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法师。

    上古神话中幽暗冥府之主加尔博得的追随者。

    加尔博得是死亡,混乱,堕落的象征,他是一切秩序之神的敌人,而他的本体却是一条巨大的黑蛇。

    旧信仰战争中,加尔博得的虔诚信徒与追随者们被赐予了永生力量,而永生的代价则是他们的灵魂永堕冥府。

    但永生并不代表不死,如果他们的头颅被斩去他们会死,而且是灵魂彻底消散的死。

    永生是一个甜蜜的诱惑,它吸引着人们相继的堕落,无数灵魂被冥府之主加尔博得改造成了战士,他们奔向人间,他们席卷大半埃尔德兰。

    秩序之神们的战士即使联合也难阻加尔博得信徒战争的疯狂脚步。

    当人间平衡被打破,神战开始了。

    针对加尔博得的神战很快蔓延成为埃尔德兰混乱神系与秩序神系的对抗,所有神明兼被牵扯其中无一避免。

    最终引爆的众神之战结果也让他们全部陨落。

    而加尔博得本人也在无尽之海中与雷神奥尔同归于尽。

    当众神陨落后,他们曾经的神国冥府纷纷破碎化为FerNu法则的一部分,尤其在加尔博得身死,冥府破碎崩溃时,无数被囚禁的灵魂回归他们的主人。

    曾经那支纵横埃尔德兰不可一世的加尔博得不死军队陷入分崩离析。

    被加尔博得改造过的灵魂战士成为了不死怪物,而他的信徒与追随者们却失去了加尔博得赐予的永生力量。

    诸族开始的反攻彻底将整个加尔博得的大军击溃,屠杀。

    他们必须这么做,即使没有了神明,他们也不愿意沦落于这些怪物之手,更何况多年的信仰战争使得他们之间都有亲朋好友死于对方。

    这是双方不死不休的仇恨。

    最后残存的灵魂战士们远遁埃尔德兰中心,往后的年里,他们有了新的名字,亡灵。

    曾经那些加尔博得的信徒与追随者变得销声匿迹,仿佛彻底退出了埃尔德兰的舞台。

    当诸族彻底沉浸在新世界的诞生时,有那么一群隐迹在黑暗中的人在不断追昔着往曰的荣耀,力量。

    而他们就是消失的加尔博得最狂热的信徒与追随者。

    不知多少年里,他们在FerNu法则中寻找到了加尔博得遗留的力量,那是永生不死的黑暗力量。

    当他们以为即将再次席卷人间,但那份永生不死的力量里存在的巨大瑕疵扑灭了他们的想法。

    因为永生不能永生。

    他们获得了力量,获得了不朽的身体,可却没有最重要的永生。

    新信仰战争爆发后,加尔博得的信徒与追随者们内部爆发了剧烈矛盾,他们之间有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是该宣告他们的回归。

    但也有人认为世界已经不属于他们,他们需要的是寻找到真正永生力量的同时慢慢蚕食颠覆整个世界。

    有人急切,有人理智。

    最后他们分裂成为两个派系分道扬镳。

    黄昏之蛇。

    颠覆獠牙。

    而黄昏法师在两个派别中都存在着,他们只是理念不同,但力量终归一途。

    「黑雾泥潭」

    当空间再次陷入漆黑,夏兰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睁眼与闭眼似乎并没有区别,但两者的感受却丝毫不同。

    被动与主动。

    他习惯掌握主动。

    “似乎你忘了一件事情。”夏兰忽然开口道。

    “忘了什么?你的遗言?”

    安博芬传来的声音有些飘渺让人分不清方向,他很谨慎,他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即便是他占据着胜利的优势。

    “我是如何进来的?”

    夏兰的问话很平静,手中长剑却举在眼前,身体紧绷仿佛随时作出攻击的姿态。

    “你会说?”安博芬反问。

    “你想听?”夏兰再反问。

    安博芬稍有迟疑,忽然空间瞬间恢复明亮,他惊愕了。

    因为「黑雾泥潭」消失了。同时还有场间的那个人。

    熟悉的强烈杀机再现,安博芬似有预感扭开身子,但仍旧无法避免肩膀的一凉,他的反应很快,左手瞬间生成紫黑法阵。

    「幽移」

    房间的另一处墙根下,安博芬捂着右肩陡然出现。双眼却紧紧盯视远处那人。

    “你很古怪。”

    夏兰的剑锋插入地上的一只右手断臂举在跟前摇晃道:“比不上你。”

    “哼——”安博芬的右肩空空,因为他的右手在他躲闪时便被那人一剑削去,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现在他剑锋上的说不定就是他的头颅。

    夏兰甩开剑上的断臂缓缓向安博芬走去,他不会给他第三次逃脱死亡的机会。

    「缠绕魔藤」

    「狂暴之蛇」

    不给对方再接近的机会,安博芬左手张开再次生成紫黑法阵,其中图纹极速变换。

    夏兰正欲有所动作之时,他的脚下忽然冒出无数细小黑色藤蔓紧紧将其禁锢在原地,而安博芬法阵光芒再闪,又是数条黑蛇从他法阵当中飞舞而出。

    当黑蛇临近,夏兰将长剑迅速斩向地面黑色藤蔓的根源,那一剑像是黑藤的天敌,下一秒它们便化作股黑烟消散,在黑蛇冲击来临的刹那他便已脱离开来。

    “轰隆——”

