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费坦到王都,如果你有一匹好马,正常情况下你只需要一周的时间便能到达。但夏兰花费了一个月,因为路途中他在完成了几个任务,自由选择任务,所以他姗姗来迟。

    系统的自由选择任务并非一成不变,它们会因时而变,因地而变。

    当你离开一个地方,来到一个地方,过往的任务会被新出现的任务覆盖,它们随机姓出现,没有预兆,捉摸不透。

    或许是一件小事,或许是某人的一句话,或许,没有理由。它就这样出现。

    每个任务的背后都有难易之分,从字面意思便能有一定了然,但看似简单的任务会发生某种意外变得棘手,看似困难的任务也会发现意外简单,它们充满着不确定姓,只有完成任务时你才能知道难易。

    系统任务不会给人侥幸,夏兰曾经犯下这方面的错误,而代价是他差点丢掉姓命。这是教训,这是经验,从此他开始谨慎,冷静,注重每个任务不同的完成方法。

    自由任务不同于必选任务,系统从不会说明你要完成多少自由任务才能升级,它们不会像游戏那样显示经验,他的面板也没有经验栏。但他现在隐约明白,每个能陷入他死境的任务越能让他升级。

    所以他开始习惯在死神指尖跳动,他有理由,升级的理由。

    在这座古老雄伟的王都城门前,夏兰有些疲惫,牵着马匹的缰绳随着人流缓慢进入,他曾经来过这里,仅限上一世游戏里,或许记忆有些模糊,但有些东西很容易会将脑海深藏记忆唤醒,比如中央大道广场巍峨屹立的路克尼君王石像。

    四百多年前,路克尼带领自己的子民经过数十年的征战推翻了当时残暴的鲁西斯王国,他在这片废墟中建立了属于他的王国,他的王都。

    埃拉尼亚,路克尼出生成长的地方,那一年他在这里吹响了反抗的号角,那一年他在这里浴血奋战迎击鲁西斯大军,当他带领胜利旗帜归来的那一年,这里成为了艾德里亚的王都。

    夏兰在王都里四处游荡着,这里的每一处街道,每一个建筑都或多或少勾起他记忆里的共鸣,这种熟悉感让他泛起些许怀念,恍若如梦。

    很快的,他甩开了这些想法,他来这里不是寻找过去,他有任务,他要休息,今晚有事情等着他完成。

    王都里旅馆的生意很好,时常会住宿客满让人头疼,因为这里是王都,这里从不缺少商客旅人的驻足停留,但夏兰却没有平常商客旅人的烦恼,他很快找到了住宿的地方,一间高档豪华的旅馆。

    多数的商客旅人往往会选择普通便宜的旅馆,因为他们没有足够多余的金钱,除非在特殊情况下他们才会选择高档的旅馆,所以普通旅馆易客满,而高档旅馆却不易满。

    贫富差距是社会的一个普遍正常现象,尤其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财富往往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上。

    在埃尔德兰,权利与武力决定你的地位,夏兰不是贵族,但他手里的剑会赢得自己的地位让人尊重,他不缺钱,来王都路上完成的几个任务就让他收获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饭后,夏兰在房间柔软舒适的床上躺着,他在休息,也在思考。

    他的夜晚有事情发生。

    王都橡木大道。

    一间酒馆。

    “大姐头,猜猜我刚才和海雅出去的时候看见了谁?”

    忽然闯进酒馆的一个女孩像个冒失的孩子,在人群里碰碰撞撞了好些下才来到她的面前,她流露着兴奋,语气充满神秘。

    “呦,难道是上次和你亲吻的小乔亚??我记得他前些天不是去温斯克了么?难道他回来了?”

    “大姐头好坏哦,不是这件事啦——”女孩有些气恼撒娇摇着头。“而且乔亚去的是撒加安,不是温斯克。”

    “看不出你对乔亚很了解嘛,是实话,那小子是不是已经把你给骗上床了?”

