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琪——”

    床榻上,玛姬抱着一只布偶有些辗转难眠。

    “嗯?”

    尚未沉睡的拉琪发出迷糊地回应声。

    “我想…嗯,还是算了。”玛姬将怀里的布偶搂紧,话语间有些踌躇,似放弃某个想法后身子侧向了一边。

    “有心事吗?”拉琪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轻柔着朦胧睡眼道。

    “嗯。”玛姬细声呢喃道。

    “为什么不说了?”拉琪身子转向玛姬的床铺方向道。

    “不知道。”玛姬的身子缩了一下道:“有时候想说的时候却说不出来。”

    拉琪轻笑了声,伸手撑起脑袋道:“现在不说也不行了,你可是打扰了我好不容易泛起的睡意。”

    “对不起。”玛姬转过身子面对拉琪轻声道歉道:“只是心里忽然决定了什么,唯一能让我想起述说的只有你。”

    拉琪听后面露笑容道:“看来作为一个朋友我还是合格的,但是,玛姬,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么你为什么要顾忌这么多呢?像中午那次一样敞开心扉不好吗?”

    “这个——”玛姬将小脑袋埋进布偶中嗫声道:“只是说出来有些害羞。”

    “又是关于你那位哥哥的事情?”似乎察觉出什么,拉琪出声打趣道。

    “嗯。”

    “担心我会笑话你吗?”拉琪轻摇晃着脑袋道:“喜欢一个人的话并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如果连吐露出来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放在心里的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明天清晨能和我一起去找夏兰哥哥吗?我想邀请他一起参加学院的周年祭。”

    玛姬将小脑袋从布偶中钻出,轻咬细唇,仿佛升起了莫大勇气轻柔细声道。

    “原来你在纠结这件事情啊。”从中明白的拉琪叹道。

    “嗯,因为我自己没有勇气一个人去邀请夏兰哥哥,所以就——”玛姬道。

    “好了好了,那么明天一起去吧。”拉琪放下撑起脑袋的手,将身子转回过去道:“快点睡觉吧,不然明天早上起来的话会很困倦的,我想你也不希望一脸睡意出现在你夏兰哥哥面前吧。”

    “谢谢你,拉琪。”

    低声呢喃后,玛姬身心一松,抱紧的布偶手臂也舒缓开来。

    拉琪没有回话,没有沉睡。

    她的眼睛微张着,面上带着笑意。

    心怀爱情的少女偷偷释放出追逐的勇气,这样也好,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伤感。

    亚维斯,你也趁早死了这方面的心吧。

    一夜无话。

    王都很大,外来者时常要通过不断的询问才能抵达自己的方向,作为一个王都土生土长的贵族人家,拉琪对王都了解上也比常人多一些,尤其是繁华的地方。

    而金玫兰旅馆身处的恰巧是王都的一处繁华地段,对于这一带拉琪有些熟悉,所以寻找到这处地方并不费力。

    “夏兰哥哥,你的脸色——”

    在侍从带领下,拉琪和玛姬很快找到了夏兰的住房,而开门后,看见夏兰面色泛着病态的苍白后,玛姬忍不住担忧开口道。

    对于玛姬与拉琪的来访夏兰有些意外,他以为玛姬身上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对她说过,如果有事可以来找他。

    “没事,最近大雨中不慎着了风而已。”夏兰随口牵扯一个理由掩饰道。“你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听到夏兰的解释后,玛姬眼神依旧担忧看着他,因为她不相信他说出的理由。

    在她的印象中,他可不是那种一场大雨寒风就能击倒的人,何况如此不正常的面色也不是简单的寒风能造成的。

    看见玛姬没有回话,而被那双圆润水灵的大眼睛关心盯视着的夏兰别过头,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玛姬想邀请你明天一起参加学院的祭典,不过现在看样子可能不行了。”一旁的拉琪连忙帮衬玛姬说道。

    “学院祭典?”夏兰看向拉琪道。

    “是的,每年王立中央学院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祭典,那可是学院最热闹的时候。”拉琪解释道:“到时候学院里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所以玛姬想要邀请你一块参与,只是现在——”

    说完,拉琪看着他的脸表示遗憾地摇了摇头。

    “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目光移回到玛姬身上,夏兰轻笑了声道:“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我真的没有事的。”

    “真的吗?”玛姬关心道。

    “当然,难道你不相信我了吗?”夏兰道。

    “相信,我一直都会相信夏兰哥哥的。”面对他的信任疑惑,玛姬连忙点头道,但身上却仍旧散发着关心忧虑。

    “这么说来,明天的学院祭典你可以参加了?”拉琪站出来对夏兰道。

    “可以。”夏兰点点头,目光落在玛姬的小脸微笑道:“我可不想有人因此失望。”

