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水阁,五夫人梅若娴听到方二娘要带卢悦回乡下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惊讶。走了也好,早走早安生。

    “既然她想当个地主,你们那点银子,肯定不够,”梅若娴挥退所有人,亲自站起来,从衣柜的一角,拿出一个两手长的紫檀木盒,“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历年府里还有皇宫赏的。国师府不兴金饰,留在我这,也是蒙尘。”

    里面除了各种金饰外,还有十来片金叶子,方二娘捧着这重东西,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深深伏下,“等悦儿的腿好,我带她来给您磕头。”

    梅若娴叹口气,喊起方二娘的小名,“二丫,你是不是也在怪我?令则五岁时,国师府送测灵石,测灵根的时候,悦儿也偷测了,是三色的。”

    “奴婢不敢!”

    “没什么敢不敢的。”梅若娴苦笑,“我一个凡人,在这国师府里挣扎求存。稍有不甚,就跟前年的九夫人十夫人一般,万劫不复。……令则的灵根虽好,可你也看到了,她到了灵墟宗后,我这边的待遇,直线下降。”半个月一次的灵谷粥,已经变成一个月一次了。

    下降吗?方二娘想到刚刚才送来的两套玉饰,不敢抬头。

    梅若娴再次叹口气,“三灵根,若悦儿是个男儿,可能我会认她回来。可她偏偏是个女儿,越长大,就跟令则一般,越灵动。若不是她们长得不一样,我早就让你带她走了。”

    “大小姐是三灵根修士,被国师大人送给别人当了炉鼎。死得时候,只剩一把皮包骨,看着跟六旬老太差不多。二三小姐没灵根,还能当别人的正室。”

    说到这里,梅若娴的话里,满是讥讽,“五小姐和六小姐,一个是五灵根,一个是四灵根,也被国师送人了。……令则有我一个拖累就行了,悦儿在外面,有你在,我反而能放心。”

    “主子!”方二娘哽咽,当年若不是遇到心善的主子收留,她早饿死了。

    “别哭!”梅若娴亲自把她拉起来,按着她坐到椅子上,“明确跟你说了吧,哪怕她是男孩,我也不敢认……。国师跟我说过,谷家当年与他一起排行的,就有四十六人,他因为灵根资质差,才到世俗当了这个国师。令则回灵墟宗谷家,当年的那些人,除了两个嫡门,一个旁支灵根资格确实不错的人外,全都死了,而且大多数,都没活过三十岁。”

    方二娘骇白了脸。

    “你也听说了吧,两个月前,国师府收到消息,五少爷步二少爷后尘,也死在灵墟宗外的灵宝山中。”梅若娴的声音里,带了点颤音,“我害怕,一边要担心令则,一边还要为悦儿提着心。”

    国师爷像猪一样的生孩子,儿子女儿太多,各按各的排行,他关心过哪个?

    “我一定会帮您好好照顾悦儿小姐的。”

    “我相信你!”梅若娴点头,“其他的,给你们也花不了,还招祸。这金子体积小,往哪里一塞,够你们用一辈子了。二丫,我不求别的,只求悦儿能平和一生,觅个良人,生几个孩儿,好好过平常老百姓的日子就行了。”

    “是,我一定能让悦儿过到那样的日子。”

    “……等她腿好,就把她带来,让我们娘俩好好说几句话。”

    卢悦不知两个娘的谈话,今天是第五天,她已经能慢慢挪着下来收拾衣物。家里房子是公中的,肯定要收回。家具更是当年买人家的二手货,再卖其实卖不了几个钱,折算了半天,除了带走的被褥包袱,整个家,都卖不了一两银子,还真是穷得可以。

    掀开厨房一角的墙砖,里面的小木匣子里。整银票三百两,是当年卢胜爹爹出任务死在外面的买命钱。十两一张的小银票有十四张,是她们娘俩这些年存下的。摸摸其中的八张新一点的,卢悦嘴角歪歪,跟着谷令钊虽然不安全,他打赏人倒是不怎么吝啬。虽然这世俗的银票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可谷家其他的少爷小姐,除了逢年过节,随手扔地上一些,图个乐子,根本不存在打赏一说。

    把腰间的荷包拽下来,倒出五颗金豆子,七个银祼子,叹口气,这要是没受伤,跟着谷令钊到皇宫,还能多赚点那些皇子皇女的打赏,真是可惜了。

    修仙界不安全,卢悦当了那么多年的小幡鬼,可是深有感受。

    三灵根资质,两年后,她到死时,才刚突破炼气二层。天天除了打坐,还只能打坐,还没她学武来得痛快,最起码能见到确实进步了。

    因为这,她是真打算,带着养母方二娘,找个好地方,自在一生。

    把所有东西都算算,不到五百五十两。若非当年卢胜老爹为国师府死,府里免了她和娘的身契,还得去掉一半。

    今天朝隔壁的刘大娘打听了一下,上等良田一般要十两银子一亩,中等的也要七两,还要盖着不输这边的小院子吧,这也要五十到八十两银子。

    卢悦坐下来,把家里所有家当,再次扒拉一遍。发现只凭这些,她想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地主生活,有些勉强。只能算是富农,还得什么都自己干。

    上辈子,她老被谷家的兄弟姐妹喊废物,某天气怒之下,跑到洒山上发疯。结果掉到崖缝里,记得那里有七株人参。其中两株是超五百年的,另外五株,也都过了两百年。

    一拳打到桌上,卢悦疼得吹吹,她当年得多蠢,回来就献宝。便宜老爹除了给一瓶集气丹外,也就口头夸夸,转头,她就又被人套麻袋,给揍了一顿。其他人不熟悉,不知道是谁,可谷令钊的声音,听得真真的。

    磨磨牙,现在的谷令钊只有十岁,要是能套他麻袋,抢抢东西就好了。

    卢悦叹口气,这种事,她也就想想。谷家的少爷小姐们,有灵根的,都会配上八个像她这样会点武功的奴仆。不说其他人了,就是谷令钊,随便一个水箭术出来,她也躲不掉。

    便宜老爹曾说过,谷令钊的三灵根虽不怎么样,可资质着实不错,学什么法术都快。

    冒险的事情不敢干,卢悦决定把自己该得的七株人参弄到手。这样即能卖钱,又能让便宜老爹在炼气七层上呆着,挺好,不,非常好。

    方二娘一回来,就把紫檀木盒交到卢悦手上,“这是五夫人给你的嫁妆,这十二片金叶子,你把它分别缝到衣服里面去,路上万一有什么事,也能安全一点。”

    这一点卢悦非常赞同,一年,不过短短一年时间,那个在月蚀门的唐清就会进阶元婴。他进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年他家老祖宗丢掉的洒水国,重新收回去,到时都不知要死多少人。

    说起来,洒水国夹在魔道两派世俗的中间,真不是个好地界。若有可能,她还是带着娘到秦国的好。

    “娘,我们是回秦岭吗?”卢悦忽闪着大眼睛,“秦岭在洒水和秦国的交界,万一两国打仗,可怎么办呀?”

    “傻丫头,”方二娘失笑,摸摸她的头,“秦岭那边多山,好的良田,早就被大地主瓜分了,哪里还能轮到你?我们去隔壁的岭和县,那里即靠山,又多水,置两个小庄子,我们好好过日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