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轻拂带来瑟瑟寒意。

    夏兰微眯着眼看向远处那座灰白高耸的建筑,夜色已深,灯火依旧。

    他在考虑着是否需要惊动那座建筑的主人,或者还是选择悄然无息,两个结果在他一步一剑之间。

    如果他不是上位剑士,他的感知发现不了那处建筑主人在这外围布下的结界,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预警结界,但其中的隐秘程度却丝毫不简单。

    不简单的结界,说明布下结界的人同样不简单。

    如果他选择往前踏出一步,结界的主人会发现有陌生人闯入。如果他选择斩开结界,结界的主人不会发现,因为他有能力斩开结界而不让结界主人发觉。

    事情似乎有些脱离了想象范围,夏兰自己也没有想到会遇见这样一个意外,更让他意外的是,在他发现结界收回脚的时候,脑海系统中刷新一条新的自由选择任务。

    “杀死绯光区石板街666号的主人安博芬。”

    难得有任务与他的目的一致,夏兰思索片刻后便接了下来。

    他不知道结界主人的实力如何,贸然接下任务似乎显得轻率,但他知道,结界的主人并不会太过强大,至少对于自己而言。

    因为他知晓能布下结界之人的那个世界。

    “伪装”启动,夏兰变换了一副模样,他不想对方认出他的脸,除非有绝对把握,他不会轻易暴露自己。

    夏兰举起了剑,深邃的双眸紧盯眼前一步地面。

    他出剑,只是刹那,剑锋划过一道笔直裂痕出现身前,如同面容上的丑陋疤痕印在大地。

    他抬脚向前,毫无犹豫。

    那肉眼不可见的结界仿佛张开了一处大门恭迎着他的进入。

    他做出了选择。

    安博芬没有家人,过去没有,现在没有。

    人们以为他不愿,或者,不敢拥有。

    因为每一次石板街的洗牌,原主人的家人都会惨遭杀生之祸。能在那个位置的人,他们会得罪很多人,而当他们失去地位的那层保护后,汹涌而来的报复会毁灭他们的一切。

    很少人能善始善终,这也是石板街最高荣耀背后的残酷。

    当你得到了什么,你也将失去什么。

    安博芬上位后,他杀死了原主人的全家,在这残忍酷烈的手段背后,或许他更能了解家人这两个字背后的沉重。

    但谁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呢?

    在他高堂华厦的大宅里只有少数的仆人护卫,冷清,凄凉。每至夜临,仆人们都会将屋里的灯火点起,仿佛是在驱散黑暗带来的阴森恐惧。

    安博芬似乎从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他的护卫不够多。

    而他的敌人却从不会因此对他小觑,他们只会认为这是安博芬等着他们跳出来的陷阱。

    事实上,安博芬的确没有设下陷阱。

    所以夏兰在潜进那座住宅的时候已经将外面的护卫全部悄无声息的轻松杀死。

    安博芬的书房。

    他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闭眼半躺着,如果不是他的手指在扶手处不断轻敲着,或许会以为他已经沉入睡眠。

    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安博芬的眉间稍皱,因为他的安静被打扰了。

    房门被大力推开,安博芬忽然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很浓郁,在他睁开眼后他知道了为什么。

    “大人!有…有敌人…杀……”

    推开房门的侍从浑身沾染着鲜血,他的一只手还紧紧抓着门把,似乎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的眼睛里带着惊惧,求救,磕绊的话语尚未说完便无力倒在了地上。

    有敌人入侵?不可能。

    听完仆人最后的话语,安博芬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结界并没有向他预警。

    但如果真有敌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有能力破开自己的结界不被他所发觉,但是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样一个人,难道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想到这,安博芬面色有些阴晴,右手无意识的摸向左手中指的一枚不起眼的戒指,他站起身离开座位,无论如何,他需要知道敌人是谁。

    安博芬踩踏在房门下死去仆从的身体走出,刚欲转头,一股强烈的杀机瞬间而至,来不及任何反应,心口忽然一凉。

    一个人,一柄剑。

    人在眼前,剑穿心口。

    长剑一拔,在安博芬胸前带出一片血花,这股力道冲击着安博芬蹬蹬后退数步。

    “你是谁?”

    安博芬没有倒下,他捂着心口,半跪在地上抬起头看向那位“刺客”冷问道。

    “你没死?”那人回答。

    “很奇怪?”

