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王都可能不太平。”

    橡木大道的那间酒馆,昏暗吧台后的那名中年男人一如既往地擦拭着手里的银色酒瓶说道。

    酒馆有些冷清,客人不多。

    有些人来酒馆或许并不是为了单纯喝酒,每个人的目的都不同,正如这间酒馆角落的一两个酒客。

    他们的酒喝得很慢,酒的度数也不高,因为他们并不想着喝醉。

    他们都是一个人,孤独,冷僻。但他们的眼睛却时不时瞟向吧台处的一个女人。

    他们知道她是谁,而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窥视。

    他们都爱慕迷恋这个女人,可他们从不敢上前搭话,只能这样在角落默默注视着那个紫色身影的一举一动。

    “王都什么时候太平过?”

    妮妮萝身子轻轻摇晃着,纤手放在唇边轻架着笑道。

    中年男人摇摇头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妮妮萝轻笑出声道:“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驻守王都的银翼军团与飞羽军团之间的不正常调动正常吗?”中年男人平静道。

    妮妮萝睁大着妩媚的眼睛,似有惊讶,道:“看来你弟弟带给你了什么不错的消息。”

    “是的。”中年男人点点头,道:“军官们似乎得到了什么消息,两只军队也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王都那两只狮子终于要掐了起来了?”妮妮萝侧头轻声问道。

    “有可能,但不一定。”中年男人道。

    “看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纤长细指在小巧鼻尖来回耸动着,妮妮萝微眯起眼睛,一会儿,她道:“不过这个时候别忘记上面的老狮子还活着。”

    “老狮子?”中年男人嗤笑道:“我想那只是一条老病狗。”

    妮妮萝微笑看着中年男人摇头反嘲道:“至少那是我见过最有能耐的老狗。”

    中年男人沉默一会后,道:“只是不知道这次他还能不能拴住那两只狮子。”

    “这点不用你担心了,他栓了十多年,恐怕比谁都有经验。”妮妮萝笑道。“但不明白最后那只老狗会选择谁。”

    中年男人听后讥笑道:“他不会选择任何人,他只相信自己。”

    “这一点上你知道的的确很多。”妮妮萝轻拍着手掌道。

    “不多,不少。”中年男人平淡道。“对待权欲他比任何人都要重视,即使他今天会死,他也会死在那个座位上。”

    “这是每个人内心追求的不同信念而已。”妮妮萝忽发感慨道。“我们和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中年男人没有否认,没有承认。

    “这一次对你有帮助吗?”妮妮萝举起吧台上的酒随意道。

    “不知道。”中年男人干脆道:“但该做的都做了,一切只看最后结果的好坏。”

    “看来每个机会你都从未放过。”妮妮萝道。

    “因为我害怕错过。”中年男人停下手中擦拭的酒瓶道:“所以每个机会我都会抓紧。”

    “但愿这是最后一次。”妮妮萝仰头喝尽杯中酒,眼神仿佛有些迷离道:“就是不知道我能否在离开之前看得见。”

    “未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中年男人摇着头,似答非所问。

    “希望不要影响到我的事情。”妮妮萝轻笑道。

    “这要看你的运气。”

    “我的运气一向不差。”

    妮妮萝摇晃着身子发出得意的笑声,引起纷纷注目。

    “最近你要小心一个人,不,更准确来说是两个人。”中年男人忽然正经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妮妮萝眉间轻皱,露出不解看向中年男人道。

    “看来酒精让你最近的警惕也下降了。”中年男人摇头道。

    妮妮萝听后,神色变得冷峻,似在认真思索,片刻后,她道:“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

    “知道乔亚吗?”中年男人叹道。

    “你想说莉薇身上有问题?”妮妮萝突然警醒道。

    “看来你的反应还没有迟钝。”中年男人点点头道:“不过认真来说问题是在乔亚身上。”

    “想必你获得了我所不知道的情报。”妮妮萝道。

    “毕竟我们之间存在利益关系。”中年男人道:“而我的这份情报获得渠道有些意外,我以为你知道,原来你不知道。”

    “怎么回事?”妮妮萝没空兜圈子直言问道。

    “乔亚这些天其实并没有离开王都,他去见了一个人。”中年男人平静道。

    “是谁?”

