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妮小手捂着嘴轻声打着哈欠,半趴在招待台上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迷离的圆润眼睛耷拉着看向门外。

    天色阴沉沉的,雨水如丝落地泛起急促的滴答响声,偶尔闷雷响起,闪电霹雳,惊起纷纷芸芸。

    如此糟糕的天气也许没人会来吧。

    温妮无精打采的想着,哈欠更甚,小手朝肩膀处大斗篷内侧拉扯着,整个娇小的身子仿佛缩在其中瑟瑟。

    一阵冷风忽然灌入,温妮打了个颤抬起头。

    大门被打开,随即被关上。

    有人来了。

    夏兰将雨具收起轻甩着上面的雨水,衣服的下摆与短靴早已被沾湿淋透,双脚有些不舒服地抖动着,眼睛环视了一圈冷清的大厅。

    很快,他走向了招待台处,因为那里有一个小姑娘正一脸瞌睡模样呆呆望着他。

    “你好。”

    “您好。”

    温妮有些慌乱地站起来点头行礼,刚刚回神过来的她不免露出窘态。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温妮恢复常态,神色变得正经地礼貌问道。

    “我需要一名药剂师。”夏兰道。

    “请问…您需要药剂师做什么呢?”温妮听到药剂师这三个字后,不免露出讶异。

    “治伤。”

    “哦…原来如此,冒昧问一下,请问是什么样的伤?”温妮露出兴趣好奇问道。

    夏兰轻皱了下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有些事情不是她该问的,他没理由回答。

    看到对方的沉默,绷紧的俊逸面颊也皱起了眉头,温妮知道自己惹对方不高兴了,所以她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因为我也是一个药剂师,所以——”

    “药剂师?”

    坐招待台的药剂师?而且还是个小姑娘?夏兰皱眉疑惑看着她。

    “是的…前些天刚刚晋级的初级药剂师。”

    说着,温妮语气露出骄傲,还特意转过身,将裹在身上那件极不合身的大斗篷背面亮给对方道:“看见了吧,我没有说谎。”

    白色的大斗篷背后是一圈淡绿色图纹,花草与杯火缠绕。

    “的确。”这回轮到夏兰有些惊讶,他不会认为她在说谎,因为这里是炼金协会,没有人有如此胆量冒充,何况一个小姑娘。

    “哼哼,或许你可以让我来帮你。”温妮转过身子,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道。

    “抱歉!我需要的是至少中级的药剂师。”

    夏兰摇头拒绝道,他不否认这位小姑娘的身份,但是不代表他愿意接受她的建议,因为他的伤并不是普通的伤。

    “为什么?”温妮可爱的小脸露出不满道。“难道你在怀疑我的药剂水平吗?我就知道,所有人都轻视我的年轻。”

    “我想不是这个原因。”夏兰摇头解释道:“我不怀疑你在药剂师上有很好的天赋,但是我的伤你治不好。”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自己治不好?”温妮道。

    “身体内部的腐蚀伤害你治得好?”夏兰用着只可两人听见的声音道。

    温妮轻捂着小嘴,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看起来出身富贵的俊逸年轻人,身体内部腐蚀伤害,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她很好奇。

    “所以,我想请你做好招待的工作,麻烦带我去找一名能治好我的药剂师吧。”

    听到夏兰接下来的话,温妮小脸眉头轻皱,似在想着什么后向他试探问道:“如果我有治疗这方面的药剂配方,你会答应让我治疗吗?”

    “你?”夏兰低头眼前娇小的身影,语气显然带着怀疑道:“理由呢?”

    温妮仿佛感到希望,有些活跃兴致道:“因为我有这方面的治疗方法,你不是认为我的天赋很好吗?所以我的治疗你也可以放心,而且我的收费比起其他人都要便宜哦,你看——”

    “如果你有把握一个月内将我身体内部治好,我会同意。”

    他的伤一个月内必须要治好,他和她约定交易的那天已经不远,他不能让自己的伤成为拖累。

    既然收取了报酬,他就必须完成交易的承诺。

    “一个月内啊…”温妮有些苦着脸,面色犹豫,道:“一定要一个月内吗?”

    “是的。”夏兰点头道。

    “如果…我说如果,治不好的话怎么办?”温妮伸着脑袋试问道。

    “我会死。”夏兰眼睛变得冰冷凌厉盯着对方道:“你也会死。”

    “啊…”

    对方仿佛杀人般的目光让温妮身子一缩轻叫出声,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这样子吓人,但是她感觉到他不是在说谎。

    她更加犹豫了。

    夏兰就这样看着小姑娘,他没有说谎,如果到时候他的伤未愈就去刺杀一位巅峰上位剑士,他很可能会死,造成这个结果的人他会在死前杀死她。

    但这只是个想法,他的目的只是让她退缩,因为他还是不相信小姑娘有办法治愈好他的伤,而她不断对自己的推销已经让他疲倦,所以他想把她打发。

    “我能治好!”