    安博芬露出阴沉的笑意站起身道,仿佛毫不在意心口那处仍旧流淌鲜血的刺穿,他看着眼前之人,很平凡,很陌生。

    那人很沉默,手中的剑再次作出攻击状态,既然第一次杀不死,那就再杀一次。

    “看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话可说。”

    安博芬张开左手,中指那枚无名戒指忽然闪烁出细微的光芒,一道紫黑法阵在安博芬的脚下砰然生成具现。

    那人警惕地退后一步。

    “哈哈——”看见对方的样子,安博芬忍不住戏谑道:“不用紧张,只是开启一个结界罢了,我可不想引发出什么其他麻烦。”

    说完,安博芬脚下的紫黑法阵开始不断扩大蔓延,它的光芒越来越淡,最后化作无形,但“刺客”知道,整个住宅都被一股规则力量所笼罩。

    “看来我需要给我的仆人手下报仇。”安博芬似乎感知到屋子内的安静想到什么,看向那名“刺客”带着笑意道。

    回答他的是夏兰爆发速度迎上来的一剑。

    「狂暴之蛇」

    这次的安博芬再不是毫无准备,在夏兰刚踏出脚的一瞬间,安博芬向前张开左手,半人高的一个紫黑法阵忽然出现。

    夏兰剑锋尚有一步之遥,安博芬左手的紫黑法阵突然间冒出数条漆黑蛇头,它们三角脑袋的双眼泛着幽绿,刹那间张开大口,露出尖锐毒牙朝着眼前敌人汹涌吞噬而去。

    触不及防的夏兰连忙退后闪避开来,手中长剑化作圆舞抵挡着狂暴黑蛇不同方向的冲击,但黑蛇的每一次冲击过后便会形成震爆,每一次的阻挡夏兰都需要承受震爆带来的巨大力道。

    他有些狼狈,虽然黑蛇震爆过后会形成黑雾消失,可安博芬法阵中的黑蛇却仍源源不断的飞舞而出。

    他需要解决黑蛇的源头。

    多番抵抗黑蛇的进攻里,夏兰也发现了黑蛇的弱点,它们没有头脑,丧失灵活,如果及时躲避开来,它们攻击会直撞而去震爆消失。

    他开始有意识的进行规避,而距离却越来越接近安博芬。

    安博芬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的动作,因为他从不会轻视自己的敌人,他发现他的行动变换的时候,他便知道他要做什么,这是一个战斗法师的直觉。

    他手中的法阵再次亮起光芒,黑蛇不再涌出,紫黑法阵图纹开始变换。

    「黑雾泥潭」

    紫黑法阵光芒一闪,法术图纹变化完毕。

    瞬间,整个空间都化作一片黑暗。

    仿佛失去了视觉,夏兰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知道安博芬的位置,他需要作出瞬间攻击,不然他可能再难找到安博芬的位置。

    可是他的行动受到了阻碍,因为他的双脚仿佛陷入了沼泽泥潭难以动弹,他错失了最好的进攻机会。

    剩余的黑蛇攻击并未因黑暗所影响,夏兰再难以进行躲避。

    一股强烈的震爆让整栋建筑产生了轻微晃动。

    安博芬散去黑雾,他在远处长栏微笑看着倒在地上的夏兰,道:“你似乎比想象的要弱小。”

    他知道他没死。

    地上衣衫零碎的夏兰挣扎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安博芬依旧目光冰冷道:“黄昏法师?”

    “呵呵——”安博芬抚摸着左手中指的那枚无名戒指笑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黄昏法师的特有法术怎么让人忘得了。”夏兰嘲讽道。

    如果说「狂暴之蛇」是个意外,那么「黑雾泥潭」这种还能蒙蔽一切感知的法术就不是意外,更不用提为什么他被长剑穿心仍旧不死。

    “看来你很不甘?”安博芬笑道。

    夏兰抓紧手里的长剑,支撑着受伤的身体摇晃站起来道:“只要我没死,我就不会不甘,只有死人才会不甘。”

    “但你很快就会是个死人。”安博芬似乎在说一个事实。

    “也许会是你。”夏兰道。

    安博芬张开双手,语气带着挑衅道:“我在这里,你能杀我?”

    夏兰沉默了一会道:“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王都光辉圣堂的人没发现你。”

    “看来你不是光辉圣堂的人。”听完夏兰的话,安博芬露出讥笑:“如果这么容易让人发现的话,我们还会存在吗?”

    我们?

    夏兰明白他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

    “说说吧,你又是哪个地方派出来的人?”看着对方沉默,安博芬也想知道点什么,或许对方什么也不会说,但总比什么都不问要好。

    “我只是一个想要你命的人。”夏兰平静道。

    “有趣。”

    安博芬伸出左手,紫黑法阵变换着图纹生成。

    “但是很遗憾,这么多年想要我命的人都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