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在游逛之前,不介意先参加学院祭典的开幕吧?”

    学院广场的观礼台。

    夏兰安静地坐在一处椅子上看着前方祭典台前一位老人的讲话。

    这已经是第三个上台讲话的人,听说他是王都的礼仪大臣。

    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喜欢这种繁琐多余。

    但他却只能坐着,因为拉琪玛姬正在下面听着。

    学院生们都需要在开幕后才能获得自由,她们也不例外。

    所以,在得到歉意的拜托后,他被她们带到了观礼台。

    直到开幕结束。

    忽然,掌声响起。

    老人走了下台,另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走了上台。

    他开始讲话。

    夏兰闭上了眼睛,如此消磨精神的举动到底还要持续多久?他开始感到了厌烦。

    “您好!”

    耳边,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转了过头,正见身边一位年轻的贵族少年正对他微笑。

    “您好。”夏兰点头回应。

    “你也对这个学院祭典开幕感到了厌烦吗?”年轻贵族少年微笑轻声道。

    “是的。”

    “我也一样。”贵族少年摇了摇头,道:“一直听说王立中央学院的祭典非同寻常,没想到第一次见识后却有些失望。”

    “失望?”

    “是的,失望。”贵族少年道:“我以为开幕会简洁干脆。”

    “为什么?”

    “因为这是王立中央学院啊。”贵族少年道。

    “正因为这样,所以它才叫王立中央学院。”夏兰平静道。

    “看来我们的见解殊途同归。”贵族少年转向他,俊美的面容带着微笑道:“还没介绍,夏布罗省,德莱沃·西尔。”

    “夏兰。”

    “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

    听到对方的话,西尔轻皱着眉多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人。

    这是西尔第一次来到王都,他有来的原因。

    因为他已经被确定保送进了王立中央学院,而他的入学办理则在一周后。

    一周的时间他能做很多事情,比如来参加王立中央学院的年度祭典就是一件。

    从坐到观礼台的时候,偶然的一次张望,他注意到了他。

    因为他的眼睛。

    他感到了熟悉感,他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双眼睛。

    所以,他坐到了他的身边,直到他找到了搭话的由头。

    夏兰——

    这是他的名字,他没有介绍自己的姓氏,因为姓氏是一个贵族的重要头衔,而在贵族社交中,往往姓氏的介绍也是体现自身地位的一个方式。

    这不符合正常贵族的社交礼仪。

    因为显得不够尊重。

    西尔没有在意,他不是那种计较小节的人。

    “我不认识你。”

    夏兰看了眼身边的贵族少年道。

    “现在你认识我了。”西尔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说着。

    “有什么事情吗?”夏兰问道。

    “如果我说,你很像一个我似曾相识却忘记的人,你相信吗?”西尔微笑道。

    夏兰摇摇头,道:“这种话用在女人身上或许有用,对于我没用。”

    “谢谢,打扰了。”

    西尔转过头,脸上淡淡微笑着继续看着前方的祭典台。

    他知道继续问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而他虽然让他感到好奇,但再进一步便失礼了。

    他记住了这双眼睛,这张脸,总有一天他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或许他不知道,他也被对方记住了。

    对于这位年轻的贵族少年,夏兰没有印象,从他的举动问话可以看出,他很在意他的眼睛。

    夏布罗省——

    还真是让人深刻的一个地方。

    既然是毫无印象的一个人,他也没有理由再追索。

    广场中,无数的学生们分成不同的科系分列整齐站立着,像是军队的集合。

    他们很安静,偶有交头接耳也不会轻易让人发觉。

    他们是王立中央学院的学生,在重要的年度祭典开幕上,他们的周围是王都无数的勋贵观礼人物,所以,他们不会做出有失学院体面的事情。

    意兴阑珊地环顾着场下的四周,夏兰的眉角忽然一抖,他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他看见了不少学院生正偷摸鬼祟着脱离队伍的序列。

    他们想做什么?

    夏兰刚有所疑惑,观礼台外围忽然传来一阵混乱的吵杂响动。

    “全部不允许乱动!”

    变故,仿佛在这一瞬间陡然而起。

    广场的外围,观礼台的四周,祭典台前。

    一道道利剑出鞘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空。

    无数不知从何而来的学院生四面八方地涌入广场形成包围,他们高持着闪耀寒光的利剑,他们整齐列阵,手中剑锋直指而前。

    而观礼台的周围如出一辙。

    混乱,吵闹。

    沉静百年的王立中央学院被这场莫名其妙的变故彻底惊扰。

    “看来发生了有趣的事情。”

    观礼台上的勋贵们早已纷纷站起四周慌乱着,而仍旧坐在位置上保持镇定的人不多,西尔就是其中一个。

    “的确。”似乎认同他的感叹,夏兰不由得轻声点头道。

    “你不怕?”西尔转向他微笑道。

    “我为什么要怕?”夏兰道。

    “没什么,只是随意问问而已。”西尔道。

    “那么你呢?”夏兰道。

    西尔摇摇头,脸上带着嘲意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做出这种事情的既然是学院生,那么就没理由让人感到害怕,恐惧是会传染的,或许人们害怕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未知的理由与手中的利剑。”

