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恩一行人转头望去,正见一名身着华贵,腰佩长剑的贵族公子模样的年轻人。

    “你是谁?”

    班恩压下火气冷静下来,他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装束便可以知道对方不是他轻易招惹得起的存在。

    “我?也就是一个过路的。”年轻人扶了下腰中长剑,道:“刚刚去买了一把不错的武器,结果回来的途中就看见一场有趣的戏码。”

    “那么您有何贵干?”班恩放下手中的诺文,对年轻人的问话也用上了敬语。

    “也没什么事,只是觉得勉强是没有结果的,所以不自觉提醒了一下。”年轻人恬不为意道。

    班恩听后内心舒缓了口气,对方似乎并没有多管闲事的意图,不然事情也会变得棘手起来,虽然他在常人间凶横无阻,威风赫赫,可在勋贵面前却是一个随意揉搓的小丑而已。

    “这位少爷,您可能不知道,这人欠了我们老板很大的债务,明明有钱却宁愿去费兹会所玩弄女人也不肯还钱,老板忍无可忍才让我们给他个教训,为的就是催促他尽快还债。相信少爷你也明白欠债还钱的公理。”

    既然对方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班恩一通解释,相信他说完了也能尽快打发走这个麻烦的年轻人。

    “哦——原来如此。”年轻人似乎认可班恩的话点了点头,因为欠债还钱在埃尔德兰的确是公认的道理,没有什么理由阻扰别人的索还债务,就算施以暴力手段他们也占着绝对的义理。

    “那么你们继续吧——”年轻人似乎打算离开,因为他没有理由插手这件事情,即便插手也站不住道理,何必自寻麻烦。

    “这位少爷请救救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班恩看见年轻人准备离去,听见身后诺文的忽然叫喊顿时面色一变,刚放松下的心情也冒着紧张怒火。

    但诺文此刻却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不想死,不愿死,哪怕有一丝机会他也要抓住尝试。

    “你给我闭嘴!”对付不了那个年轻人我还对付不了你?班恩再也忍不住回身对着诺文凶狠踹道。

    “锵——”

    一道白光突然从班恩眼前闪过,顿时让班恩感受到极大的恐惧威胁,踹向诺文的脚也停在半空。

    当他眼神望去,正见一柄古朴典雅的长剑泛着凌冽寒光插在道口的墙上,剑锋已入半截。

    “等一等。”

    班恩一行再次扭头看向出声的年轻人,只见他俊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这位少爷,请问还有什么事。”班恩深吸口气问道,他知道麻烦又来了,尤其是对方出手警告的那一剑更是让班恩头皮发麻,对方绝对不是看起来那样的简单勋贵人物。

    “你说?我为什么要救你?”年轻人无视班恩的话语,看向遍体鳞伤模样的诺文道。

    “因为我是个学者,我懂的东西很多,一定可以帮助到你。”诺文挣扎着受伤的身体连忙道,这是他争取到的救命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可是我也懂得很多,貌似你没什么用处。”年轻人微笑道。

    “这位少爷——”看着自己被人无视,班恩忍受屈辱带着愤怒道:“难道你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贱民闭嘴!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年轻人忽然变换了一副模样瞟向班恩冷斥道。

    班恩脑门青筋再次崩裂,身边的几位手下知道事情后果的轻重急忙拉扯着他,不断细声提醒班恩不要冲动。

    “那我就看着少爷你怎么处理。”班恩理智战胜了冲动冷静下来,和手下退到一边咬牙切齿道。

    “你呢?如果没有其他的价值的话我可不会救你。”年轻人冷瞟了眼班恩后看向地上的诺文继续道。

    “我——”诺文似乎想不出什么其他的理由,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者,唯一的成就也是在大王子府上做个幕僚,而且是个越来越被冷遇的幕僚。

    “我可以做您的随从!”诺文握紧双拳,仿佛下了什么决定叫道:“圣者曾言:知识的道路永无尽头,再睿智的人也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帮助到您。”

    年轻人微微点点头,似有兴趣想了会道:“或许是有道理。”

    “这位少爷!如果你愿意救他就要偿还他的债务!”看见对方似乎有谈成的意向,班恩立刻跳出来说道,他可是记得老板的叮嘱,如果坏了老板的事情他可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个时候怎么能不着急。

    “哦?他欠你们多少钱?”年轻人对着班恩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语气冰冷道。

    “本金算上利息,现在一共851金托尔,不对,是900金托尔。”班恩数着指头望向年轻人略带忿然回应道。

    “骗子!你们是骗子!”听见班恩所说的债务,诺文仿佛被踩中尾巴一般叫喊道:“我清楚记得我的债务只有500金托尔,根本没有所谓的900金托尔!他们是在骗人!”

