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依靠

    “我……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殿下会如何?”路曼声忽然问。

    “做什么?”

    “要真的打着太子殿下的名义,做了一些让你困扰的事。”

    宫旬愣了愣,随即笑道:“如果是以前,我会回答路御医,这是每个有权势的男人都会遇到的问题。虽然觉得麻烦,但也能让他们拥有莫名的虚荣感。我虽然不是这么粗俗的男人,但如果给我制造麻烦的女人是路御医,我可能会高兴。因为我还是可以帮路御医做些什么,甚至是成为她的依靠。”

    没错,并不是两个人成亲了,男人就是女人的依靠。对于路曼声这样的人来,你如果得不到她的真心、不能让她全心信任,那她就不会倚靠你。

    与其去相信别人,还不如相信自己。宁愿憋屈自己,也不要借他人之名,路曼声就是这样的女人。

    宫旬太了解她,在这些事上他并不担心。

    他担心的恰恰相反,这个傻女人,在有危险的时候也会固守着那些原则,而不愿借他之便。

    大尧太子的名义还是很好用的,他的人,别人也不敢随便动。

    …………

    (剩下来的稍后替换)

    即便是堂堂大杨长公主,也无法让太子这般上心。再加上我们这位路妃娘娘,是尚医局有名的女御医,有宫牌在手,别一个皇城,哪里她又去不得?”

    “本将军只是听大尧女御医沉默寡言、冷若冰霜,今日一见却觉得她伶牙俐齿,和传闻中一都不像。”

    塔哈尔在路曼声那里吃了一顿瘪,这会儿正郁闷着。

    付志洲低头轻笑,再抬头的时候,只是笑着摇摇头。

    “路御医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本官在面对她的时候,也时常觉得心惊胆战。”

    付志洲这么,纯粹是心中有虚。

    大尧皇宫。

    在路曼声前脚踏入府尹衙门,古鲁亲王府的家臣、也是木哈哈儿王爷的心腹比多,便带着王府的人进宫了,情绪激愤,要育成帝尽快惩治凶手。要不然,就会禀明大食王,即便是挑起战火也在所不惜。

    众所周知,大食王不过是个傀儡,他的权力早就被太丞和古鲁亲王府给架空了。而这两个,一个掌握政权,另一个掌握军队。在大食,所有军国大事和决赛都是这两个人在背后决策而成。

    如今,作为古鲁亲王府继承人的木哈哈儿王爷死了,古鲁亲王绝不会善罢甘休。以他嗜战的本性,很有可能以此为借口,挥兵攻打大尧。

    宫旬在得到这个消息后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们的消息掌握得太慢了,这么重大的事他们反倒这会儿才知道。

    一定是有人故意封锁消息,给他们来一个措手不及。

    也幸亏路御医只是前去探望,若真是以他的名义迫使付志洲放人,就会留下严重的把柄。

    到时候不只大食会不依不饶,朝中的人也会借题发挥,弹劾于他。

    以宫旬的睿智,几乎一眼就看出这件案子有可能是冲着他而来。从他和路曼声下手,对方找不到机会,便将矛头对准了金慕殊。

    因为那是路曼声的唯一软肋。

    而他的软肋,恰巧就是路曼声。

    背后那个人好高明的心计,恐怕这还是开始,接下来他们要遇到的问题会更多。

    有一,宫旬还是放心的。那就是对于路曼声,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会打着他的名义胡作非为,哪怕事关金慕殊,也会遵循原则,想要查清真相,还金慕殊清白。而不是利用身份压人,让金慕殊苟且偷生,只为一条活命。

    自古有很多的男人,就是败于女人之手。并不是红颜祸水,问题还是出自那些男人身上。他们所以为的娇纵和宠爱,如果所给予的对向是那种不知道分寸和轻重的女人,那只会害了他们自己罢了。