    “因为剑是不长眼睛的。”夏兰道。

    “看看那边。”西尔忽然指向观礼台远处的一个方向,道:“剑不长眼睛,人有时也会不长眼睛。”

    夏兰照着这位贵族少爷的指向处看去,正见一个中年贵族在大声对着一位手持利剑包围的学院生怒吼。

    “萨夫!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克哈大人,很抱歉,但我知道自己现在正做什么。”被怒声训斥的学生一脸微笑道。

    “你知道?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中年贵族气急败坏指着周围道:“公然引起混乱,劫持贵族,你们这是要谋反?”

    “谋反?”学院生摇摇头道:“我们不是谋反,我们只是在拯救这个国家。”

    “哈?”中年男人看着他,显得不可理喻道:“拯救这个国家?就凭你,你们?你到底再说什么梦话?”

    “我并没有说梦话,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学院生将手中的剑紧握平静道。

    “混账!”中年男人伸手欲推上前道:“赶紧把路让开!”

    学院生身子往后一退,手中利剑顺势朝下一划而过。

    “啊——”

    中年贵族的惨叫引得周遭纷纷搔乱注目。

    学院生看着脚下被砍伤大腿的中年贵族道:“虽然在万不得已下被告诫不准杀人,但是我想并不妨碍给您造成一些皮肉之苦。”

    鲜血浸染了中年贵族的腿部,他捂着那道伤痕歪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学院生道:“你知道做这件事情的后果吗?”

    “我知道。”学院生抬起头,看着四周无数眼光道:“所以我毫不畏惧,再此我也警告诸位,千万别做什么傻事。”

    学院生将剑横在胸前,看着剑锋上流淌地鲜血冷然道:“否则,剑是不长眼睛的。”

    **的恐吓让围住学院生们的勋贵纷纷后退,虽然他们轻视这帮学院生,但此刻他们仿佛失去理智,贸然有所行为便会是克哈的下场。

    出于对安全的着想,他们不想再刺激对方,或许冷静对待事情的发展才能慢慢脱困。

    “啧,还真是一帮无用的贵族。”西尔轻声嘲笑道。

    “习惯对利益的衡量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夏兰道。

    “也是,不拿出一些刺激的警告他们也不会安静下来。”西尔摇摇头,看向广场与祭奠台处道:“那边也是一样。”

    夏兰看着广场,目光落在了中间位置紧靠在拉琪身边畏缩的玛姬,只要她没事就好。

    “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行动。”西尔看着远处一个学院生的右手臂处道。“或许他们预谋很久了。”

    “的确。”

    因为他也注意到了,每个手持利剑发起行动的学院生们右手臂处都系着一条红色的缎带。

    “刚才那位学院生说过,他们是在拯救这个国家。”西尔皱着眉,摇头叹道:“可是他们通过这个方式到底想做些什么?”

    “你很有兴趣?”夏兰平静道。

    “兴趣?也许吧。”西尔看着场下压迫威胁的学院生们道:“通过一些渠道我知道,如果这个国家再不进行变革的话很可能会陷入深渊,但很多人却不这么想。”

    “因为他们沉浸在家畜的安宁,虚伪的繁荣之中。”夏兰毫不留情道:“一味希冀祷告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这些人想改变。”

    “所以他们出现了这里,在这里努力尝试做出某种改变。”

    “有时候真难想象这种人。”

    “不。”西尔微笑道:“正是因为他们,我们才能看到这个国家存在的希望。”

    “希望吗?”夏兰摇摇头,道:“有些人会让他们失望。”

    “不去尝试的话怎么知道结果?”西尔不以为意道:“起码他们有勇气尝试,哪怕失败。”

    “或许,他们要做什么改变马上就能明白了。”

    顺着夏兰的眼光望去,西尔看向了祭典台处。

    如今祭典台处的各个人物早已被制服,一个学院生走上了台前。

    扩音喇叭前,那位学院生面带微笑,手扶腰中长剑环视了一圈现场似满意地点了点头。

    “诸位亲爱的学院同胞以及来参加观礼的勋贵们,请安静一下。”

    “在这里首先奉劝各位,千万不要做出招惹我们的行为,否则我们不能保证您的安全后果,但是,如果你们愿意服从秩序,我们也不会做出伤害你们的举动。”

    “作为这次行动的代表,作为鲜血旗帜结社的一员,我再这里宣告,这个国家的未来,将由我们进行改变!”

    “改变!”

    “改变!”

    “改变!”

    无数利剑指向天空,无数呐喊响彻天空。

    疯狂的盛大祭典缓缓来开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