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

    风驰雨骤,闷雷电闪。

    相隔里外的是两个世界。

    洛斯林并没因对对方的话感到意外道:“你知道?”

    德洛夫点点道:“我知道。”

    “呵呵——”洛斯林轻笑了一声,扭着头四处看着房间周遭的狼藉道:“但屋外的那个蠢货却不知道。”

    德洛夫知道他指的是谁,对于这一点他却有着另外的看法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才能而已。”

    对于德洛夫的话洛斯林并没反驳,他没兴趣反驳,摸着一处石柱的破碎,扭头看向他道:“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来的路上我已经听弗伦纳说过这里的事情,但亲眼见过还是让我感到惊讶。”德洛夫声音有些低沉,他的目光望向地上那些尸体摇了摇头,道:“实在让人好奇来者杀人的动机。”

    “那些杂鱼贱碎我想并不需要你关心同情,我只需要知道安博芬身上的事情,或者说,你能调查出什么才是我关心的内容。”

    洛斯林嗤笑了一声,高傲的外表下是浓浓的不屑,他指着安博芬的头颅看向那位中年治安官直言道:“或许你不会让我失望。”

    德洛夫皱紧了眉头,他讨厌这个人,或许是对方的态度,又或者,他的全部。

    他并不会对他感到畏惧,他不是弗伦纳,他没有理由需要畏惧他,或许他的身份让人仰止,但这却不是让他畏惧的一个理由。

    他有他来的原因,他有所求,但前提是他需要先证明自己。

    屋内有些安静,德洛夫默默开口道:“杀人者解决了所有仆人护卫,他似乎不想惊动安博芬,又或者说,他不想留下认出他的活口,他很谨慎,而且——”

    他指了指安博芬尸体的断臂处道:“突然的刺杀看来并没有一击凑效,即便如此,安博芬也付出了一条手的代价才得以逃脱,接下来——”

    “一场激烈的战斗后,安博芬死了。”环视着周遭损坏严重的房间德洛夫摊开手道。

    “这么简单?”洛斯林轻笑了声。

    “你需要复杂?”德洛夫反问道。

    “不,只是这些信息没有用处。”洛斯林随意道。

    “如果不是简单的刺杀,我想杀人者似乎是为了什么而来。”德洛夫忽然说道。

    “怎么说?”洛斯林似有在意。

    “听弗伦纳说,房间的重要财物都没有丢失,但是我在安博芬身上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应该不是一件。”

    在安博芬尸体出蹲下,德洛夫举起他的左手对向洛斯林道:“不经意检查的时候,我留意到安博芬左手的中指处留有一圈长期佩戴戒指的痕迹,而且指骨间对比其他手指有脱落的状况,很显然,杀人者在杀死安博芬后很可能将对方的那枚戒指给蛮横拔了下来。”

    “你说,什么样的戒指值得杀人者这么重视?”洛斯林看着那苍白的死人手掌意味深长道。

    “不知道。”德洛夫回答很干脆:“我想只有杀人者知道原因。”

    “还有呢?你不是说还发现了其他有趣的事情吗?”洛斯林并未在意德洛夫的无礼岔开道。

    “尸体上心脏处的剑伤让我很在意。”德洛夫扯开安博芬尸体胸间的衣裳,指着对方心口那道贯穿道:“从其他的死者可以看出杀人者杀人都是干净利落的一剑,而安博芬心脏明明受了致命伤,可是凶手为什么还要将对方的脑袋给砍了下来,这有些不符合杀人者的杀人方式。”

    “或许那是对方的泄愤。”洛斯林有些奇怪笑道。

    “有可能。”德洛夫轻皱着眉,似乎认同他的猜测,很快,他将目光转到一边安博芬的头颅叹了声:“从他死前残留的面容,安博芬大概不相信有人居然能杀了他。”

    “又或许是他没想到杀他的是一位接触了FerNu法则的巅峰上位剑士。”

    “什么?”

    德洛夫惊呼出声看向洛斯林,却发现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平常人可能很难知道洛斯林说的是什么,但是德洛夫知道,从前在王都警卫厅调查科里他就知道了很多隐秘的事情,而那些隐秘对绝大多数人说就是危险神秘的象征。

    眼前的洛斯林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或许,他知道的可能比他更多。

    德洛夫的心有些纠结,他感到自己牵扯到了什么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就算他想现在退出可能也来不及了。

    他在一片模糊的未知中寻找着心灵救赎,他以为自己可以随时停下,但此刻他却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然没了退路,他回不去了。

    他开始后悔答应这次的调查。

    “怎么?很惊讶?”洛斯林出声打断了沉默。

    德洛夫看着洛斯林,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有一点。”

    “看来你明白了什么?”洛斯林呵呵笑道。

    “我可以现在退出这次的调查吗?”德洛夫神色正经道。

    “不能,我说过,我需要一个解释。”洛斯林指着安博芬的尸体道。

    “唉——”

    德洛夫内心叹了口气,明知事情结果他仍不死心,摇头甩开侥幸,现在他也只能身不由己不得不继续走下去了。

    “洛斯林大人,我想问一件事情。”

    “什么事?”

