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啊……”

    一个妇人拼命要往江中跳,被身后的几人死死抱住。水中扑腾着一个只有五六岁的男孩,远处一条水线,飞速划来。

    让卢悦没想到的是,自家老娘,以她想象不到的速度,从般家手里抢过长竹杆,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地拍打那个将要过来的水线。

    其他船家也反应过来,大家一齐拍打过去,另三个人,分站三角的位置,瞅准时机,大喝一声,居然用竹杆把那孩子给挑了起来。

    “悦儿,快把你爹的弩拿出来。”

    卢悦能干嘛,自家老娘都发话了,忙回去打开娘最宝贝的箱子,里面一只折叠的弩,被一层又一层的棉布包着。

    这是谷家黑骑卫的专用弩,箭头为十字放血凹槽,后带着倒勾,射到人身上,不死也得残。

    ‘卟卟’两个闷声,卢悦感觉她射中了,水面迅速晕染出大片的血水,还没高兴起来,一个细长分丫的东西,就朝她袭了过来。

    方二娘时时关注自己女儿这边,眼疾手快,手中竹杆狠狠扫了一下卢悦,正好把她打倒,那东西‘卟’的一声,钉在船板上,滋滋冒烟,很快便腐蚀了一大块。

    如此狠?卢悦大怒,她好容易重活回来,不是来喂你这个连修士都看不上的小妖兽的。抽出靴间的匕首,挥出的时候,加了锐金之气。

    “嘶,嘶嘶!”一条银龙鱼痛得跳起老高,张着的大口还有血迹,明显就是那个朝她出手的家伙。

    大家都在船上讨生活,如何没有插鱼的鱼叉。有几个反应快些的船主船娘,一起扔出鱼叉,他们下手的地方,不约而同,都是银龙鱼肚子下,那最为薄弱的地方。

    可惜那些叉子对付其他鱼类行,对这个已经摸到修行边,大概算一阶妖兽的银龙鱼,还是有些不够看。

    眼见所有的叉子都掉了下来,其中一个老船家,大喝一声,又斜叉过一个尖叉。他的尖叉射出角度很有问题,居然是冲着银龙鱼的屁股眼。

    “嘶……”

    泛起的巨大水花,让所有船都晃得厉害,银龙鱼大叫着,掉到水里又跳起来。这次卢悦再次瞅准时机,加持弩箭的锐金之气,朝它的眼珠子去。除了屁股眼,只有那里,是没有防护的。

    那个老者也再次朝着银龙鱼的屁股出手,他伸出的竹杆一次又一次地把那鱼叉往它身体深处打。

    银龙鱼疼得一次又一次地扑腾跳起,一个小船的船家眼看它要掉过来,拉着船上的书生,就往边上船跳。

    ‘嘭!’

    船上的乌蓬被彻底压垮,那书生惊慌之下,差点掉到水里,被两旁的人,一齐给拉了回来。

    “孩子,我的孩子。谢谢!谢谢!”

    那妇人抱住经过层层人递过来的小儿,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

    大船上镇西镖局的人,已经跟那条大尾巴斗了无数回合,可没卢悦他们幸运,船上的东西,大半都被扫到水里了。

    没了银龙鱼帮忙,大家也终于发现,那是一条长约八米的白蛇。这东西,大家可不敢去帮忙,他们的小船,经不住人家的一尾梭。

    白蛇也发现了不对,浮出的头部,看了眼要死的银龙鱼,又冰冷地瞅了所有人一眼,尾巴狠狠一甩,彻底把大船上的船室给掀了。

    卢悦上辈子当幡鬼的时候,见过不少妖兽,只是那时,丁岐阳因为修为问题,四五阶以下的妖兽,他向来都懒得出手。

    现在这白蛇,她估摸着,比那条银龙鱼厉害。毕竟镖局的人,都是武者,他们本来四十八人,现在一大半躺在一边,早就没了战力。

    船室掀了后,白蛇也不再老用尾巴了,身形一摆,昂起的头颅直接游到大船上。

    现场太震撼,哪怕那个先前还在哭的小儿,都息了声。

    卢悦只见那白蛇用舌信子打开一个大木箱,里面一个箱子套着一个箱子,直到它打开第五个木盒,露出里面一颗圆滚滚的白色丸子,一口吞下。

    “孽畜!”

    一声断喝从水中传来,看到那个摇摇摆摆,踩在葫芦上的人从水底浮出,卢悦嘴角直抽抽。被自家娘亲压着,只能偷斜着眼,看那老道举重若轻的,甩出一根绳索。那绳有如长眼一般,转瞬长长,把白蛇捆得结结实实,动也动不了。

    “多谢老神仙相救!”

    老道没理镖局的人,似笑非笑地传音卢悦,“小丫头心忒狠,为何早不出手?”

    卢悦目瞪口呆,紧紧拽着自家娘亲,旁人的生死关她何事,她这辈子只要娘亲平安就行。

    再说她才炼气一层,根本不是这两只妖兽的对手,若是没人相帮,她想杀那只银龙鱼,都有些不可能。凭什么她要为那些她根本不认识的人,搭上自己?

    小丫头怨念还有不服气的目光太过明显,老道哈哈一笑,大手一伸,抓到那白蛇的时候,白蛇瞬间变小,被他随手装进一个小玉瓶里。

    “都起吧!”

    没人敢起来,老道大喝一声起,水面上先前那些沉下去的人,不知为何,个个装在能容一人的水泡中,一起浮上来,虽然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些伤,小命却都保得好好的。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无那尘缘容易绝……。”

    悲怆又留念的语调,让卢悦心凛,等她终抬头时,哪还有老道的影子。

    “恭送老神仙!”

    这次被老娘按着,卢悦倒是真心实意地随大家一起,给那老道磕头。这人也算是个好的修真者了吧。

    忙乎了一早上,所有人都去商量分银龙鱼的事。卢悦却抓着方二娘,哪也不敢让她去了。她从不知道,自家老娘什么时候胆子这般大。今天若不是那老道,凭白蛇冰冷看他们的样,所有人都得给那银龙鱼陪葬。

    “悦儿别怕,是不是吓着了?我们到水边,娘给你叫魂啊。”

    方二娘当时虽然勇敢,现在后怕袭来,也是全身发软,可哪怕她再怕,被自家闺女拉住,她也是担心闺女居多。

    “卢悦回来吧,妖怪被杀了,不怕,我们回来吧!快答应回来了。”方二娘摸着她的耳朵。

    卢悦郁闷,“回来了。”

    “卢悦回来吧,娘打妖怪的时候不怕,那是救人。不怕,回来吧!”

    之所以这样叫魂,是方二娘清楚看到,自个拿起竹杆跟妖怪拼命的时候,卢悦惊恐的双眼。自家女儿那会不是怕别的,只是担心自己吧。

    卢悦鼻子酸酸,娘这么好的一个人,上辈子死得那般惨,老天真是不长眼,“回来了。”

    “卢悦回来吧,娘打你不是真打你……”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