    “阿莱克。”

    情报出乎意外,妮妮萝条件反应下伸手摸向了大腿处的那把锋利。

    “不用紧张。”看见妮妮萝的模样,中年男人摇摇头道:“想来你的计划还没有被发现,但你那位帮手很可能泄露了。”

    事情还没到危险的地步。

    妮妮萝长舒口气,眼神微眯泛出寒光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请详细告诉我。”

    “情报来源不提,而我现在知道的是,乔亚和阿莱克的关系不一般,或许担心他的身份被直接发现,所以貌似他被安排成了间接观察你的棋子。”中年男人缓缓道。

    “通过莉薇?”妮妮萝迅速反应道。

    中年男人点点头,继续道:“我想你也知道莉薇藏不住秘密的毛病,像她这样单纯的小女孩一旦陷入感情的旋涡当中很容易无法自拔,对于自己的恋人更会坦露出许多他想要的内容。”

    “可是——”妮妮萝似乎察觉到什么问题道。

    “你在想,她既然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很可能会透露出多多少少的问题来吧?”中年男人打断道:“但你要清楚,年轻人的感情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很可能她已经按照乔亚的吩咐努力改正了在你们之间说出秘密的毛病。”

    妮妮萝神情凝重,脑海里思绪千转,这样的事情发生得莫名其妙,让人防不胜防。

    还真是狡猾谨慎的一个人。

    妮妮萝冷笑一声,似乎有了什么决策。

    “我想需要验证一下。”妮妮萝冷静道。

    “别太冲动。”中年男人提醒道。

    “我是那种人?”妮妮萝嘴角一勾,道:“我只会让那个自以为是的猎物一点点放松流干他的血!”

    “想来你已经有了办法。”中年男人道。

    “当然。”妮妮萝面容绽放妩媚道:“我不介意这样有趣的意外调料一下我的生活。”

    “不过,这次谢谢你了。”

    “谈谢不言早,你也会有回报我的时候。”中年男人道。

    “呵呵——”妮妮萝站起身,道:“我应该走了。”

    “角落的那两个人观察你很久了。”中年男人有些言不达意道。

    “他们?”

    妮妮萝眼睛瞟向酒馆角落时常偷偷窥视地那两个模糊的人影,轻笑道:“斯雷特尔,这个世界从不缺少懦弱的可怜虫,他们只会心中默默地勾画自己的美好,实际上他们却总是无动于衷,这样连勇气也失去的人,你认为他们有何资格让我多看一眼?”

    “你伤害了两个可怜人。”中年男人无谓道。

    “我只是在说一个现实。”妮妮萝笑容满面道。

    当妮妮萝离开酒馆的大门,角落的那两个人影站起身准备离开。

    佳人已去,何必长留。

    每年临近春夏交际,王立中央学院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周年祭典,数百年的传统已经让学院里的人们遗忘祭典最初的目的。

    仿佛这已经成为一场学院生们难得的欢畅放纵。

    在学院里某个偏远隐秘的屋里,有这么一群人围成了圈子。

    有人在外警戒,有人安静无言,有人窃窃私语。

    “我已经得到了消息,那天王国多数重要大臣都会参加周年祭的开场仪式。”有人说道。

    “那么国王会来么?”有人问道。

    “不清楚,听我父亲说国王再次病倒,可能不会出席这次祭典。”有人答道。

    “如果没有国王在场的话,那么我们的行动目的很可能会大打折扣。”有人不满道。

    “我想不会,王国里可以没有国王,但是不能没有处理行政的大臣,何况是如此之多的重要大臣。”有人冷静分析道。

    “那天的安排准备得如何?”有人发问。

    “没问题,大家都已经下了决心,该做的事情全部已经完成了,只等那天的来临。”有人兴奋道。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有人忽然担忧道。

    “不要说这些影响士气的话!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就算失败又如何?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有人狂热道。

    “没错!他们绝对没有那样的胆子,就算国王也没有!”有人附和道。

    “这个国家生病了,而我们就是治疗这个国家的唯一希望,此番行动,不论成败,我们都将宣告出共同的心声,唤醒每一个沉浸安逸的人们,如果他们不醒,我们会用鲜血利刃将前方的光荣道路劈斩而出!”

    忽然冒出的煽动感染了周围的人,他们齐声震吼,狂热喧嚣。

    他们仿佛失去了理智,他们的扭曲面孔让人感到恐惧。

    亚维斯因为兴奋激动地面颊涨红,拳头紧握举起,这一刻,他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事,心中只有那狂热追求的信念。

    他没有想过后果,在他心里认为男人就应该如此,人世疯狂走一遭才堪堪对得起自己。

    在他看不见的未来已经是个越来越黑暗的旋涡不断将他拉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