    “安博芬是什么环位法师?”

    洛斯林微眯起了眼看着面无声色的中年治安官,似在想着什么,不一会,他道:“高环法师。”

    “嘶——”

    德洛夫吸了口气凉气,他想过安博芬是个法师,但从没想到过对方会是高环法师,他实在想不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在王都隐藏如此之深,最可怕的是——

    他是四王子的人,他死了四王子自然是无比愤怒。

    但问题是,四王子隐藏着一位高环法师究竟有着什么目的?

    难道?

    德洛夫不敢再深想下去,当他换转思路时他又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能够杀死高环法师的那个人是谁的人?

    一团乱麻。

    他握紧了双拳,心情比刚才更加难受。

    “不需要担心太多,我只是简单的需要一个解释而已。”

    看着对方模样感到有趣的洛斯林笑道。

    舒缓了口气,德洛夫闭上了眼,他需要安静理清一下头脑。

    “洛斯林大人,如果不是巅峰上位剑士能够杀死一位高环法师吗?”

    睁眼,德洛夫提出一个问题。

    “可以,如果一位普通的上位剑士拥有破法武器的话。”洛斯林说完顿了下,侧歪了一下脑袋笑道:“你认为杀死安博芬的不是巅峰上位剑士?”

    “是的。”

    德洛夫吐出口压抑的长气道:“从我们知道的情况里,那位杀人者占据着暗中的刺杀主动,如果他是巅峰上位剑士的话,我想安博芬很可能在第一次刺杀中就已经死了,但是他没有死,反而让整个局面陷近了持久战中,我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上位剑士持着破法武器的话,才有可能造成屋子现在的糟糕情况。”

    洛斯林听后在房间内左右看去,有些认同笑道:“看来我有些疏漏,的确会有这个可能,一般的高环法师很难在巅峰上位剑士的连续刺杀下逃脱反击,而持有破法武器的普通上位剑士就没有这个实力。”

    “我想安博芬残留的面容可能是不相信一个普通的上位剑士能够杀死自己,而杀人者或许受了伤,所以才泄愤地砍了他的头颅。”德洛夫继续推测道。

    “恩——”洛斯林点点头,道:“然后呢?”

    “杀人者的线索,或许可以从刚才所述当中寻找。”德洛夫语气断定道。

    “啧啧——”洛斯林打量着一脸认真的中年治安官露出感叹:“看来你还是有一些用处,那么线索呢?”

    德洛夫来回走动理清着思路,道:“我想先询问石板街的人当晚有没有发现可疑之人,再者向王都教会与炼金协会中提出协助,调查今后一段时间内是否有身受法术伤害前来寻求治疗的人,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对方没有从王都离开。”

    “看来会需要很长时间。”洛斯林道。

    “是的,但是——”德洛夫看了眼对方,语气有些试探道:“或许可以从四王子的敌人身边开始调查,尤其是能够拥有破法武器能力的敌人,我想应该会有什么收获。”

    “呵呵——”洛斯林似笑非笑看着他道:“有时候要查一个人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件难事,但前提是有线索可循。”

    德洛夫点点头,四王子在王都里的权势的确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不否认。

    “还有其他的吗?”洛斯林询问道。

    “我想起一件事情,但不知道是否会和这个有关。”

    说到这,德洛夫有些踌躇。

    “什么事?”

    “前些天我下辖的区发生了两起命案,死者都是被人一刀毙命,干净利落,而凶手却至今不知道是谁,从刚才观察这里的尸体,虽然武器造成的伤痕不同,但是手法却有些如出一撤。”

    “哦?”洛斯林露出兴趣道。

    “我推测出那人可能是个上位战士,如果我有追寻到的什么线索,希望到时候能够得到您与四王子的帮助。”

    “可以。”洛斯林无所谓摆了下手道:“只要是上位战士的话就可以。”

    “谢谢,那么我现在可以告退了吗?”

    终于说出此番目的后,德洛夫内心一处轻松下来,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他想离开。

    “一起走吧,四王子那里或许也已经等急了。”

    -------------------------------------------

    感谢“两个小和尚”与“一天不曰上房拉屎”的打赏,尤其是“一天不曰上房拉屎”与《鬼畜天国》作者爱yoo王指出的缺点,真的很感谢你们。

    本来昨天可以多写出一章来,但是却始终不满意,删了改,改了删,直到现在才挤出一章,很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