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幽深的巷子内,有人在痛呼哭救。

    巷子的尽头被杂物垃圾堆积成了小山,声音从这里发出,几个手持木棒铁棍的年轻人正在狠狠抽打着某人。

    这里是葛特丹区,这里在发生正常的现象,所以没人理会被殴打男人的呼叫,如果有人听到的话。

    从巷子前消失的中年男人来到这里,他的脚步很轻,年轻人专注于殴打,他们没有发现身后来人,但有人发现了,那个被殴打中的男人。

    “救我——”被殴打的男人望向那名中年男人,他用最后的气力发出嘶喊。

    年轻混混们停下抽打,他们转头,他们发现了中年男人。

    提奇站起一步,将铁棍架在肩膀,带着桀骜,不屑,道:“你要救他。”

    他是他们的头,很自然的站出来询问。

    中年男子摇头,他的声音很低沉,沙哑,道:“我找你们。”

    “哈?”提奇略伸头,因为他疑惑,糊涂,道:“什么事?”

    “带我见你们老板。”

    “哈哈哈——”提奇听见后,短暂片刻便大笑了起来,连同他的伙伴也附和着笑。“你以为你是谁?想见我们老板?凭你?”

    中年男人绷着平凡的脸,将手里的刀拿出,道:“凭它。”

    看清中年男子的刀,提奇和他的伙伴笑得更放肆,提奇的眼泪更是控制不住流了出来,因为太好笑了。

    “你确定这是刀?”提奇边笑边说。

    “你确定要试试?”中年男人稍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嘿——”提奇停住笑声,将铁棍放了下来,咧着嘴,道:“看来你想死,我也阻止不了你,我可是——”

    提奇的话没有说完,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冲了上来,他的速度很快,因为他的铁棍来不及招架,身体一侧便忽然遭到猛地一击,整个人被拍向了狭小巷子的一面墙上。

    是拍,不是劈或斩。拍,表示对方暂时不想杀他。

    但他的同伴没有那么幸运,他们被劈或斩,他们死了。

    提奇在墙根摇晃着脑袋,他被拍得有些晕,从脑袋到身体都晕,就连视线听觉都没从模糊中清楚过来,但不妨碍他看见自己同伴被杀,听见临死声。

    被殴打的那名男人瘫软在地,本来就被殴打得虚弱的身体更加无力,他看到了真实杀人的一幕,甚至被杀之人的鲜血都飞溅到了他的身上,脸上。

    “或许你会带我找你们老板。”中年男子来到提奇身前,抓住他的头发提了起来,声音低沉,平淡,似乎在说一个事实。

    提奇喉咙一甜,吐出口鲜血,但没吐到中年男人身上,他的身体还是受了伤,不小的内伤,听见对方的话,他还在抵抗,挣扎,道:“我们老板知道这件事会杀了你。”

    “如果杀了你,他就不知道。”中年男人摇了摇头,道。

    “至少那个男人知道。”提奇的眼睛瞟向不远瘫软在地的男人道。

    “现在他不知道了。”中年男人将手中的刀丢掷了出去,转眼便插在那位男人的心口处,对方甚至没发出声响,死得莫名其妙。

    “你——”提奇真正感到了恐惧。

    “带我见你们老板,他不知道怎么为你们报仇,对吧?”中年男人依旧低沉,平静。

    “好!但愿你不会后悔!”提奇呲牙咧嘴,带着愤恨,恐惧。

    放下提奇的头发,中年男人将插在那个无辜男人胸口的刀拔了出来,他看了眼这个男人眼睛,灰暗,不甘,奇怪。

    人的眼睛很神奇,你可以从里面看出很多东西,哪怕是死人,前提是你看得见,看得懂。

    “你就这么冷血?”提奇身体恢复了些,他摇晃站着,看着中年男人抽回刀问道。

    “冷血的是你们,不是我。”中年男人的眼睛没有看提奇,而是略抬着头,因为今晚有月。

    “嘁——”提奇有些不屑,他以为他在为自己杀人辩解。

    “他有病,快死的病,而你们让他加快死亡,而我——”中年男人将头转向提奇,道:“帮他解脱。”

    “你怎么知道?”提奇的话语有些惊愕。

    被殴打的男人正是因为治病向他老板借了钱,如今他没有钱还,虽然没钱,但他有个漂亮的女儿,女儿可以抵债,而那个男人知道他女儿的在哪,他不肯说,他们殴打逼问。

    “死人的眼睛不会说谎。”中年男人最后看了眼死去男人的眼睛,摇了摇头,道:“走,带我见你老板,别乱想。”

