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时候。

    德洛夫在家中与夫人孩子告别刚出门不久,他碰见了来自洛斯林派遣邀请的人。

    来人是他的一个熟人。

    查万,从前他在王都警卫厅调查科的一个晚辈。

    “德洛夫大人,真是好久不见了。”

    马车前,查万微笑招手道。

    “还真是让人意外的一个早晨,查万。”德洛夫上前点头笑道。

    “是啊,我也觉得意外。”查万道。

    上下打量了一下查万与他身后的马车,德洛夫道:“看来你找我有事。”

    “的确有事。”查万道:“有位大人物邀请您过去他那里一趟。”

    “看来你运气不怎么好。”德洛夫打趣道。

    “还在睡意当中就被人呼唤差遣,我想运气的确好不到哪里去。”查万摇头无奈道。

    “是洛斯林大人派遣你来的?”

    “想来德洛夫大人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乘上马车,车轮滚滚前行。

    “真是想不到,那位大人物居然将您也一道牵扯了进来。”查万背靠着马车软椅上,轻打了个哈欠道。

    “石板街的事情我比你们更早介入,我有我的理由。”德洛夫叹道。

    “哈哈,难道是弗伦纳大人?”查万露出兴趣道。

    “有一部分是。”德洛夫点头道:“你们那里调查得怎么样?昨天弗伦纳来的时候听说情况不太好。”

    “是有些不好。”说到正经事,查万有些沮丧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寻访中,根本找不到关于犯人的线索,王都里每天来往的人如此之多,很可能早已经潜逃了出去,现在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再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恐怕我们调查科的人就要遭殃了。”

    德洛夫皱眉沉默了一会后,道:“听说你们调查中发现了怪事。”

    “恩,我想弗伦纳大人和你说过了这件事。”查万神情凝重道:“最初的时候我们对那条线索并不重视,只是在那些人死之后,线索反而变得重要起来,只是——”

    “线头指向大王子府上的人,所以不好办了?”德洛夫道。

    “是啊,前去调查的同事都被赶了出来,事情也变得难办。”查万叹气道:“我们不敢得罪大王子的人,四王子那边更是追迫得厉害,夹在中间我们是最难受的。”

    德洛夫点点头认可道:“看来这些曰子你们的确很糟糕。”

    “不仅是糟糕!”

    查万语气有些激动,而后发觉自己失态后,急忙贴近德洛夫耳边细声道:“这件事情很可能会成为两个王子之间矛盾的爆炸,听我姐夫说,驻守王都的两个军团都异动了起来,加上最近流传国王再次病倒,我和调查科的同事分析,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好的话,很可能会造成让人难以接受的结局。”

    “唉——”德洛夫摇头摆手道:“国事勿题,国事勿题。”

    当年国王加雷七世血腥登位,本以为艾德里亚王国将会出现一位强势的君主,但是事与愿违,登位之后的国王反倒显得平庸碌碌,所有作为都在巩固自己的王位当中,似乎当年的血腥事变让国王开始缺乏对权位的安全感。

    恋栈王位数十年的国王迟迟没有定下自己的继承人,其中仿佛也有当年那场事变的原因。

    出于某种未知的考虑,国王将两位最有能力的王子留在了王都,给予权柄,仿佛在世人看来是国王对他们的漫长考验,更有人认为这是国王对群臣怂恿下的妥协,平衡中的结果。

    如今,国王愈加老迈多病,仿佛随时可能崩去。

    而争夺王位的两位王子之间矛盾更加尖刻,数十年前的那场让多数人遗忘的血腥事变如同将要重演。

    但事情未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清楚结局。

    一家陌生的高级餐馆。

    最上层的餐间空旷,安静,对比餐馆之下的热闹仿佛隔开成了两个世界。

    靠近楼边的餐桌位置上有一个人,他正坐在上面缓慢地喝着酒,眼睛却不时望向楼下街道上熙来攘往的人群。

    下了马车,查万表示德洛夫独自上去那间餐馆最上层,因为洛斯林在那里等着他,等着他一个人。

    德洛夫对这里有些陌生,王都很大,他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而这里只是其中之一。

    但这里无疑是一处繁华的地方,因为这里的场所都很高档,来往的人群从衣着面貌比起其他地方都要良好。

    他走进了餐馆,侍从很快礼貌微笑上前询问,简单说明来意后他被带上了餐馆的最高层。

    “有位客人将最高层包了下来,所以没人会打扰您们的清净。”

    来到最高层的时候,侍从微笑解释着情况后退下,德洛夫深吸口气,走向楼边那人那处餐桌。

    “来了?坐。”听到接近的脚步声,洛斯林眼神依旧没有回望道。

    恭敬地在洛斯林对面坐下,顺着他的眼神看下去,德洛夫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值得这位大人如此注意。

    “你知道吗?有时候站在高处俯看下面的人总会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洛斯林开口道。

    “但我们走下去的时候便与他们并无不同。”德洛夫道。

    “是啊——”洛斯林叹道:“即便是何种身份,我们终究会死,哪怕是上古的神明。”

    “所以死亡是最公平的,因为人人都会死。”德洛夫顺着话感慨道。

    “看见对面那间旅馆了嚒?”

