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和煦,白云朵朵。

    男学生亚维斯带着夏兰来到一片住舍群后早已汗流浃背,仿佛耗尽了周身气力歪靠在一处长凳石椅,张开嘴不断喘着粗气。

    “不行了,等我休息一下再帮你问玛姬在哪。”一口气说完,男学生便闭着眼休息起来。

    “你的身体真差。”夏兰立在边上毫不掩饰对他的评价。

    “哼——”亚维斯睁开一只眼斜瞟向那位自称玛姬表哥的年轻人,有些不忿,但对方依旧如故的淡定模样,甚至汗水疲倦都不曾出现在他身上,他的确有资格这样评价自己,可不代表他愿意接受。

    男学生在休息,夏兰有些兴味索然地张望周围。

    绿树环抱,鲜花簇拥,一栋栋白墙红瓦建筑平实精致散落其中,错综、有致。如此幽静清雅,如此秀美宜人,但这却是王立中央学院里学生的住舍。

    “好像缺少了什么。”夏兰自语疑惑。

    “少了人。”亚维斯听见对方的话,打了个哈欠,伸展臂腰,有些无精打采随意道。“今天是放假曰。”

    “嗯?那么玛姬会在这里?”夏兰问。

    “当然,或许其他人不在,但玛姬一定会在。”

    “肯定?”

    “当然。”亚维斯露出骄傲的神情,似在证明着什么,道。“玛姬习惯午睡,这个时候肯定在这里。不过话说回来,如此宜人天气,如果不是你的打扰,我现在已经躺在舒适的床上享受午睡,等会见到玛姬发现你骗我,我绝对饶不了你!”

    又来了,夏兰无趣地摇了摇头。

    “那个人你认识?”夏兰忽然指着远处过来的一个女学生。

    “我看看……好像是拉琪,看来运气不错,她是我的同学,也是玛姬的室友。”亚维斯眯眼朝夏兰指去方向,一会儿后,语气也带着兴奋,道:“等着我,我现在去和她说话。”

    说完,亚维斯迅速站起朝对方跑去,丝毫看不出之前一副累死累活模样。

    亚维斯与女学生交谈了片刻,时不时转身指向夏兰,看着女学生望向自己,夏兰抱着微笑回应,谈话似乎有些顺利,在亚维斯回来的时候,那位女学生便朝着另一处方向的房屋走去。

    “哼!等着吧,一会玛姬就出来了。”回来长凳石椅上亚维斯心情不太爽利,看来是在与女学生交谈的时候受了什么闷气。

    可恶!一个个女人盯着漂亮的男人就犯痴,为什么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却没人关注,想到这,亚维斯扭头狠狠盯了眼夏兰让他莫名其妙。

    男人会为漂亮的女人痴迷,同理,女人也会因英俊的男人吸引。拥有一副好皮囊总归会在他人印象中得到无形的好感。

    亚维斯生着闷气不语,夏兰倒不时看向女学生离开的方向。

    当女学生和玛姬出现在他眼帘时,他看清了玛姬的面容,因为他的视力很好。

    玛姬很意外,她想不到为什么会在几年后看见他,曾经救过她一命的那位冷酷哥哥,不过现在,她更意外,因为她认识的那个哥哥怎么变成如今翩翩公子模样,尤其是他脸上的微笑,似乎让她怀疑眼睛看见的真实。

    “夏兰哥哥?”玛姬瞪着圆润水灵的大眼睛,谨慎、惊疑。

    “几年不见,想不到小玛姬已经如此美丽绽放,还真是让人惊讶。”夏兰点头微笑说道。

    “可是你——”玛姬指着他身上的装扮,模样,充满不可思议。

    “偶尔变换一下,不然我怎么出现在这里。”

    夏兰的解释让玛姬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印象里的那位神秘冷酷哥哥的一些行为总会让人匪夷所思。

    “玛姬,他真是你哥哥?你确定?”亚维斯终于能插上话后立刻跳蹦出来。

    “这个——”玛姬有些小心看了眼夏兰,恰巧碰见他微微的点头,顿时信心在握,道:“是的。”

    “怎么会?”亚维斯明显发现了对方的眼神交流,内心气愤,带着质问道:“那你之前怎么没提起过你有哥哥?”

    “亚维斯!你够了!”没等玛姬说话,她身边跟随的那位叫拉琪的女学生忽然跳脚,站出来道:“玛姬都没有和我说过她有哥哥,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外人,你以为你是谁?玛姬都承认这个哥哥,你怎么还要纠缠?”

    “你…你们……”亚维斯整个脸都被憋红,紧握的双拳暴露着他内心情绪,在拉琪、玛姬、夏兰三人来回盯了眼后,气愤地甩手离开,道:“我不管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滚蛋!快点滚蛋!别以为老爹是财政次臣就乱摆威风!”对着亚维斯离开的身影拉琪仍旧不断碎碎着指骂道:“下次再敢欺负玛姬,我让你老爹回去抽你!”

