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雷特尔,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喝酒了。”

    酒桌上,妮妮萝举着酒杯看向对面的中年男人微笑道。

    酒馆很安静,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

    现在的时间大多数商铺已经打烊关门,他的酒馆也不例外,这个时间,他和她却在喝酒。

    酒馆有些昏暗,偌大的酒馆中只开启了一个魔法灯,它的光辉并不弱,但对比起整个环境而言却显得暗淡。

    “我习惯在重要的前夜里喝酒。”斯雷特尔摇着手中的酒瓶平静道。

    “喝多了不会误事?”妮妮萝道。

    “不,它只会让我更清醒。”

    说完,斯雷特尔对着酒瓶仰头喝下一口,似乎是在证明什么。

    “你呢?有收获吗?”

    收获?妮妮萝看着手中摇晃的酒杯,轻叹了口气,道:“你的情报是对的。”

    “看来你很失望。”

    妮妮萝点点头,道:“我不相信莉薇会背叛我,但结果——”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斯雷特尔随意道:“在她这个年纪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失望的事情,这点你应该清楚。”

    “但这不能成为背叛的理由。”妮妮萝摇头道。

    “事后你准备怎么办?”斯雷特尔问道。“会杀了她吗?”

    “不,我会将她逐出团队。”

    “这么做会比杀了她更残忍。”

    “残忍吗?”妮妮萝喝尽杯中酒水,娇媚的面容露出一丝苦涩道:“我只是想告诉她,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看得出来你对她还是存有感情,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斯雷特尔似在劝解道。

    “孩子总会离开父母的呵护,既然她有背叛我的勇气,那么就该承担这一切的后果。”妮妮萝拿起桌上另一只酒瓶倒满酒杯,道:“我和她的感情在她决定背叛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割裂,没杀死她就是我给她的机会。”

    斯雷特尔轻笑一声,他没有回话,因为那是她的内部事情,他没有理由多事。

    他内心已经想到了那个叫莉薇小女孩的结局,但一切的前提是妮妮萝的计划成功。

    莉薇的来历他知道一些,在她遇见妮妮萝之前,她拥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好景不长,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她失去了所有亲人。

    妮妮萝当时救下了她,只有她。

    她有救她的原因,因为那场大火与她有关。

    一次任务委托的行动,一场纵火,莉薇的家人只是被不幸无辜殃及罢了。

    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同情,在她有所察觉救人时,只有莉薇活了下来。

    往后的年里,妮妮萝收养了她。

    教育,保护,传授。

    而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老人如今在团里已经所甚无几,他们不会说,因为妮妮萝不说,他们便不能说。

    她和她的感情像姐妹,更像母女。

    感情的培养需要一朝一夕,而感情的破裂却只需要一夜。

    如果阿莱克死了,那么乔亚也会死。

    如今的莉薇似乎已经将乔亚当成了未来的伴侣,如果乔亚死了——

    还真是一幕有趣的戏剧。

    斯雷特尔无奈想着,所以他大概知道妮妮萝内心的那份痛苦。

    她是人,她有感情。

    或许会因为什么让她与众不同,但她却没遗失那份属于人的感情。

    他不了解她的过去,就像她不了解他的过去。

    这是双方的默契。

    合作,利用,联合。

    这是他与她的关系便已足够。

    酒桌下,是横七竖八凌乱丢弃的空酒瓶,酒桌上,没有酒瓶,没有酒杯。

    斯雷特尔喝得不多,这个不多是对比妮妮萝所喝而言。

    他的量已经足够了,他不能再喝,因为再多,会造成反效果。

    而她没有,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在喝,她没有像他用酒瓶仰头而灌,而是一杯,一杯。

    她喝的很慢,看起来很慢,不知不觉才发现,她已经喝得很多。

    妮妮萝趴在桌子上,脸上笑着,笑得苦涩。

    “你喝多了。”斯雷特尔摇头道。

    “我知道。”妮妮萝将放在桌上的手臂弯在身前,脑袋枕了上去,眼睛闭着,嘴里喃喃。

    “看来你需要在这里睡一晚了。”斯雷特尔离开座位,走向吧台某处道。

    “呼——”

    妮妮萝没有回答,只留下轻微的鼾声。

    从吧台某处拿出一件粗糙的皮大衣,斯雷特尔走到她的身后,将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个时候,你才像一个女人。”

    斯雷特尔看着她娇媚微醺的面容,轻叹口气转身离开。

    清晨破晓。

    夏兰在镜前整理好装扮,他准备出门,出门应邀。

    镜前的脸色比起昨曰而言要好了多,苍白有,却不再病态。

    少女药剂师给的药剂的确有些作用,至少一直缓慢掉落的生命停止了,甚至有了少许回复,而代价是他的腿有些软。

    但对于上位剑士的体质而言,这点软并不能带给他多大的障碍。

    用完早餐,夏兰牵起侍从带来的马匹离开了金玫兰旅馆。

    “帕劳,需要跟上去吗?”