    归其原因,还是脑袋不够清醒,太过刚愎自用所致。

    这方面的顾虑,宫旬是没有的。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查明真相。而在这之前,大食那边的动静还有案发当天夜里发生的事,以及大食古鲁亲王府家臣在璐华城的活动情况,都必须掌握清楚。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绝不能没有任何准备的就出战。

    可要做到这一,太子府需得在一段的时间里保持静默,这样才不会被有心人集中攻击。

    只是路御医那边,要她答应这样的事,恐怕不简单。

    聂涛和路曼声回来了。

    他们进正阳宫的时候,宫旬正在大厅内等着他们。

    路曼声在看到宫旬的时候,冷静的外表终于有了变化。得到消息之后,她急急赶过去了,也没有多想一想。这种欠缺考虑的做法,很有可能让他为难了。

    宫旬面色如常,在看到路曼声回来后还主动迎了上去。

    “路御医,看过慕殊了,他的情况如何?”

    “……挺、挺好的。”对于一位被指控为杀人的嫌疑人来,慕殊在牢内的待遇算是不错的了。而且,临走之前聂侍卫给慕殊送来了两床被子,还有一些必备的物品。

    慕殊不是完全吃不得苦之人,身陷大牢他并不在意,他希望的是能够查清真相,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被定了罪。

    “是么,那就好,本宫会嘱咐付大人好好照看他。在判罚没有下来之前,他仍然是我们大尧的贵客,不能怠慢。”

    “不用了,太子殿下,这些我们都已经过了。”

    “诶,你们和本宫又怎么会一样?我可是大尧太子,付志洲在你们面前还敢虚与委蛇,在本太子这里他敢都不敢。”

    宫旬故作出一副“本宫很牛,快来仰望我”的样子,其轻松臭屁的姿态,让路曼声不自觉地便轻松了不少。

    “太子殿下,很抱歉。”

    “为什么抱歉?”

    “我……”

    “重要的人出了事,路御医急着探望,在本宫看来并不觉得路御医做错了什么。”宫旬露出了一个包容又蕴含着暖意的微笑。

    “就算这么,我也……”

    “但有一件事还请路御医答应我。”

    “什么事?”

    “慕殊的事,你不要管了。”

    “……”

    “先别,听我完。我当然知道慕殊在路御医心中的地位,事实上,我也很喜欢那个孩子。但这种方法是救不出他的,反而让我们的立场很被动。”

    “……知道,我都知道啊。”路曼声转过身,抬起头,看着天上漂浮的游云。“我一都不希望将太子殿下卷入这件事情中来,可慕殊我不能不管。”

    “傻瓜,路御医,你是傻瓜吗?”宫旬将路曼声给转了过来,他才不要她误会他呢,一会儿也不行。“我从始至终都没过不帮慕殊,这件案子我会调查,也会尽全力解救他。可在宫旬之外,我还是大尧太子。这件事处理不好,边关很有可能会起兵戈。这样的结果,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路曼声低下了头。

    “放心,不管敌人是谁,只要他做了,我就有办法抓住他们的尾巴。”

    并不是宫旬自负,而是对待欺负到他头上的人,他是从不手软,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让那个人死得很难看。

    “谢谢你,殿下。我答应你,我不会再擅自行动了。”

    “不,是我要谢谢路御医才对,谢谢你这么体贴、愿意理解我。”宫旬情动。他原本以为要服路御医要花费不少的心力,但没想到她的路御医,这样便答应下来了。

    他可以将这理解为信任吗?

    她信赖这个叫宫旬的人,所以才问都没问,便相信他不会牺牲金慕殊,而是想办法找出真相?

    宫旬的手就放在路曼声的脑后,微微用力,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下巴轻柔地在路曼声的脑袋上蹭着,眼里倾露出一抹少有的温柔。

    有这个人在身边真好。

    仿佛发生了任何事,他都能从容面对、斗志高昂。

    他想要给这个女人幸福稳定的生活啊,怎么可以在这里败下阵来?