    天人交战下的小姑娘忽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抬起头对视着他的危险目光,但身子不断地战战兢兢却出卖了她的紧张害怕。

    “你确定?”夏兰道。

    “确…确定!”温妮握紧小拳头仿佛在对自己鼓气道。

    “希望你不会后悔。”夏兰点头道。

    “绝对…绝对不后悔!”温妮鼓起小脸点点头道:“跟我去我的试验室吧,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可以,但是——”夏兰看了一下离开招待台的小姑娘道:“难道这里不用管了吗?”

    “不用了!既然有客人了我也不需要在这里赚取那么一点的试验材料费用了。”温妮头也不回地道。

    原来如此。

    夏兰点点头跟了上去。

    长廊,安静无人。

    “为什么你不去光辉圣堂的教堂治疗?我想那里应该有能力更好更快治愈你的伤。”路上无聊的温妮从宽大的斗篷探出脑袋望向一旁的夏兰问道。

    “我不喜欢那里。”夏兰简单回道。

    “是啊!我也不喜欢那里!”听见对方对教堂的排斥,温妮仿佛找到知己忿忿道:“都是他们的错,使得我们这些低级的药剂师出售不出药剂,仅凭着协会里的补助根本不够我们这些人试验,晋级的难度也让人痛苦难受。”

    “所以你就兼职着协会里的招待了?”夏兰目光看前,嘴上却回应着。

    “是啊。”温妮垂头丧气道:“可是那一点收入还是不够我的试验。”

    “你的导师呢?”夏兰问道:“我想你的天赋肯定有一位高级职称的药剂导师吧,为什么导师没有帮助你?”

    “这个——”温妮裹紧着两边的斗篷低声道:“老师前些年死去了,而我继承了导师的财产学术,所以我不能像老师的其他学徒一样改换导师,只能这样一个人坚持下去。”

    夏兰点点头,在炼金界里,一个高级职称的术者都有他们自己的独有学术,如果导师认可的一个学生成为继承者后,那么这个学生也将继承他们的所有不能改换门庭,否则的话就是背叛,这种行为会被整个炼金界排斥鄙夷。

    难怪一个小小的初级药剂师就有同意他要求的胆量,想必她的导师留给她的财产中就有治愈他伤势的方法。

    “说起来,试验室一般不是术者们的禁地吗?”走到长廊尽头,转身朝右的一处地下阶梯夏兰问道。

    “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位客人啊,所以特别给你一些待遇。”温妮露出笑容道。

    第一个…

    夏兰摇摇头道:“你真有把握?”

    “这个——”温妮的脚步也有些慢下来,小心翼翼看着他紧绷的脸道:“如果你愿意赞助我一笔试验费用,我想…应该有把握吧。”

    “钱不会是问题,但前提是必须在一个月内治好。”夏兰轻叹声气道。

    “没问题!只要有钱的话什么材料我都买的起,什么想做的试验也做得了。”一提到有钱,温妮小脸变得红润兴奋道:“我想凭借着我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

    “希望如此。”夏兰点点头道。

    后悔吗?有一些,但他不会去考虑后悔。

    走出楼梯后是魔法灯照亮的十字通道,温妮选了左边的一路径直往前,脚步声仿佛被四周吸收了般荡不起一丝回音,想必这里的墙壁也掺入了什么材料。

    炼金是一门庞大的学科。

    从FerNu法则诞生起,无数的职业俨然而生,而炼金就是人们最初想法中的一个伟大梦想,但最后,一位成功的炼金师发现炼制的一块黄金费用往往要大于黄金本身,所以炼金从最简单的目的开始转换成为不同发展的道路。

    炼金至此已经成为了一个代称,虽然发展的道路各异,但他们的手段却是一致。

    铭刻炼阵,沟通法则,等价交换。

    这就是炼金师。

    而药剂师只是一个普通的分支。

    成为炼金师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拥有沟通法则能力,这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炼金师;如同魔力一般,不是人人都能感触凝聚。

    所以,一位炼金学徒未必能成为优秀的炼金师。

    但一位法师学徒却有着成为优秀炼金师的潜质。

    魔法灯就是曾经一位法师学徒晋级无望接触炼金术后所炼制成为的一个产品。

    它的出现几乎照亮了整个埃尔德兰。

    而炼金界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炼金改变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