    “金玫兰旅馆?”

    顺着洛斯林的眼神看去,德洛夫疑惑道。

    “是的,王都警卫厅的那帮废物里其中总算还有胆色的人。”洛斯林道。

    “大人——”一头雾水的德洛夫皱眉道,他需要一个解释。

    “我让人监视跟踪了那位大王子府上的幕僚,调查科的那些废物不敢得罪大王子,难道就不怕四王子了?不过还好有明智的人做出了选择。”洛斯林摇头道。

    “难道线索在那里?”

    德洛夫并没理会洛斯林对调查科的冷嘲热讽,毕竟那是他曾经热爱的一个工作地方,维护谈不上,但总归不会落井下石。

    “线索有一些,但是我需要验证。”洛斯林看着远处的旅馆,颇有意味地轻笑道。“四王子那里实在让人烦躁,所以就连这些小线索也需要我来调查,不过也好,多了些清净。”

    德洛夫有意无意将这些不敬的话语忽略问道:“大人能否告知我详情?”

    洛斯林转身视线,点点头道:“我想弗伦纳带给你了不少情报,尤其是那件怪事牵扯到大王子的时候就不由得不让人重视,我让人偷偷跟踪了大王子那位幕僚后,发现他居然是去秘密见了一个人。”

    “是谁?”德洛夫道。

    “一个从外地来王都的年轻人。”洛斯林轻笑道:“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根据旅馆的侍从调查,他是一位剑士。”

    “剑士?”德洛夫皱眉道,他想到了什么。

    “是的,一位年轻的小剑士,或者说是个小贵族。”洛斯林道。

    “大人,这与线索又有什么关联?”德洛夫疑惑道。

    “当然有,后来我让调查科的人再次询问了安博芬那位班恩的其余手下,结果得到了意外的消息,原来跟随班恩讨债的那些死人回来说过,当时是一位年轻的贵族救了那位大王子的人,而且还说道他的剑很吓人之类的话,不过当时的人只是听听罢了,所以在第一次调查询问的时候并没有说出来。”洛斯林缓缓道。

    “您怀疑案件与那位年轻剑士,或者贵族有关?”德洛夫道。

    “不清楚,所以需要验证。”洛斯林无谓道:“或许只是一个想投效大王子的人使用的小方法,不过旅馆的侍从说过,安博芬死的那晚那位年轻人回来得很晚,样子很疲累,所以才感到有趣。”

    “看来的确有了突破口。”德洛夫视线转向那间旅馆喃喃道:“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线索。”

    “除了验证一下,我想还需要些其他方法。”洛斯林举起餐桌上的酒杯轻饮口笑道。“你那里有什么进展吗?”

    话语转移到德洛夫身上后,扭过头,他有些摇头道:“缺少一个关键线索,但我始终没有发现。”

    他的助手发现了,但是他没有。

    德洛夫一直想过,当时的助手究竟遇见了什么样的事情才如此冲动兴奋地守住了那个凶手。

    “我想你可以去找找葛特丹区的一个人,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洛斯林微笑提示道。

    “是谁?”

    “安迪恩。”

    “他是谁?”

    “葛特丹知道很多事情的人。”

    德洛夫点点头,看来他需要去找葛特丹区的同僚寻求帮助。

    “咦?”洛斯林忽然发出疑惑的声音让德洛夫随着他的视线看去。

    金玫兰旅馆前,一个年轻人与两个身着王立中央学院服饰的美丽少女忽然从里走出。

    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会吸引人的眼球。

    “就是他。”洛斯林道。

    “他?”德洛夫仔细看去,突然觉得那位俊逸的年轻人有些眼熟。

    “大王子幕僚找的人。”洛斯林道。

    “我好像见过他。”德洛夫慎重凝视道。

    “恩?”

    “就是他。”德洛夫深出口气,认定道:“那天王都大雨,我和弗伦纳赶去石板街路上的时候,我无意中在雨中看见了他,当时他发现了我,那双凌厉得让人刺痛的眼睛很难让人忘记。”

    “可能不是他。”洛斯林轻笑了一声,眼神示意街道下两个平庸无奇的人跟上了那三人。

    “大人您说什么?”德洛夫道。

    “没什么。”

    洛斯林摇摇头,手指轻轻摩挲着指间那枚戒指。

    灰白,普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