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姬山顶,阴风阵阵。被下了死命令,驱动出来的幡鬼,飘飘荡荡变幻无数恐怖的样子,朝着一众道门修士咬去。

    卢悦在几个大幡鬼脸上看到一丝悲愤,心里也不知是叹气好,还是叹气好。她是这面上古法宝鬼面幡里唯一一个,没到结丹修为,却还时不时存有自己意识的小家伙。

    今日幡主丁岐山被道门二十四个元婴,使计围在这莫姬山。不管他最后能不能逃掉,他们这些幡鬼肯定都是炮灰,而且无人相助,从此烟消云散,连轮回转世都不可能。

    卢悦小小的魂影夹杂在众多大的魂影中,张牙舞爪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她早受够了一早一晚,被鬼面幡阴火折磨的极刑,可惜当了幡鬼,她想让鬼身自己寻死都做不到。

    眼看一个个前仆后继的伙伴,被那美貌女修随手一指,冻结成块。剑尖一点间,碎成冰渣掉到地上,卢悦眼中闪过一丝冰凉还有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对了对了,只有这样的大能,才能把她和那面讨人厌的鬼面幡,彻底隔离开来。带着一点笑意,卢悦小小的魂影才到那女修面前,刚升起一股熟悉感,就被冻结成块。

    眼见其他的伙伴,都被碎成渣渣。那女修,却始终没有碰她,一直死死地把她护在脚下不远的地方。

    嘶……!好冷啊!像她这样的幡鬼,除了阴火烧灼,最怕的就是冷,超过一定限度,鬼体不保。

    卢悦仰面看着那女修,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么熟悉了。呵……,呵呵!这人居然是她一直想认,却再没机会喊出口的双胎姐姐。最近十几年,她不时的感觉有人在远处呼唤她,原来是她进阶了元婴中期,真的来救她了。

    三百多年了,看她举重若轻与丁岐山斗法。卢悦很想哭。可惜当了幡鬼,是没有眼泪的。

    “……丁岐山,你为了这鬼面幡,由道入魔,还敢到我道门连灭两城,真当我们是泥捏得不成?”

    “我呸!”丁岐山眼见他心心念念的最强法宝,鬼面幡被这二十四人彻底打破,知道今天再无生理,心生一股戾气来,“余老道,说什么我连灭两城,分明是你们使计。拿那两城之人,把我诓在此处。你们这样,也配当什么正道修士?”

    鬼面幡一破,阴气消散。莫姬山顶因为那轮高高挂着的红色月亮,卢悦看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好像染了无数血迹,觉得可怖的紧。

    “你这魔头,为了升级这面鬼面幡,什么事做不出来。”余老道因为那两城的十万之人,睚眦欲裂。

    “哈哈哈……,我就说吗,怎么会那么顺。”丁岐山发髻散乱,笑得更恐怖,“所谓正道,你们拿那两城之人当炮灰捉我,就不怕将来,那无数冤魂到阎王那告你们?嘿嘿!舍我之后,你们也随我一道入了魔。”

    “阿弥陀佛!”一个老和尚宣了声佛号,上前一步,“老讷为他们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往生经。他们以小我,牺牲大我!助我等捉到你这魔头,免得天下生灵涂炭,自会往极乐世界!”

    外围突然现出百多个和尚,一起坐下念经。那老和尚双袖连挥之前,原本一些被碎成渣渣的新入幡鬼,个个飘荡重聚魂体。

    “阿弥陀佛!投胎去吧!”

    丁岐山呆住,这些人为抓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此物乃上古灵宝,我升级它有错吗?”丁岐山拿着只剩一根光杆的鬼面幡,欲哭无泪,“只要再给我五百万阴魂,它就是妥妥的灵宝。灵宝,灵宝你们知道吗?有了它,我就可以飞升灵界,飞升!你们懂不懂?”

    “灵宝再好,它也是个魔物。而且你确定,是飞升灵界,不是魔域?……丁师兄,看看你为了这东西,害死多少人?师尊原本还有几十年的寿元,却被你气得生生吐血,早早去了。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吗?”

    东亭宗的明石掌门说的痛悔异常,“当初,我们一起在洒水国与魔门相抗。那时候,你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就因为缴了这杆破败的鬼面幡,你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你到底要错到什么地步?”

    错?他错了吗?丁岐山可不认为自己错了,反正到现在,他们是不可能再让自己活着了,有些事,不问清楚,死不瞑目。

    “我有千变面具,转换道门功法,无人能认出。你们又是如何锁定我?一步步设计,把我弄到这里的?”

    现场的人,都把目光放到女修处。

    “谷令则?令则——是你?你喜欢我的对不对?”丁岐山想到什么,面上现出一片狂喜,旋即又没落下来,“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谷令则只觉恶心,“你错了,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从头到尾,我的心,都只在大道。”

    丁岐山面现狰狞,“那你又是如何锁定我的?”

    “……看到了吗?悦儿,我是姐姐。”谷令则灵力一点,冰块转瞬不在,卢悦小小的身影飘起来,“我知道你受苦了,今天姐姐送你入轮回。以后再也不用受阴火烧灼之苦,重新开启另一段人生!”

    一滴精血,从她眉心招出,被她一把按在卢悦身上。

    多少年,一直飘飘荡荡,从未踏足实地的卢悦,终于感觉身上有了那么点重量感。

    “姐姐?”

    “对,我是你姐姐。”谷令则难掩心中酸涩,这个她从来没喊过一声妹妹的人,受了太多苦,“……娘临终的时候,还在念叨你,她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找回去。”

    “娘……?”卢悦有些难受,她有两个娘,谷令则说的,一定是她们共同的娘。

    “娘知道你被……,被留在国师府,心痛异常。没到半年,就去了。”

    原来那个娘,也早早死了。卢悦心灰意冷,不用说,谷令则就是利用她和她的双胎感应,锁定丁岐山的。

    “你帮我报仇了吗?”

    谷令则一怔,面对还是只有十三岁的卢悦,说不出话来。

    “……呵呵!那人是我爹?爹呢!”

    卢悦哪怕是个幡鬼,这几百年对谷家的执念,也是让她不由自主,每次清醒的时候,从大家的只言片语中,寻找谷家的所有消息。更何况幡主又是与谷令则爱恨交缠的人,所以听到得很多。

    “……我知道,你帮他弄了筑基丹,让他寿终正寝。你真是个好女儿,好姐姐!”

    卢悦转身,其他阴魂早早都入了轮回,她可不想跟丁岐山一处走。

    “阿弥陀佛!小施主心存怨念,转世不易,老衲送你一点佛光,早入轮回吧!”

    到底又得了谷令则的好处,卢悦翘翘嘴角。身体因为佛光入体,暖意瞬间遍步全身,黑黑的通道不时刮过阴风,伴随着鬼哭,好像了无尽头。

    正要踏进去的卢悦,突觉一股恐怖气息,从身后袭来。这种气息,在她当幡鬼的时候,曾见识过好几次,不是金丹自爆,就是元婴自爆。

    这里的二十多个大能,只有丁岐山有元婴自爆的可能。当下,顾不得想别的,卢悦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希望能跑得远些。

    “哈哈哈,鬼面幡是我的,就是死,它也是我的……”

    身后的通道,块块碎裂,很快就要追上来了。拼命往前跑的卢悦,第一次希望自己还是那个轻飘飘到极致的幡鬼,那样的话,可以跑得快一点。

    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因为通道的崩裂,原本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月光,也照了进来。只是那血红的颜色,怎么看,怎么诡异。卢悦慌不择路下,一头扎进原先没有的黑洞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