    被注视说道的玛姬连忙羞涩地低下了头,身子也朝拉琪边后紧靠着。

    “哈哈——”如此有趣的事情让拉琪开心笑道:“不过你可别逞强哦。”

    “放心好了。”夏兰摇头道:“我的身体情况我最明白。”

    “难得出来一趟,不如一起游荡一下王都吧,我想这里有许多好玩的地方你们可能都没见识过。”

    事情目的达成,拉琪忍不住提议道。

    “没问题,来到王都如此之长时间我也没好好领略观赏这里,现在倒是可以弥补一下这个遗憾了。”夏兰同意道。

    “那就一起走吧。”

    说完,拉琪便牵扯着玛姬离开房门。

    “玛姬,这是我给你创造的好机会,回头可要好好谢谢我哦。”

    过道中,拉琪贴近玛姬的耳边细声道。

    “拉琪——”玛姬缩了下身子,显得意外羞涩。

    在她们离开后,夏兰沉下脸,他在想王立中央学院的此番祭典。

    对于这个祭典他并不陌生,虽然他从未参与过其中,但却并不妨碍他能了解。

    或许这次的学院祭典之行能给他带来意外收获。

    换好装束,镜子前。

    看着镜里的自己,夏兰忽然笑了出声。

    这是自己吗?

    或许有时候自己是谁早已经忘记了。

    陪伴两位少女的游逛之中,夏兰多数时间都保持着微笑,他的话很少,偶尔才会说道几句,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在听着那位拉琪的少女滔滔讲述。

    对比而言,玛姬与夏兰一样,他和她的话都很少。

    她想说什么,但是当她看见他的脸的时候,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吞了回去。

    她没有说话的勇气。

    她感到了奇怪,为什么之前她和他的谈话如此自然,可是在察觉自己心迹的时候却退缩了下来。

    面对过多沉默的二人,拉琪不仅充当着向导的角色,更多时候她都在撮合他与她之间的谈话,只是情况有些失望罢了。

    或许她该离开,因为可能是她的存在影响到了他们之间的交流。

    想到这点后,拉琪很快找到了离开的理由。

    想到就做。

    “最近的生活过得好么?”

    缺少了一直活跃述说的角色,气氛也安静下来,看见玛姬沉默,夏兰突然找出由头说道。

    “挺好的,只是最近学园祭的事情忙碌了一些。”玛姬细声道,或许正是因为拉琪的离开,她的身心似乎也放松了下来。

    “生活中没有得罪什么人吧?”夏兰道。

    “没有啊。”玛姬望向夏兰疑惑道:“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没什么。”夏兰微笑摇头道:“只是在想有没有人欺负你而已。”

    看来身后的两个人目标是自己了。

    夏兰眼角无意识地瞟向远处一个装作买卖的普通人,从旅馆一路跟踪下来,他不清楚他们的目标是谁。

    拉琪离开后,他们没动,目标不是她。

    而玛姬这样的小女孩从询问中貌似也没得罪过什么人。

    那么只有自己了。

    看来有某个方面的人注意到自己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的人,为什么要跟踪自己?

    打草惊蛇与摸清情况。

    夏兰选择了后者。

    暂时就留着你们吧。

    夏兰收回目光,转向玛姬微笑道:“今天没有课程吗?”

    “没有,因为明天是学院祭了,所以学院并没有安排课程,大家都在忙碌祭典上的事情。”玛姬说明道。

    “难道你没有祭典上的安排吗?”夏兰问道。

    “有的。”提到这个问题,玛姬低头嗫声道:“所以等会我还要回去学院里面。”

    “原来如此。”夏兰点点头道:“游逛了一个上午,想必现在你也累了吧,不如一起吃完午饭的时候你再回去好了。”

    “嗯。”

    午餐过后,夏兰将玛姬送回了学院,说好明曰相聚的时间地点后,二人分别。

    夏兰转身后,玛姬回望他的背影,秀拳紧握。

    她觉得辜负了今天拉琪的好意,明天,自己一定会争气的。

    回去的路上,身后的两只尾巴依旧跟着,夏兰心中冷笑,该是找出幕后的主使是谁了。

    一个转角。

    跟踪的二人发现失去了目标的踪影。

    ----------------

    停电碉堡了,写了一大段停电,文件丢失,忍!来电后继续,尼玛一会又停电!这是要闹哪样啊!!!差点崩溃不想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