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墟宗花散真人,看着原本好好听她讲课的小徒弟,突然进到某种顿悟当中,还未来得及高兴,就紧皱了眉头。

    早就是炼气七层的徒弟,不应该会出现引气入体时,淬体的表现。

    修士与凡人脱离开来,是因为修士的身体纯粹。越是高阶修士,身体越是没有杂质。因为每一次大的进阶,炼气到筑基;筑基到结丹;结丹到元婴。一步步的把人的身体,变成世间最好的宝贝,最终协合天道。

    谷令则想要再一次淬体,只能是进阶筑基时。现在这样,到底是哪里不对?

    黑白青三色精纯的灵光在她周围索绕,花散真人眉头紧锁,情愿徒弟此次顿悟失败,也不要那些灵光进到她的身体。

    单一冰灵根的体质,如何会吸引这些灵气?花散正要动手干涉的时候,又收下手来,那些灵气只在谷令则的周身转,却没有一点要进入的打算。

    谷令则醒来的第一件事,也被自己恶心到了。薄薄一层的灰色物质,散发着同样的恶臭。

    只是她发出的净尘术,光茫一罩间,根本不存在还留有垃圾,好像那些东西根本不存在一般。

    “师父,弟子先回去沐浴。”

    “等一下,”花散摇头,“令则,你刚刚顿悟了什么?”

    谷令则疑惑,看看外面的山谷,百花齐放,没有因为气候的变化,而有一点变化。

    “弟子刚刚……”她不知道自己顿悟了什么,只觉得很高兴,好像突破了某一桎梏,“突然之间……,心中满是喜悦。好似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一般。”

    花散真人拧眉,站起来,在自己小徒弟跟前转了两圈,深叹一口气。

    “令则,当初收你的时候,听说你是双胎生人。我还想着,要是能收到一对双胎徒弟,也算不错。”

    谷令则抬头,“师父,那个弟弟刚生下来,就是死胎。”

    话虽这样说,她的眼中,却迸出万般希望。在她若有若无的感应中,总觉得,她会因为另一个人的喜而喜,会因为他的悲而悲。

    是啊,是死胎。

    花散真人又转了两圈,“你父亲妻妾众多,国师府不是那么安乐吧?”

    谷令则脸上一白,家族内部相争,她自小要为没有灵根的娘护住一片天,又如何不知内里的肮脏。

    “还请师父相助,”谷令则噗通一声,脆倒在花散真人面前,“有好多次,我好像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悲伤。师父,弟弟一定过得不好。”

    花散点头,“嗯!白黑青,三色精纯灵光。你的那个弟弟,虽是三灵根,灵根纯度却高得很。”

    而且,金水木相生之下,要比一般的二灵根还要厉害。花散真人再次转了一圈,“我这就给你谷家发信,不出意外的话,你会多出一个小师弟。”

    “多谢师尊!”

    谷令则大喜,能被元婴真人收为徒,前程都不会太差。

    卢悦完全没想到,她的引气入体,会提前几个月,让谷家怀疑当年死胎之事。更没想到,因为她在悟道中引气入体,起点比前世高了十倍。间阶帮了谷令则一把,也把一些有心人的目光,聚到洒水国来,其重视程度,根本与前世没有可比性。

    花散真人亲口说出,要再收一徒,谷家老祖谷春风非常重视。

    “正海,你与正藜亲去,把那个失落在外的孩儿带回。”

    “爹,不过是个三灵根,让正藜去不就行了吗?”谷正海被从闭关地叫出来,满是不乐意。不过是个旁支中的旁支,居然能好运得花散真人几番眷顾,实实让人乐不起来。

    “糊涂!”谷春风双目一瞪,“你以为当花散真人的徒弟就那么容易?三灵根,三灵根怎么了?白黑青代表了金水木最正之色,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灵根纯粹。若只这些还罢了,能让远在灵墟宗的令则跟着悟道,他们的双生之体,联系紧密。两人相合之下,在我们修真界,代表什么,你还不明白吗?”

    谷正海愣住,双生之体代表什么,他当然知道。不靠外物能心灵相通的修士,在斗法当中,不需要打任何眼色,就能配合得当。

    谷令则是变异冰灵根,进阶远比一般人厉害。有她相助,另一个人的进阶也比其他人快。若是能找到适当方法,两人互助这下,或许就能跟上古以前的那两位大能一般,一起飞升灵界。

    “我这,我这就亲自去。”

    “嗯,他应该不在谷家长大,找到的时候,拿出长辈的气度。将来他是亲近宗家,还是亲近那个没有前途的旁支,都在于你。”

    谷正海心头一凛,拱手匆匆而去。谷家的族长之位,总有一天,会传于自己。有了谷令则,再有那个孩子,只要他们中有一人,进阶到元婴,谷家就会更进一步。

    宗家因为她,出动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的事,是卢悦想也不曾想到的。上辈子,宗家看在谷令则的份上,例行送来的东西,只有百斤灵谷到她自己手上。可哪怕这样,她也只捞到两顿吃,还是克制的。

    是夜,因为赶路,整个车队,都睡在野外,卢悦在方二娘睡着的时候,悄悄坐起来验收今天引气入体后的成果。

    灵气运行一个周天,卢悦停下来,呆呆坐在那里。

    前世,修炼到炼气二层,筋脉也没有今世粗壮。这也罢了,关键问题是,她怎么感觉自己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一层中阶了。

    因为曾当过奴仆,又是六指,哪怕被便宜爹认回,他也从没重视过自己。扔过来一本无属性的炼气期功法,其他的,他就没管过。

    府里有灵根的兄弟姐妹,可以相互探讨,只有她,因为是半路加入,从来没人理。

    卢悦绞尽不多的脑汁,也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当然也就更不清楚,顿悟对一个修士的重要性。

    若是当时她能接着修炼,若当时她在灵气浓郁的地方,趁着那股东风,或许连进二层,都未可知。

    这些她不知道,自然也就不存在后悔。当然,正常修士,无论如何,也不会在飞奔的马车中顿悟。所以说,一饮一啄皆是天定。

    上辈子,谷正蕃因为卢悦的六指,再加上从来没在预期的孩子,哪怕当时检测灵根时,发现根值不错,他也不以为意。

    他这儿出个谷令则就行了。

    因为谷令则的供养,宗家已经对他心情复杂,若是再加一个卢悦,去抢比他实力强大的旁支,甚至嫡支手里的资源,他怕他被人无声无息地处理在洒水国。

    在他心里,反正只要有本事,只要修到炼气五层,谷家的子弟,就能回到灵墟宗。就算不靠谷家,进到外门,有谷令则在,卢悦将来的路,也远比他其他孩儿好走很多。

    没感情,自然也就没有关注。想要当一个合格的修士,在外门挣扎着进到内门,哪一个都有漫长的路要走。因为这,他也从来没在意,国师府内,他的那些孩儿们你争我夺的手段。甚至在他心里,适当的手段,适当的心机,反而更能让他认同。

    这些都是当年,像鹁鸪一样的卢悦所没有的。她不会争,不会抢,甚至不会讨好。接触两次之后,谷正蕃就息了所有心思,甚至连修真界的常识,都未曾跟她认真说过。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