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妮的实验室。

    “看来你的导师留给你的财产很丰厚。”

    魔法照明打开,夏兰环视了一圈房间,宽敞,明亮。

    三个长形案台上放着各种炼制器具,周遭的墙角四处充斥着大大小小的杂物整齐摆放堆积着,井然有序。

    房间很大,所以杂物并没有给人带来拥挤狭小的感觉,夏兰随意打量着,似乎是对少女实验室的赞叹。

    “因为老师是王都炼金协会的成员,所以我也继承了他这里的实验室。”温妮在一个角落翻找着什么东西,转头露出笑容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

    “有一些。”夏兰点头道。

    目光停留在一处案台上精致繁多的炼制道具,夏兰可以理解少女语气中的骄傲,因为普通的学徒或者低级的炼金师要想将自己实验室布置完善的话,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

    而少女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就继承了整套设备齐全完善的实验室,这就是拥有一个导师财富的好处。

    往后的年里,她不需要为实验器具发愁,而她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实验将自己本身的能力提高。

    起点不同,未来也不同。

    但看似美好的背后,她也失去了导师的指导教育,在未来的道路里她只能凭靠自己摸索前进。

    有得有失。

    “找到了。”温妮忽然从杂物中举着什么东西轻松愉悦道。

    夏兰看了过去,发现女孩手中的貌似是一面镜子,他有些疑惑:“那是什么?”

    “透查镜啊…”少女转过身看向夏兰,小手摇晃着那面巴掌大的镜子道:“这是专门用于检查身体内部的镜子,通过它的观察可以将人的身体内部情况细致了解。”

    “很神奇的一件炼金产物。”夏兰点头道。

    “对了…忘记一件东西了。”温妮玩弄着手里的透查镜似乎想到什么惊呼一声,面对夏兰抱着羞赧道:“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

    夏兰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术者的实验室里总会有什么秘密,而这些秘密是他们最珍重的存在。

    “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我的话不能进来哦。”

    关上房门的时候,他听见了女孩的道歉嘱咐。

    通道里很安静,有时候很难想象王都炼金协会地下会是这般模样,但这并不奇怪,埃尔德兰中每一处炼金协会的地下基本都是如此。

    炼金是一个极其花费的职业。

    大多数的炼金师并不富裕,因为他们所获得的大多数金钱都投入到了自己的学术研究实验当中。

    而炼金协会最初成立的目的便是共同互助,但随着时代的变迁,每一处的炼金协会都形成了自己的利益地盘,为了保障自身协会的壮大,他们会在地下建设实验室提供给附属于他们的炼金师们。

    所以看似众多庞大的炼金协会其实是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利益的不同始终让他们无法真正团结。

    温妮的导师便是隶属于王都炼金协会的一名高级成员,凭借他的地位或许可以在外拥有读力的实验室,但是他没有,或许他已经习惯了在协会地下的实验室。

    要知道术者对于自己的实验室都存在着很深的感情。

    当他们有所成就的时候,也代表他们拥有了金钱地位,他们可以寻求更高的发展离开,但是温妮的导师没有,或许是对这里的留恋,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房门咯吱一声打开,温妮叹出小脑袋细声道:“你可以进来了。”

    回到实验室内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温妮手中拿着的透查镜却隐隐散发着洁白的光辉。

    “好像有什么不同?”夏兰指着她手里的透查镜道,原本质朴平凡的镜子会发光,的确让人疑惑。

    “因为上面安装了启动的魔石啊。”温妮抚摸着手里的透视镜,面容有些心疼道:“老师留给我的最后一颗魔石就这样用在它身上了。”

    明白这回事后,夏兰点点头道:“或许以后你可以拥有更多。”

    “真的吗?”温妮露出期许的笑容问道:“要知道魔石可是很贵的。”

    “真的。”

    魔石这两字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在炼金师炼制的许多东西当中,魔石都是启动它们的重要能量之一。

    “好了,现在你转过身,我要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内的伤害程度。”小脸残留着兴奋的温妮招手示意道。

    当夏兰转过身,他的背后泛起一阵舒适轻柔。

    “嘶……”

    透过镜面的观测,温妮似乎感到了什么不可思议。

    “怎么了?”夏兰侧头问道。

    “是什么样的伤害造成了你身体内部现在情况?”温妮握紧透查镜的手有些颤抖道:“看到它们慢慢侵蚀的模样真让我好奇,兴奋。”

    兴奋?

    的确,不少炼金师们的心思都醉心于学术研究的时候,他们的思想也会变得与常人不同,难道她也是其中一个?

    他转过头,看向背后小脸红扑四下兴奋观测的少女道:“你想知道?”

    “当然!这么好的实验素材我可不能放过。”温妮道:“而且如果知道是什么样的伤害,对于你的治愈也有很大的帮助。”

    “黑暗法术知道吗?”夏兰扭过头,声音平静道。

    温妮停顿住透查镜上的观察,身子探出,面露惊异道:“难道这是——”

    “没错。”夏兰侧头看向少女,目光冰冷道:“你会保密吧?”

    再次被那吓人的目光看着,温妮缩回身子小心道:“当然。”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身受黑暗法术的伤害,每一个都有他们的秘密,当你听到一个人的秘密的时候,你也要承担知道的后果。

    “我想你现在的情况有些窘迫吧?”夏兰忽然言不着调地问道。

    温妮拉扯了一下宽大的斗篷,仿佛要把娇小的身子藏在里面,低声回答道:“是的。”

    “如果,你的保密与治疗都让我满意的话,我会赞助你一笔很大的金钱。”夏兰说着,转身居高临下看着少女道:“反之,你会知道后果。”

    温妮有些战兢地退后,抬头,可爱的小脸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看向他道:“请不要再欺负我了好吗?”

    夏兰转过身,他不喜欢看见女人这样的表情。

    “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要有承担它的后果责任。”

    “我知道。”背后少女的声音有些哽咽小声。

    “我再问你一次,你确认有治疗的把握吗?”夏兰道。

    “应该有,老师的笔记中就有这方面伤势的药剂配方记载,我想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实验,那么我应该有能力制作出来。”温妮低着头,小手抹着眼角的泪水道。

    夏兰抬起手,虚戒一闪,一个布袋里泛着叮当响声出现。

    他将布袋放在一旁的案台上,道:“这里有500左右的金托尔,我想暂时足够你的实验,身体已经检查过了,而你呢?什么时候能给我答复?”

    温妮轻咬着嘴唇,似在犹豫谨慎后,道:“大概一周内会有结果。”

    “那么我一周后再来。”夏兰点点头,走到房门的时候他转身看向还在原地不动低头的少女道:“希望会有个好消息。”

    话落,房门打开,关闭。

    实验室内,温妮默默走到案台前将年轻人给予的布袋拿起,揭开。

    她将布袋颠倒,一枚枚金托尔掉落地面后发出一阵急遽地叮当响声,温妮蹲下身,小手捏起一枚金托尔。

    一声银铃的轻笑,女孩喃喃低语着:“终于有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