    提奇不敢乱想,因为对方的刀带着反光刺了下他的眼睛,而他也不打算乱想,他要报仇,自己的,同伴的,他相信老板会为自己报仇。

    明亮,华贵,精致,这是一个房间,在葛特丹区内一栋屋子的房间。

    能在葛特丹区拥有这样住所的人,那么它的主人一定不寻常,而它的主人的确不寻常,因为它属于安迪恩。整个葛特丹区最有势力的一个人,但却没人知道他只是一个人的手下。

    安迪恩打量着眼前的人,黑色粗制的麻服,短刀,中年,落魄。如此凡庸的人,不管怎么看对方似乎都不值得他见面。

    但他出现在了他眼前,因为这个人杀了他手下,对方对他有目的,他有些兴趣。

    “杀了我的人,你让我这个做老板的不好交代。”安迪恩悠闲倚靠在柔软的沙发,端着散发浓郁芬香的茶杯,轻嗅,小口细品。

    如果提奇在这里他会大声呼喊杀了他报仇,但他不在这里,因为他没资格进入这里。

    “带我见老夏克,有笔生意。”中年男人单刀直入自己的目的,仿佛丝毫不理会安迪恩的追究。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安迪恩放下茶杯,摩挲着大拇指上那枚硕大的紫焰晶宝石戒指,轻眯着眼微笑看着中年男人道。

    熟悉安迪恩这幅模样的人知道他想杀人,至少他身后的两个护卫便已准备出手。

    “不多,不少。”中年男人很平静地说道。

    “什么买卖?”安迪恩问。

    “王室。”

    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安迪恩摩挲戒指的手也不自觉颤抖了下,虽然很快恢复了平静,但他知道对方的确有买卖,一笔大买卖。

    “我需要向老夏克回报,等着。”

    说完,安迪恩和他的护卫离开房间,毫不拖泥带水。

    时间过了不长,一个侍从走了进来,他带来了消息。

    “主人吩咐我带你见那人,但前提是蒙蔽你的眼睛。”

    中年男人没有拒绝,他知道对方不想暴露,要见对方,自己需要付出代价,危险的代价。

    眼睛被侍从用黑布缠绕了几圈,捆绑得很紧,但不难受,想来这个侍从已经习惯捆绑别人的眼睛。

    不知过了过久,也不知身在何处,中年男人黑布被解开时,他到了目的地,而他没有看见老夏克,但听见了对方的声音。

    一间空荡的小房间,昏暗,干净,无人。

    “我是老夏克。”

    房间内忽然冒出声音,沧桑,威严。这个房间没有人,只有他,场面让人惊悚,而中年男人知道,对方在另一个房间通过某些东西传递了声音。

    “我需要一些东西。”中年男人很直接,没有多余举动。

    “什么东西?”

    “王室的情报。”

    “什么情报。”

    “现在的情报。”

    “你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的东西。”

    密室里的谈话忽然陷入停顿,中年男人很平静,他知道对方正在思考着什么。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老夏克的声音再次突然出现。

    “知道。”中年男人语气很肯定。

    “是什么?”老夏克问得很快。

    “国王的命!”

    中年男人话音一落,整个房间再次陷入平静,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是一个侍从,绑他眼睛的侍从。

    “主人同意了你的交易,你要的情报三天后找安迪恩取。”

    一直绷着脸平静的中年男人听见对方的话,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他成功了。

    回去的时候中年男人依旧被绑着眼睛,解开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刚才与安迪恩谈话的房间,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你做成了买卖。”安迪恩交叉着双手微笑看着对方道。

    “是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三天后再见。”

    “再见。”

    中年男人离开了安迪恩的房间,走出他的屋子,他看见外面一个年轻人很惊讶看着自己。

    “你没有被杀死?”

    “我为什么会被杀死。”中年男人看了眼对方反问道。

    “可是——”提奇有些握紧双拳,咬牙切齿看着中年男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老板没有杀他,明明他杀了自己的手下,杀人就该偿命。

    “再见。”中年男人不再理会年轻人径直离开。

    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有很多,他们不会理解大人物的心思,或许很多年后他才会明白,利益对于某些人高于一切,但他现在不懂,所以他陷入了痛苦。

    -----------------------------

    ps:忽然收到起点的签约,很高兴,今天弄一下手续,明天恢复正常更新,因为没有存稿,能写多少尽量会发上来庆祝,希望喜欢这本作品的朋友继续支持,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