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处繁华的背后都充斥着鲜为人知的复杂利益纠葛。

    绯光区的石板街。

    这里是整个绯光区最为繁华的商业街,每天从这里流通的金托尔数不胜数,如此巨大的利益让无数人蜂拥而至,因为他们都企图在其中获得属于自己的利益。

    每个人追求利益的手段途径都不同,正规,不正规,目的终归相同。

    石板街666号。

    这里是石板街的尽头,一处远离石板街繁荣的僻静处所,当有新人来到石板街追寻利益之梦的时候,这里的老人会告诫他们,如果想顺利在这里扎下根,你的第一件事情是去拜访那里的主人。

    因为那里的主人是石板街繁荣背后秩序的主人。

    他的名字叫安博芬,十多年前石板街背后秩序重新洗牌后的新主人。

    商业间利益竞争的残酷程度往往让人难以置信。

    绑架,暗杀,纵火。

    他们不择手段,无所不为。

    而一切都是为了利益竞争上的胜利。

    但在石板街你很少看见这些,因为这里已经形成了它的规则秩序,所有人都遵守的规则秩序。

    很久之前的石板街并非现在模样,商业上的混乱无序让这里渐渐萧条,一个精明的商人来到这里后,他发现了其中隐藏的巨大商机。

    当其他商人忙碌于尔虞我诈的斗争时,这位商人散尽家财,他贿赂了这里的治安官,招募了一群得力佣兵,他宣布定下这里的规则。

    精明商人的规则很简单,他维持这里的安定,调解竞争的矛盾,而他们需要付出的是商业利润的一成。

    有人反对,有人赞同。

    当鲜血在石板街流淌,暴力蛮横压制一切,所有人开始认清现实。

    精明商人的冒险投资成功了,他不仅给自己带来了巨大收获,同时石板街也迎来了繁荣稳定的新生,但他也死了,被一个眼红于这个位置的人篡谋杀死。

    这片区域的治安官并不在乎石板街秩序的主人是谁,他们需要的只是源源不断从那里获得的分润。

    精明商人虽死,但他制定的规则却流传了下来,不知多少年,无数人为这个位置前仆后继,因为那是石板街地位财富的最高象征。

    十多年前,石板街的主人死后引发一系列的明争暗斗,昧昧无闻的安博芬悄然脱颖,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年轻人的过去,但他们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上位手段的辛辣残忍,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的大人物。

    石板街发展至今,繁荣背后的巨大利润已经让王都中的权贵人物熟知垂涎,每一个争夺人的背后都存在着一位大人物,因为他们都想将这份利润揽入怀中。

    权贵们定下了游戏规则,他们选中自己的代言人,任凭他们的争夺却不能干涉,争夺的结果不得反对,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自己的眼光。自己的问题。

    而安博芬背后的大人物传闻便是一位王子,一位拥有实权的王子。

    石板街666号位处一片高地,这里有一栋华丽的大宅,站在大宅的阳台居高临下便可一览远方石板街的繁荣,仿佛那处所有都在自己掌中。

    所以,这里一直都属于石板街历代背后的主人。

    十多年过去了,安博芬也从年轻时段过去,如今的他更像一个彬礼有节的勋贵,仿佛过去那残忍无情的狠辣年轻面孔早已消失。

    他的书房。

    安博芬安静地听着手下的回报。

    早前班恩回来的时候告诉了他计划被一个年轻人打乱,一个听起来有些麻烦的年轻人,对于这种意外安博芬并没有在意,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就知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一直如意。

    没有一番坎坷艰难反而才让人起疑。

    但计划被意外打断仍旧需要继续,所以他派出了自己手下去进行调查监视,他需要知道“意外”的情报。

    “你说,那个年轻人并没有什么麻烦?”

    听完手下的回报,安博芬弯着身子,放在桌上的手不自居摸向下巴扎撒的短须,他有些疑惑。

    “是的,据我调查这个年轻人并不是王都里某位权贵的子孙,似乎是从外地游历而来的一个年轻勋贵。”

    吉伦回答很肯定,他在安博芬手下已经做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这是他对自己情报专业的自信。

    “班恩,你不是说过他的剑术很好?”安博芬转向书房角落几乎让人遗忘的手下问道。

    “是的——”班恩上前恭敬答道。

    “有多好?”安博芬侧歪着头好奇。

    “不清楚,但内心告诉我,我没把握赢他。”班恩老实道。

    “嗯?看来对方应该有中位剑士的水准。”听了班恩的话,安博芬点着头,似乎有些赞赏。

    “那么,大人,接下来该如何处理?”一边的吉伦恭问道。

    “恩——”安博芬有些沉吟,想了片刻后道:“看来我们需要将麻烦给处理先,但他的情报我需要更加细致,我不喜欢麻烦,尤其是疏忽上的麻烦,懂了吗?吉伦?”