    宫旬再也不想要让路曼声一个人孤苦下去了,从今以后,他会执起她的手。不管前路多么难行,他都有把握带着她闯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路曼声从宫旬那里知道金慕殊的两位好兄弟赵威和杨远,已经被他安置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金慕殊的事情圆满解决之前,为了保护他们两人的安危,也只能让他们勉为其难,暂时不要出现在别人的视野之中。

    更多的,还是路曼声向宫旬讲述自己从金慕殊那里得知到的情况。

    在那一天案发前后,他看见了些什么人,又发生了什么特别或是奇怪的事?还有吴大善人活人试药,又是否与这件案子有关联?

    这些问题,纵然金慕殊不是每一个都很肯定。但这个孩子心智远非同龄人可比,一些事情他当即就发现了端倪,还有一些想不通的,也只能交待宫旬路曼声他们去解决了。

    “慕殊是如何认识了木哈哈儿王爷?”宫旬问道。

    “据慕殊所,他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位王爷。他调查试药一案,循着线索追踪到了青花/楼。”

    “青花楼?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青花楼?”

    “是的。”璐华城这么大,但有些事偏偏这么巧。几年以前,路曼声和宫旬就是在青花楼相识的,没有想到,几年之后,他们又因为同一桩案子将目标再次集中到了这个地方。

    更为神奇的是,那个时候不管是路曼声还是宫旬,都没有想过对方会成为自己重要的另一半吧?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

    茫茫人海中遇见的一个人,都有可能与你结上这辈子都化解不开的缘分。有的是良缘,而有的则是孽缘。

    “后来怎么样了?”

    “慕殊跟踪一个人到此,你知道那家伙很机灵,跟踪也很有一套。那个男人在大厅里抱着女人喝酒,慕殊就坐在二楼雅间观望着下面的动静。那个王爷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而且就像是……”

    “就像是怎么样?”

    “就像是存心过来找死一样。”

    “这话怎么?”

    “他当时喝得酩酊大醉,跌进了慕殊雅间的门。慕殊上去扶他起来,谁知道这个人挥手就是一拳。人变得很狂躁,慕殊起初还以为他只是喝醉了,发酒疯,没跟他一般见识。但这么大动静,底下人该察觉到了,他便想要先离开。”

    “他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

    “但那个人却不让慕殊走,而且出招很狠。慕殊没有办法,只有出手制住他,他了他的昏睡穴,想让那个酒鬼好好睡一觉,他的初衷本是如此,但谁知道那个人却突然抽搐着倒下了。”

    “是中毒了?”

    “虽然时间很短暂,慕殊还是检查了一下,确认那个人并没有中毒。正在他想着要怎么办时,官差来了。”那种情况都不清楚的,他不管报不报官,衙门的人一定认为人是他杀的。

    但他想查明这个人真正死因,不是中毒,会是喝酒太猛造成的猝死吗?还是这个人被什么人盯上了,借着他的手杀他?

    “你慕殊怀疑别人可能是在借刀杀人,而他之所以会弄到这步境地,是因为有人存心要陷害他?那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么,他又得罪了什么人,什么人敢这么大的胆子,敢杀大食的王爷?”

    问到后来,宫旬更像是一个人在絮絮低语,路曼声甚至都没有听清他什么。

    但前面的话,她却是听到了。

    “因为那个人死得太蹊跷了,慕殊在江湖上也算是见识了不少的事,有这样的怀疑也很正常。我也相信,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

    “那路御医觉得,会是什么人对慕殊、或许更应该是对我们有兴趣?”

    “是对你,太子殿下。”

    “是,这件事的矛头最终还是对准了我。也幸亏我的路御医,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着理智。你要是将那孩子强行带了出来,那我这会儿可能正在焦头烂额地为你收拾善后。”

    “我……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殿下会如何?”(。)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