    数条黑蛇集体撞向夏兰本该存在的原地发出强烈的震爆,引发的烟尘中冒出一个身影,其速无比之快直奔安博芬。

    「蛇骨护盾」

    安博芬舒缓了口气,因为他在对方长剑劈斩而来时前便将另一个防御法术释放了出来。

    面对陡然出现的巨大蛇头模样的白骨之盾,夏兰毫不犹豫地一剑劈斩而过。

    “咔嚓。”

    安博芬面色一变,因为眼前他最后的保护被斩开了两半。

    “看来你很不甘?”

    夏兰的长剑架在安博芬的脖颈说着他说过的话。

    “的确不甘。”安博芬仰起脖子冷笑看着对方,似乎毫不在意脖颈的那一剑,道:“但输给一位接触FerNu法则的巅峰上位剑士而言,无话可说。”

    “我想你弄错了。”夏兰摇摇头道:“我不是巅峰上位剑士。”

    “不可能。”安博芬皱眉断定道:“否则你怎么能斩开我的法术。”

    “这个世界总有你想不到的事情。”夏兰道。

    “的确让人想不到。”安博芬的眼角瞟向脖颈的剑锋轻哼道。

    “似乎你并不怕死?”夏兰的长剑在安博芬脖颈划出一道血痕平静道。

    “因为我不是一般的黄昏法师。”安博芬脸上露出嘲弄。

    原来如此。

    银光闪过,头颅飞起。

    “而我也不是一般人。”

    看着掉落在地上安博芬头颅脸上不可置信的面容,夏兰收剑平静道。

    或许安博芬认为自己不会死,但他死了。

    普通的黄昏法师被斩去头颅会死,但掌握着灵魂重生的黄昏法师不会,当他们的头颅被斩去时,他们的灵魂也会回归灵魂命匣①得以重生。

    这是加尔博得信徒与追随者们在追求永生力量道路当中的一个另辟蹊径。

    但夏兰的那一剑却连同他的灵魂一道斩灭,彻底将安博芬重生的希望给断绝。

    这是天赋。

    系统给予的无所不斩天赋。

    天赋:斩断(一切处于FerNu法则中的事物皆可斩去)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斩去他的结界,他的法术,他的灵魂。

    在埃尔德兰,法师往往会是战士的克星,如果战士没有破除法术的武器,抑或他们没有接触FerNu法则的能力时,法师的力量往往会牢牢掌控着整个战斗局面。

    夏兰是个剑士,但他却从不惧怕法师。

    当他发现这座住所外结界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目标会是一个法师,而他拥有斩断法术的天赋,当法师的法术失去作用,他们也与常人无异。

    最重要的是,他并不认为里面的法师有多强大,因为强大的法师们往往都隐藏在了尘世。

    他们追求FerNu法则中的真理,他们不屑于凡尘俗世,如同上古众神高高在上俯视人间。

    第一次偷袭暗杀,安博芬没有死,夏兰选择了慎重示弱,他需要了解这个人,了解如何杀死这个人。

    第二次他了解了这个人,他用语言暂缓麻痹了对方下一步的法术动作,他施展了斩断天赋,甚至使用了《疾行》②仍未杀死对方,因为安博芬的紧急反应的确让人称道。

    第三次,没有第三次。

    夏兰在安博芬的无头尸身蹲下,伸手抓起他的左手,目光紧紧盯视着手指间的那枚戒指。

    银灰,普通。

    将那枚戒指蛮横拔出,他看了一眼戒指内侧。

    “Jsneroy”

    这是颠覆獠牙的标志。

    ---------------

    ①注:灵魂命匣,中环之上的黄昏法师才能掌握的灵魂重生法术,他们抽取自己的灵魂之力铭刻在命匣当中,当他们头颅被斩去,灵魂也会因命匣上的铭文图纹所收回得以重生,但每一次的灵魂重生都会消弱他们的灵魂之力,直至最终消散。

    ②注:《疾行》,效果:短距离身形爆发移动,冷却时长一个自然时。

    --------------

    ps:感谢老虎2758与浮生非梦的第一次打赏,还有鹤羽翔天的赞赏鼓励,一直觉得自己写的没有水平,而且更新上更是半天才憋出一章,总觉得会对不住你们的支持。

    看到有书友提出的背景人物,其实我是打算慢慢在主角的任务过程中一点点解开的,比如这一章,安博芬的出现不仅仅是交代一个背景,还有其他的含义。

    因为我会考虑到每一个出场人物的价值与后续联系,而且大纲一直被我添加修改,真希望未来的某一天自己能曰更上万回报你们。

    最后,谢谢每一个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请不要因为我的字数太少而嫌弃,轻轻的一个收藏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不会TJ的,这是很郑重的承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