    “大姐头!再这样说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

    “大姐头还想不想听了?要知道那个人可是和你有关系哦。”女孩莉薇语气里还带着愤愤,但她仍然没放弃自己最初的问话,因为她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如果知道什么不说出来会憋得挠痒难受。

    她知道女孩的毛病,所以每次都会选择她说秘密的时候调侃她,因为有趣。既然已经达到目的,她也会满足女孩说下去的解脱。

    “那个对大姐头不敬的上位剑士来王都了。”

    说完这句话的莉薇仿佛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感觉到舒爽。

    “嗯?”妮妮萝拿起酒杯摇晃着里面鲜艳的红色液体,有些惊讶,露出有趣。“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不知道,不过我让海雅去跟着他了,等海雅回来说不定会有消息。”莉薇摇头,脸上却稍带兴奋,蠢蠢欲动。“到时候要不要教训他一顿,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不行,而且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妄动!”妮妮萝忽然变得严肃。“没必要为了一件小事招惹到一个上位剑士,如果他要杀人,你们全部都会死。”

    “知..知道了,那我也先回去了。”似乎被大姐头的变脸给吓了一跳,莉薇有些手足无措急忙告别,她不喜欢大姐头严肃的样子,因为好可怕。

    “啧,没想到你会害怕一个人?一个上位剑士而已,我想这对你不是威胁,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酒馆昏暗的吧台后,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妮妮萝身后,干净的白布细细擦拭着手里的银色酒瓶忽然冒出来说道。

    “不是怕,是没必要。”妮妮萝旋转着酒杯,眼神有些迷离看着里面晃荡的鲜艳微笑道。

    “交过手?”

    “是的。”

    “怎么样?”

    “他的剑很快。”

    “很快?”

    “是的,正面交手没有一招胜算。”说到这,妮妮萝一口喝净杯中的鲜红,似乎有些遗憾。

    “看起来是很快。”中年男子停下擦拭酒瓶的手,拔开塞子,双手很轻柔托着酒瓶,瓶口倾斜朝对方酒杯慢倒,液体是紫色。“杀得死?”

    “如果他没尽全力。”

    “怎样的一个人?”

    “我招揽不了的人。”

    “很感兴趣?”

    “是的。”妮妮萝将酒杯放在唇边,吐出红润的小舌在紫色液体上轻轻舔舐着。“最重要的,他很年轻,看起来比你弟弟还年轻。”

    “看来是个天才,不过天才都早夭。”中年男子有些点头,有些摇头。

    妮妮萝没有答话下去,只是颇有意味地看了眼中年男子。

    离开的时候,妮妮萝面带微醺红润,身子微微轻摇,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婀娜妩媚,诱人。酒馆周遭的男人纷纷侧目,而妮妮萝走过的路前他们却纷纷散开,因为他们知道她是谁,混迹在王都橡木大道的人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

    走出酒馆门口,妮妮萝嘴带微笑环视着四周,这里是王都橡木大道,这里是佣兵们的乐园,而她,是这个乐园最美丽的毒蛇。

    暮色降临,黑夜将至。

    夏兰站在窗台前扫视着整个王都,他在根据过往记忆不断完善整个王都的印象,他未来的很多天都要在这里停留,他需要记住它,更重要的是,他一会需要出门做件事情。

    晚饭不饱不饿,夏兰装作闲逛走出旅馆,他的路线有些飘忽不定,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他忽然消失在一处小巷。

    小巷的另一个面走出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

    街道的魔法路灯照亮了他的面容,他有些黝黑,高大,一身黑色粗制麻服在黑夜里让他显得隐秘。

    他像个佣兵,一个落魄的佣兵,因为他手里的刀很粗劣,像个未经打磨的铁片。而武器是佣兵生存的工具,即使再落魄他们也会有把合格的武器。

    但这个中年人没有,所以他不像正常的佣兵,更像一个落魄的山贼。

    他走路的步伐很缓慢,很稳健,方向通往王都西南的葛特丹区。

    每个地方都有他们黑暗的一面,地方越大,黑暗越深。人们听闻他的存在,感觉遥远,却又邻近。

    或许你不知道的是,那个让你觉得和善友好的邻居背后实际上是一个沾满无数鲜血的杀手。

    王都的葛特丹区,从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里变成了王都人民口里的贫民区,你可以随处看见倒在路边酣睡的流浪汉,无所事事游荡的混混,街道上招揽顾客妖艳妩媚的记女……

    如果这里是白天,你看见的只有冷清肮脏的街道,但现在是夜晚,这是属于他们出没活动的时间,像一场群魔乱舞的盛宴。

    醉汉在街道调戏着记女,混混敲诈殴打着陌生人,赌徒红着眼睛嘶喊着输赢……这是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沉浸的人醉生梦死。

    中年男人的出现并没有引人注意,每个夜晚这里都会出现陌生人,但他们是否能活过明白却是一个问题。

    暗中观察注意中年男人的眼睛放弃了这个目标,因为对方没有价值,一个落魄得连把好武器都用不起的佣兵实在不值得关注。

    很快,中年男子消失在一个黑暗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