    在夏兰离开的金玫兰旅馆门口,阿尔林歪头向同僚问道。

    “再等等,洛斯林大人昨曰不是告诫了我们吗?很可能我们的跟踪被发现了,如果不够谨慎的话很可能会再次跟丢他。”帕劳在旁摇头道。

    在四王子府上,洛斯林并没有训斥这两位投靠而来的调查员,听到他们的汇报,他的兴趣愈加浓厚。

    他给了他们告诫,重新去完成他们的任务,他需要更近一步的观察。

    或许他不会是凶手,但不知为何,他对他很有兴趣。

    所以在当晚,帕劳和阿尔林入住了金玫兰旅馆。

    “侍从在那天听说了,他好像是被王立中央学院的两位女学生邀请去参加学院祭典,我想这次可能不会再跟丢方向了。”阿尔林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道。

    帕劳点点头,打了个手势示意阿尔林跟上后,边走边道:“不要抱有其他侥幸,否则今天的任务又失败了如何向洛斯林大人交代。”

    阿尔林轻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洛斯林大人要这么麻烦,直接抓去警卫厅里审问不就好了。”

    “这一点我也想过,可如果贸然的抓捕审问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信息怎么办?况且对方的身份到现在依旧未明,贸然的惊扰只会让他更加警惕,到时候想查什么也查不出了。”帕劳缓缓解释道。

    “可能吧。”

    这是夏兰第二次来到王立中央学院,而这一次与上次不同,即便天色尚早,可王立学院的大门外却是穿流不息着各个不同阶层人物。

    大门的侍卫比以往都要多,都要忙碌,每逢学院祭典来临的时候就是他们最繁忙的时候。

    面对每一个人物时他们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人物的背后是谁,或者他是谁,稍有差错很可能会换来无妄之灾。

    夏兰找到一处僻远少人的角落,将马匹收容换牌后便径直地朝学院里面走去。

    “夏兰哥哥!”

    刚走进学院不久,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玛姬的声音。

    夏兰转过身,看向声音处,只见玛姬身着着学院制服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处树下向他招手。

    四周过路之人偶有侧目,夏兰并不在意地走向玛姬的方向,来到她面前,看着玛姬微红的小脸,似羞涩,似激动。

    “怎么就你一个人?”

    或许出于对安全的习惯考虑,夏兰不由得问道。

    “本来昨天和拉琪说好一起来的,可是自从她昨晚回来之后就怪怪的,不管问什么她都不说,结果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叫她了。”玛姬苦恼着小脸道。

    “发生了什么事?”

    他知道那个女孩,因为她昨天那活泼开朗的姓格的确让人难忘,能让她一夜之间发生变化的事情难免会感到奇怪。

    “大概是和亚维斯又吵架了。”玛姬无奈道。

    “亚维斯是谁?”

    “你不记得了吗?就是上次带你来看我的那个男学生啊。”玛姬睁大眼睛道。

    回想片刻后,他记起了那个男生。

    感情上的事情他不喜欢插口,或者,他没有资格插口。

    所以,他转移了话题。

    “今天的人很多。”

    与玛姬并肩走在学院整洁的道路上,夏兰随意张望了一眼四周道。

    “是啊,因为每年的学院祭典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王都里各个阶层的多数勋贵人物都会参与,就连王立士官学院的学生都会在这一天放假来这里参与游玩。”说道学院目前的情况,玛姬语气兴致道。

    “你喜欢这里?”夏兰道。

    “喜欢啊,因为在这里学到了许多的知识,而且还交上了许多朋友。”玛姬仰着头,笑容满面。

    “玛姬!”

    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呼喊声,夏兰放眼望去,正见昨曰那位玛姬的好友拉琪迎面小跑了上来。

    “为什么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叫我?”

    刚一上前,没等玛姬有所表达拉琪就率先质问道。

    “这个——”玛姬难为地轻咬着嘴唇。

    “唉……”看到玛姬的模样,拉琪也意识到什么叹了口气道:“不要因为昨天的事情记挂在心里,我没有事的。”

    说完,她转向夏兰展露出开朗的笑容道:“你好,又见面了,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是的,我来了。”

    夏兰微笑回应着,他看着她。

    因为她的眼睛。

    即使掩藏得再好,眼睛始终不会骗人。

    他看到了她眼睛里浓郁不散的哀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