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的朋友,给个推荐票吧!收藏长评最好不过,让潭子也冲一下新书榜!!!拜求!拜求!!!

    ————————————————————————————

    家里能卖的卖,不能卖的,方二娘一家家的送。卢悦被支来跟五夫人,自己的亲娘道别。

    跪下,在梅若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迅速磕了三个头。卢悦在心里说,算是还她生恩,以后,再无干系。

    “你这孩子,也太实诚了,看看头都要青了。”

    五夫人把她拉起来,亲自拿帕子帮她擦拭,汀水阁里的人,早安静退下。

    “娘让我给五夫人多磕两个头。”卢悦努力让自己冷静,眼前这个娘,那天听谷令则的意思,也就比她多活了半年。

    “……五夫人好好保重自己,令则小姐才能安心修仙。”

    说到谷令则,梅若娴脸上更见温柔,“令则去修仙了,你与令则一天出生,我也一直把你当我另一个孩子。……你跟方二娘在外面,也要好好的。”

    她自然要好好的,上辈子连十五岁都没活到,这辈子,她一定努力活到百岁大寿。

    “五夫人也请放心,我一定好好孝敬我娘!”

    梅若娴有些心塞,她真正应该孝敬的人,是她啊,“来,知道你们明天一早走。我昨天就准备原料,特意下厨,做了你最喜欢的芙蓉糕和叫花鸡。现在的天,一时坏不了,可以吃七八天。”

    一大包的芙蓉糕还有四个卷在荷叶里的叫花鸡,可让她怎么带?卢悦很为难,忙抓了两块糕,“这些年府里赏下的好些衣裳,还有被褥,我和娘都算过了,一辆马车,装得满满的,再装的话,我和娘,就没地方呆了。”

    若不是上辈子临死前被饿了两天,她才不拿她做的东西呢。卢悦暗暗咽了下口水。这糕里应该被她添了点灵米,软嫩香甜,回味悠长,真想把舌头都吃下去。

    看她后悔瞪着芙蓉糕的傻样,梅若娴失笑,转身在门外看了看,汀水阁四周俱是水,整个楼阁现在一个下人都没了。

    把门关好,走到床前伸手按了某处地方,跳出一个暗盒来。

    卢悦看她拿出的东西,是真的傻在当场。

    “……当年,我生下一对双胎……”梅若娴的眼睛有些发红,“可惜那孩子没福气……!这么些年,我也一直把你当我的孩儿一般。你们就要走了……,以后……,也许……,一辈子都见不着了。”

    梅若娴把东西放到她手上,轻轻摩挲着,“你在几个统领身上,见过这纳宝囊的对不对?这是仙家,特意为我们这些凡人造的。虽然不大,只有一个小桌面大小,可也能放不少紧要东西。出门在外,什么都得防着,有了这个,我才能放心。”

    你是放心了,可我不放心。卢悦红了眼睛,她知道这个凡人女子,在谷令则还没检测出灵根的五岁前,过得什么日子。

    便宜老爹只管多播种,冷酷无情令人发指,那些年,是自家娘和她一起相依为命的。

    “东西太贵重,我不能要。”卢悦努力抵制诱惑,“国师大人送您的东西,万一他哪天要看看,您找不出来,可怎么得了。”这东西哪怕上辈子,也只是学会怎么用。便宜老爹说,要等她炼气三层才能奖励。

    “呵!放心,”两个孩儿的心性都好,梅若娴非常安慰,“这不是老爷送的,是令则给我留下的。贴着额头,用精神勾通,想象里面桌面大的空间,等你看到的时候,放东西就行了。”

    看她现场教她收东西,卢悦心里抽痛。

    既然对她这般好,为什么上辈子,把她一个人留在国师府?为什么,那个便宜老爹带走了谷家所有人,独独把自己留下?

    为什么只因为生有六指,就让自己和谷令则,一个天一个地?

    卢悦非常想咆哮问出来,却什么都没问。默默装着刚跟她的样子,失败两次,才能装东西。

    “听说秦岭那边冬天的时候非常冷,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件免毛披风还有马甲。冷的时候,披风不好穿,把马甲穿里面,还是没问题的。”

    家里没个男人,只凭两个弱女子,怎么防范都不为过。梅若娴满是不舍与不安,她还有好多大毛衣裳,可惜都不是小地主家能穿的,轻轻摩挲卢悦的头,“这东西难得,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你娘那里,就不要告诉了。只要你好,她比什么都开心。”

    卢悦面对亲娘的关心,只觉呼吸都有些不畅。要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恨又能怎么样,若是没有她,她和娘的日子,只怕更艰难。

    “……您把东西给了我,您怎么办?”

    “没事!”梅若娴摸摸她的头,“告诉你一个秘密,令则其实给我留了两个。”

    卢悦刚刚才软下来的心肠,因为她的这一句话,彻底烟消云散,“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看小丫头纠结的神情,梅若娴只以为她是不舍得她,轻轻搂了她一下,“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就在汀云阁陪我睡吧!”

    才不要,卢悦稍为挣扎了一下,“我还有好几个在府外的同伴没告别,已经跟娘说了,明天一早在城门汇合。”

    梅若娴脸上僵住,她好容易才鼓足的勇气,想抱着自家娇娇软软的女儿睡觉,现在就这么给打了回来。以后,再见不可期,“那披风的内里,我缝了衣兜,里面有封信,是给梅家商行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持那信找到梅家商行,他们一定会全力帮你。”

    整个梅家商行,是靠她才在洒水国撑起来的。只要她一天没死,只要令则好好的,她永远都是这丫头的靠山。

    卢悦觉得,她可能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亲娘。上辈子需要她的时候,她吝啬得不行。明明有两个纳宝囊,明明知道她想得不行,却从来没给过她,甚至处处要求她跟谷令则学。

    她拿什么跟那大小姐学,更因为谷令则,她被便宜老爹那些孩儿,明里暗里的难为,数都数不清。

    甚至因为刚认亲,从修真界谷家奖励来的百斤灵谷,只摸到一个边边。吃到口里的,连三碗都没到,就连便宜老爹和这位亲娘都明里暗里地示意,要孝敬。

    这辈子,她不要再走以前的路了,结果她以前奢望的亲娘关爱,却在这时浓浓而下,这到底要搞哪出?

    “……等我们安顿好了,就给夫人写信!”

    卢悦给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承诺,不管她到底要闹哪一样,都不关她的事了。她有娘有管,而这位,更有一个所有人都企望不及的宝贝女儿。

    看她着急望外面,梅若娴心里叹气,“既然你忙,那就去吧!”

    “是!夫人保重!”

    为了她给的东西,卢悦再次跪下飞快地磕了三个头,转身逃也似的离开汀水阁。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