三个碗里的肉最少,上桌时,娘就把其中的那一碗给了我,告诉我里面的肉最多,最好吃。”

    卢悦有些愣住,她家只有她这个假的遗腹女。就是没什么好的,娘也尽可能一切的,为她做到最好,她不了解姥姥的心理。

    “……那后来呢?您怪姥姥吗?”

    方二娘笑着把女儿夹来的火腿吃掉,“怎么会,我娘那碗里,只有一点肉汤沫。她那样分,不用说,我都知道,爹和大哥要干重活。三哥和小妹,一个身体不好,一个小些。我和二哥,平日身体就壮实,少吃点没事。”

    卢悦偏着头,看着自个的娘。

    “呵呵!悦儿你看,娘现在过得日子,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这鱼肉对娘来说,就是好吃点。可什么不好吃啊,这火腿,这鸡不也好吃。”

    方二娘给她摆事实,讲道理,“可你就不一样,你是学武的,这东西多吃点,可以长内劲。而且,你正长身体的时候,娘不能给你更好的……。这银龙鱼还是你出了最大力,所以啊,以后只能是你一个人吃。”

    卢悦眨巴着眼睛,把里面的涩意,给压回去。娘一旦认真决定的事,她是改不了的。

    吃个饭,每次都让娘这么为她费尽心思,也是不对的。

    “……那等我学会了本事,我给娘打妖怪回来吃,到时候您可再不能像今天这样了。”

    “哈哈哈……,好!娘就等着我悦儿将来孝敬我。”

    “我现在也孝敬你,每次我吃的时候,您也得夹一筷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