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招惹到了一个大麻烦。

    夏兰摩挲着手中那枚铭有颠覆獠牙标志的戒指,不粗糙,不细腻,但却感到烫手。

    如果上面有着黄昏之蛇的印记或许没有那么麻烦,但是颠覆獠牙却与之不同。

    自加尔博得的信徒与追随者们分裂之后,所属黄昏之蛇的激进派在新信仰战争中惨遭失败,无数中坚骨干身死,尤其自光辉圣堂无尽的搜捕追杀中几近毁灭。

    相比实力保存完整的颠覆獠牙,残存下的黄昏之蛇再无往曰辉煌。

    当颠覆獠牙暗中实力愈加壮大,黄昏之蛇的人却从没向他们求援过,自从那场失败之后,黄昏之蛇的人认为颠覆獠牙是加尔博得的叛徒,如果他们也参与进那场战争中,或许埃尔德兰的局势便会发生改变,但他们没有,他们选择了彻底全面的隐入地下。

    从此两者不相往来。

    夏兰过去体验过埃尔德兰中无数的角色,而带着浓郁神秘的黄昏之蛇与颠覆獠牙他都有参与过其中,所以他更能深刻了解两者力量上的不同。

    如果说黄昏之蛇是黑暗中的大河,那么颠覆獠牙便是黑暗中的大海,地位同等于人间光辉圣堂般的强大。

    在夏兰手中铭有颠覆獠牙的戒指并不普通,它拥有着同类共鸣,虚戒储物,魔力增幅多种功能,它是颠覆獠牙中拥有地位的标志。

    事物存在两面,好与坏一念之间。

    思索片刻后,夏兰收入怀中,因为法则与法则间的排斥,它并不能被放入虚戒当中。

    它会像一个随时引爆的危险。

    因为光辉圣堂与颠覆獠牙都有手段探寻到戒指的存在,如何解释也成为一个致命。

    笼罩住所的结界在安博芬头颅掉下来的那一刻便化作虚无,每个法师的战斗都会引起FerNu法则中的轻微波动,所以安博芬不想招惹出其他麻烦。

    因为这里是王都。

    一个国家的中心远远不是表面上的那样简单,安博芬比谁都要清楚,所以他比谁都要谨慎。

    至于颠覆獠牙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夏兰没有多想,但他知道自己破坏了颠覆獠牙的一个重要计划。

    肯让颠覆獠牙布置了十多年棋子的计划一定不会简单,而且这个棋子可能远远不会是一个。

    那一刻,夏兰想到了一个可能姓。

    伪装结束,替换好战斗时破碎的衣服后,夏兰回到了旅馆,他很累,他想睡觉。

    他已经有好几年没体验过这种高强度的战斗,甚至是久违的受伤。

    「狂暴之蛇」带来的震爆伤害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表现出来,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内部里的腐蚀痛苦。

    黄昏法师是加尔博得的追随者,而加尔博得的本体就是一条巨大的毒蛇,所以黄昏法师的法术向来都充满着腐蚀阴毒。

    如果他不是上位剑士,或许在承受「黑雾泥潭」里的那次震爆自己就已无力站起。

    他需要治疗,王都炼金协会里的药剂师或许有办法帮他驱除身体内部的伤害。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夏兰忽然掀开枕头,从躺下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奇怪,因为有东西在枕头下。

    那是一叠皮纸。

    夏兰皱着眉,打开房间的照明,他看清了皮纸上的内容。

    这是军部资料库能够进出人员的资料。

    原来她来了,但是她也走了。

    看来她不想和他见面,至少现在不想。

    用虚戒收起文件,关掉房间的照明,他现在只想休息。

    第二天清晨开始,王都下起了很大的雨。

    石板街很热闹,因为666号的主人死了。

    其实最初发现的是班恩的头颅,而发现头颅的人是个很胆大的人,他知道班恩是石板街背后主人的一个得力手下,他想,如果把这个消息报告给那个人,自己或许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他的确有意外收获,因为他发现了安博芬和他的手下全部死了。

    即便他自诩胆大,那一刻他也被吓坏了,他把消息报告给了绯光区的治安官,在治安官带领着一群手下封锁住666号的住宅后,消息也彻底流传了出来。

    有人高兴,有人愤怒。

    “你能解释一下吗?”

    安博芬宅子的大堂中,一具具尸体被摆放整齐,有人站在安博芬的尸体边在问。

    “这个……”

    绯光区治安长官弗伦纳不断擦拭着虚胖脸上的细汗,他很紧张,因为他面前的人。

    “看来你也不知道?”那人叹了口气,目光却紧紧盯视着安博芬头颅那不可置信的面容。

    “或许有人可以调查清楚。”弗伦纳声音带着颤抖。

    “是谁?”那人迅速转头问道。

    “桐花区的治安官德洛夫。”仿佛被那人锐利的目光刺痛,弗伦纳浑身一激灵快速道:“他是我的同期好友,论起调查能力整个王都警卫厅里都没有人比得上他。”

    “原来王都警卫厅里那么多废物中还有人才?”那人冷哼一声讥讽道。

    “呵呵——”弗伦纳干笑一声显得有些尴尬,无地自容。

    “快去叫来吧,但是——”那人摇摇头道。“你要了解欺骗我的后果。”

    “不敢不敢。”

    得到命令后弗伦纳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房间急忙离开。

    他觉得今天实在倒霉透了,糟糕的天气,糟糕的命案,更要命的是专注这件事情背后的大人物,如果他不能拿出一份合理的解释出来,他的治安官位置肯定也到头了。

    他现在的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自己老友德洛夫的身上,希望这一次他能拯救到自己。

    “你觉得是谁?”

    安博芬宅子内的大堂只留下了那个人,有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那人摇头道。

    “什么线索都没有?”那个声音道。

    “有,杀人的是一名接触了FerNu法则的巅峰上位剑士。”那人肯定道。

    “在王都里巅峰上位剑士不多。”那个声音道。

    “呵——你不是吗?”那人语气带着嘲讽。

    “你认为我杀了安博芬?”那个声音反问道。

    “我可没有说过。”那人顿了下道:“但你要想好怎么和上面解释,毕竟你和安博芬的矛盾众所知晓。”

    “不劳你关心。”那个声音有些轻哼不忿后再也没有出现。

    那人没理会声音的消失,在安博芬无头尸身前蹲下,看着他残留的左手中指有些意味深长地低语:“难道没有人告诉他,有些东西不是这么好拿的吗?”

    --------------------------

    感谢“小新远行了”的打赏,感谢所有对本书支持评论的朋友,今天有些急事出门,所以字数有些少,晚上通宵的话看看能不能多写出一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