    夏兰有些愣怔看着忽然发飙的拉琪,显然这个外表乖巧可爱的女孩另一面让人膛目结舌。

    “这…这个……拉琪和他从小就这样,不用在意,对其他人拉琪还是很好的。”似乎在为好友辩解,玛姬脸颊略微浮现着红润羞惭,小手朝拉琪的裙摆不断拉扯着。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你和玛姬慢慢聊,我先走了。”玛姬不断的拉扯提醒终于让拉琪回神来,察觉到自己行为的不端,拉琪也有些不好意思告别。

    但她似乎是朝亚维斯离开的方向走去。

    “拉琪和亚维斯是家族世交,从小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亚维斯的父亲很喜欢拉琪,拉琪的父母也对亚维斯满意,所以两家决定等他们学院毕业就举行婚礼,”看着走远的拉琪,玛姬似乎在挽回她的形象不断的解释道:“别看他们这样,有时经常打打闹闹的,其实他们的感情很好的,刚才可能是他担心拉琪,所以——”

    “原来如此。”夏兰轻点着头回应道。“一开始我以为那位男学生是你的追求者,没想到其中有这样的意外。”

    “不是的,不是的。”玛姬小脸红润,连忙摇头解释,道:“因为在学院里会受到很多搔扰,亚维斯同学经常会帮我摆脱那些麻烦,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

    “看来你们三个人有误会。”夏兰迟疑片刻,略有所思道。

    “这个……可能有些吧……”玛姬低着头,双手揉搓着裙摆,有些紧张担忧细声道。

    “看来你真的长大了。”夏兰感慨了一句,让玛姬有些莫名奇妙。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学院道路上。

    “对了,我爷爷让您带给我什么东西。”想起什么,玛姬忽然开口问道。

    “没什么东西,都是随便说的,只是为了找到你而已,不过我离开的时候,你爷爷托付我在王都的时候照看你一下。”夏兰随意说道。

    “没想到他还会想到我!”说起爷爷,玛姬的好脾气也带着别扭。

    “……”别人的家务事夏兰一向不喜欢参入,所以他将话题转移开来,道:“不要想太多,我在王都的时候你随时可以让人到金玫兰旅馆找我,如果变换了地方我会过来告诉你。”

    “嗯……”夏兰的话让玛姬低头糯声回应,似在遮掩她的面红耳赤。想起曾经夏兰保护她的那段时光,时间流逝,忆想难忘。

    耳边忽然传入震耳欲聋的人声呐喊,夏兰有些疑惑看向声源,问着旁边的玛姬道:“那边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叫喊,有什么事情吗?”

    玛姬随着夏兰的目光望去,似乎觉察到身处何地,轻皱着细眉思考片刻后,道:“我想起来了,这里貌似是鲜红旗帜结社的地方,应该是他们那些人又在演讲议论了。”

    “鲜红旗帜结社?”夏兰露出疑问。

    “嗯,学院里一些激进的学生形成的结社。”说起这个结社,玛姬面容似乎带着厌恶。

    “他们在一起做些什么?”看到玛姬的样子,夏兰的好奇更甚。

    “基本上都是在宣传演说某个观点,很多时候都可以看见他们的人在学院里四处拉着学生鼓动,参与他们的结社。”

    “很讨厌?”

    “是啊!在学院里我遇见了好几个这样的人了,每次都纠缠着你一直宣扬着他们的理论,像个粘皮糖好难甩开。”

    “他们宣传着什么理论?”

    “夏兰哥哥有兴趣?”玛姬有些不可思议看他问道。

    “不是,但想要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让小玛姬这么生气而已。”夏兰微笑着打趣她道。

    玛姬有些羞涩的转过头避开夏兰的目光,嗫嗫嚅嚅道:“他们认为艾德里亚已经陷入腐朽衰败,中央对地方贵族的掌控愈加薄弱无力。王国的财政每况愈下,军事疲乏,雾花之年与奥萨苏的那次战争看似胜利的背后却将王国财政拖入深渊。如今奥萨苏恢复了元气,苏格罗完成一统,很快艾德里亚将会陷入两者战争泥潭,现今的王国根本无力支撑大战,如果真有那一天艾德里亚就要陷入国破人亡之境。”

    “呵呵——”夏兰微眯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发出莫名笑意。“挺有意思,你继续说。”

    一口气说完让玛姬微微轻喘干热,不过夏兰哥哥觉得有趣,说下去的意愿也变得精神奕奕,道:“所以为了改变王国的现状,避免陷入最坏困境,王国必须改革一切!而他们的存在就是负担拯救王国的新鲜血液、利刃,也只有他们是这个王国未来的希望。”

    “如此对王国不利的宣传结社学院会让他们存在下去?”夏兰问。

    “没有,因为这个结社的背后听闻有着大人物撑腰,而且结社里的社员有许多贵族学生参与,学院负责人得罪不起两个势力的结合,所以他们不仅存在,而且愈加蓬勃壮大。”

    “有意思。”夏兰似乎想到什么,听着远方振聋发聩的声响露出微笑。

    -----------------------------------

    ps:本书慢热,简介说过,这本书我是用尽心思,故事里出现的人或者事都有他们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出现而出现毫无意义。在不断铺垫的过程中缓缓汇集向**的终点,展现出一幅壮阔的画面。

    喜欢的朋友们请拭目以待,多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