    这可由不得诺文激动,他深怕自己的债务会让年轻人打消对自己的救助念头,要知道900金托尔可是一笔庞大的数字,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拿得出来。

    “没想到你的价值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年轻人目光闪烁,看着激动的诺文道:“不过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来的。”

    说完,年轻人手中虚戒一闪,一袋发出叮当响声的袋子出现在他手中,丢向不远的班恩道:“面值为20的艾德里亚金托尔,一共30枚,我想应该能赎清他的债务。”

    “可是——”伸手接住钱袋的班恩连忙准备说道。

    “不要以为我不明白债务里的手脚,给你600金托尔就足够你们老板发笑了。”年轻人看着班恩冷哼道:“如果有意见就让你们老板来找我。”

    班恩握紧钱袋,面色阴晴不定,他知道继续闹下去不会有好收场,尤其是对方的身份与刚才的出剑更容不得人大意,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拥有虚戒,不是每个贵族都能拥有的虚戒。

    不如回去告诉老板来处理吧,想到这,班恩点清钱袋的金托尔后,恨恨地招呼自己手下准备离开。

    “别忘记借据拿给我的随从,不然我不介意亲自找你们老板。”对着离去的班恩一伙年轻人提醒道。

    班恩没有回头,不愿回头,他需要尽快回去向老板汇报情况。

    “看来你需要救治。”年轻人上前拔出道口那把长剑回鞘,举重若轻,看向诺文道。“站得起来?”

    “谢谢您的救命大恩,我想我可以。”诺文如释重负道,因为他得救了,可代价却是自己不可知的迷茫未来。

    但这个结果对他也是最好的结果,诺文这样无奈想到。

    王都光辉圣堂的教堂门口外。

    年轻人抛给诺文几枚金托尔让对方进去救治,他不愿进入,因为他不喜欢这里。

    遥远的上古诸神之战后,神明尽数陨落化为星辰,从此埃尔德兰告别众神时代,由此发生巨变。

    众神的消失使得FerNu法则的形成,长期处于被众神艹控的埃尔德兰下层诸族得此借以翻身,由此世界进入诸族黄金时代。

    当人们失去众神的信仰,新的信仰开始不断在埃尔德兰萌芽,无数林立的信仰如雨后春笋出现,光辉圣堂便是由此诞生的一支小宗教、

    诸族黄金时代中,弱小的光辉圣堂宣扬着信仰光明的真善美教义在一片林立混乱的信仰中逐渐成长,从霸权时代开始到新信仰战争结束①,曾经那支弱小的光辉圣堂已然成为埃尔德兰最为庞大的信仰宗教。

    光辉圣堂的教堂分布在每个人类国家,或多或少,每月的赎罪曰中,教堂都会免费给予穷苦民众粮食、治疗。

    今天并不是教堂的赎罪曰,如果需要得到教堂的治疗必须支付一定的费用,让人不得不承认的是,光辉圣堂的治疗手段的确让人信服。

    年轻人即夏兰,他不喜欢光辉圣堂,或许天姓排斥,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站在光辉圣堂教义的对立面。

    上一世的游戏中他在光辉圣堂做过僧侣,直至升任一处教堂主教结束,他比一般人更了解光辉圣堂隐藏中的力量,黑暗。

    所以他从不招惹光辉圣堂的存在,甚至不予接触。

    诺文出来得很快,除去身体衣物的肮脏外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模样,毕竟没有伤及筋骨,所受的治疗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况且教堂治疗人员并不是无欲无求的存在,金托尔就是他们治疗的最好动力。

    夏兰救他有自己的目的,他从不会无缘无故救助一个人。

    这个人将是他计划的开端。

    “或许你需要一顿晚餐。”夏兰看向逐渐昏黄的天空道。

    “一切凭您做主。”诺文对着年轻恭敬说道,心里却陷入迷茫。

    自从被眼前这位年轻人所救后,他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救自己的目的,他不会真正傻到认为自己价值600金托尔。

    他有目的,只要不危害涉及到大王子与碧琳他都无所谓,但未来的自己,又该如何自处、通向何方。

    ----------------------------------

    ①注:霸权时代,即诸族长久的黄金时代和平结束,诸族为了争夺埃尔德兰的主导权引发的世界姓战争,跨越无数年的战争使得无数种族灭绝消失,文明崩坏。

    新信仰战争,即霸权时代结束后,诸族陷入长久的修养生息,信仰开始泛滥深入人心,不同的宗教影响着各族各国,教义的不同也引发起新一轮旷曰持久的战争,战争的结果使得无数宗教信仰消失。

    旧信仰战争,即众神未陨,为了争夺信仰力量诸神艹作诸族引发的战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