    吉伦点点头,道:“我想最多只需要三天。”

    “三天?”安博芬摆摆手,并不满意道:“最多只有一天的时间。”

    “可是——”吉伦有些皱眉道。

    似乎看出吉伦担忧什么,安博芬笑道:“我不需要你了解得太多,我只需要知道杀了他是否会有什么麻烦而已。”

    “那么一切如大人所愿。”有了情报目的,吉伦也放下心来道。

    “老板,我呢?”见到同僚有了任务,班恩有些急切站出来,自己已经在老板交代的事情上出了差错,现在的他急需弥补挽回他在老板心中的形象。

    “明天去找克利福兄弟,我想有笔生意给他们。”

    交代完事情后,安博芬挥散了两个手下。

    他需要安静呆一会,因为他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思考,至于那个年轻人的麻烦,或许只是一个小问题罢了。

    因为他并没有足够价值让他放在心上。

    夏兰在前往石板街666号的路上,因为他打听到了自己目标的位置在哪。

    打听一个人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尤其对方是一位名人的时候,或许你知道的信息会远超出你的想象。

    安博芬是名人嘛?是的,至少在石板街他是最出名的人。

    夏兰有些意外,因为他知道的安博芬似乎并不是一个小人物,相反,他是一个大人物,至少在石板街人们眼里的大人物。

    快临近的时候,他看见了几个“熟人”。

    “班恩?”

    吉伦与班恩离开安博芬的住处后一起回去石板街的路上,他们碰见了一个人。

    夜色很浓,他们在远处看见了一个人,但是他们没有看清他的面容。

    当他走进,凭借着稍远魔法路灯的光照,吉伦看清了,班恩停下了。

    吉伦认为班恩认识走来的那个人,这是他的直觉,所以他出言叫唤了一声班恩。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班恩皱眉看着眼前之人,如临大敌,伸出手臂将吉伦拦在身后警惕道:“吉伦,这就是那位年轻人。”

    “什么?”

    吉伦的心顿时咯噔一下,他只从手下的调查里根据分析了解过这个年轻人,但并不代表他见过他,或许在吉伦的心里,这个年轻人也并不让他关注,他只是简单的尽到自己职责。

    现在他看清了这个年轻人,标准的勋贵少爷装束,腰间配有长剑,唯一让人奇怪的是他的面容。

    冰冷,无情。

    “我觉得很巧,为什么你会在我面前。”年轻人很平静,一手伸向腰间的剑柄开始缓缓拔出。

    “你要做什么?”看见对方的拔剑动作直让班恩头皮发麻质问道,护住吉伦的手也控制不住有些颤抖。

    吉伦根本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但他可以知道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怀好意。

    “吉伦你快回去告诉老板这里的事情。”当对方的长剑彻底拔除,班恩一把将身后的吉伦推开怒喝道。“我会尽量阻止拖延他,我这一条命就看你了!快!快!快!”

    班恩一连说了三个“快”字,愣惑的吉伦立刻清醒知道要发生什么,所以他转身就跑。

    “跑得了?”

    年轻人刚刚说完,手里的剑鞘便从手中飞出,化作一道银光直接射向远处狼狈奔跑的吉伦。

    “不!”班恩看到了年轻人的动作后顿时发出怒吼,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银光射中了吉伦,他听见了一声惨叫,他看见了远处吉伦的倒下!

    “为什么?”班恩握紧拳头看向年轻人发出愤怒的声音。

    是的。为什么?

    突然冒出,突然杀人。

    如此事情发生让死亡都不得已安息。

    “想知道?”年轻人将长剑平举看着他面无表情问道。

    “是!”班恩下意识的回答。

    忽然间,班恩眼前的年轻人消失了,他瞪大了双眼,他感到脖子一凉。

    “很多人都想知道,你只是其中一个。”

    年轻人的声音在他背后。

    但是班恩动不了,说不了。

    他那魁梧高大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发出“轰隆”,凶恶丑陋的头颅似乎从脖颈断了线,不断不断地朝石板街的下方滚滚而去。

    他不是中位剑士!

    这是班恩最后的想法。

    如果剑足够快的斩下一个人的头颅,那么他感受的疼痛恐惧也越少。

    夏兰继续朝着自己的目的不断走去,直到快接近那处住所,他的脚步忽然在半空中停顿。

    “结界?”

    仿佛察觉到什么,夏兰收回脚步,有些意外自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