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黄的草地,鲜血在夏兰身下浸染弥漫成朵不规则的珠华。

    他的手指在动,他感受到意识逐渐清醒,胸口短矛刺穿的疼痛更甚,他听见远处有人在说话,那是蛮人的语言。

    他从前不懂蛮人的语言,现在他听见了,听懂了。

    声音很大,语速很快,腔调带着愤怒。

    隐约的大意,粗暴,女人,死亡。

    夏兰的“尸体”忽然全身一颤,闭上的双眼在那一刻睁开,灰暗,无神,死寂。

    蛮人小队准备回去,他们完成了任务,但有人停留了片刻,而他要去拿回自己的武器,因为那把投掷刺穿小野兔的短矛还遗留在那具尸体上。

    他走了过去,眼神带着不舍回望那具**的女姓尸体,或许刚才玩得小心点,对方就不会死,不死的话,那么就有更多的机会玩。

    蛮人转过头,似乎有些遗憾,但遗憾的表情很快变得讶异,因为他看见,被他刺穿的那具小野兔尸体缓缓站了起来。

    夏兰站了起来,他像个标靶,因为短矛在胸口刺穿挂着。

    垂着的一只手抓住胸口短矛的前段,缓缓朝前拔出,他的动作很温柔,很血腥。

    他似乎没有感受到拔出的疼痛,如此缓慢,又或者,疼痛已经麻木,他在刺激自己的疼痛。

    “你想要?”

    拔出短矛的时间很长,很短。

    夏兰看着眼前不远的蛮人,他在笑,笑的渗人。

    “那我给你啊。”

    话落,短矛从蛮人的眼间穿透而过,一道圆孔出现。

    没有人知道那个蛮人的感受,因为他已经死了。

    他死得很惊讶,整张脸还残留着最初的表情,他不懂,为什么时间像陷入停顿,甚至没等他多想一点,哪怕一点,但是,他死了。

    夏兰在笑,笑声很大,仿佛这片天空都在回荡他的笑声,如果天空有感受,它感受到了疯狂。

    卡拉姆发现了异常,此时他们已经上马,同伴被意外杀死他们没想到,但是随后愤怒让他们拿出武器,他们开始冲锋。

    卡拉姆没有动,因为他没必要动,他的手下会杀死那个疯狂的小子。

    夏兰还在笑,他感觉自己比什么时候都要强大,甚至那一刻他在想,如果这个世界有神,他也能杀死。

    但这个世界没有神,而他杀不了神,所以他只能杀眼前蛮人。

    蛮人的高头大马从启动,冲锋,风驰电掣,他们的武器已经举起,目标方向明确。

    接近,接近,武器攻击,擦身而过,标准的骑兵攻击方式,但他们没有成功,因为他们与他们的马匹成为了血块在天空飞舞。

    如果时间有定格,这个场景将是幅优雅而残酷的画。

    卡拉姆惊愣住,下一刻他感到了冷,那是恐惧,那是死亡。

    因为那个少年在他三步内,他在看着他笑,很灿烂,很阳光,很惊悚。

    他没有看见他是怎么来到他身前,甚至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出手就残忍杀死了自己的手下。

    模糊,隐约,他好像看见一把剑的银色闪光,因为眼前的少年手里就有一把剑。

    卡拉姆想调转马头,但是他动不了,不是心里,而是身体真的动不了,仿佛被无数绳索将自己牢牢捆绑禁锢。

    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人?

    卡拉姆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少年是谁,前一刻,他脆弱得像个羔羊。现在,他强大像神祗,或者,是恶魔。

    夏兰没有给他答案,但是他给了他一剑。

    卡拉姆依旧没有看到那一剑是怎么攻击,当他和自己的爱马分裂成了两半,让他恐惧的换成了自己,因为他的眼睛,他的意识,他看见了自己另一半身体。

    他想张口,他想痛叫,但是他已经没有能力再开口。

    他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眼睛最后看到的景象是那个少年的笑容,他还是在对着他笑,笑得让他死。

    其实时间真的很慢,只有短暂的30秒。

    但是这30秒却成为了这些蛮人生前最后的时间。

    夏兰再次跪倒,他抱着脑袋。

    他很痛,全身都在痛,脑袋似乎要爆炸,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很模糊的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时断时续,牵扯猜测明白。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一件不详的事。

    这件事很重要,因为这件事支撑着他起来,他很痛苦,但是他想要知道。

    挣扎着走动,他看见了身体**扭曲的丽莎夫人,她的表情很痛苦,眼睛翻白,她身上散发着浓郁的不甘,愤怒,绝望,她死了。

    夏兰的眼睛忽然胀痛。

    他继续走着,直到他站在自己造成的地狱前,无数尸块散落着的枯黄大地。

    他跪了下来,因为他明白了那件不详的事情,明白了,支撑的力量也没了,胀痛的眼睛发红,那是泪水涌了上来。

    他的身前,是萝娜闭着双眼的头。

    只有头。

    他杀了她,连同那些蛮人一同杀了。

    之前,他记起了件事情,他闭眼前,萝娜在一匹马上挂着。

    他记起了那个给他力量系统说的提示。

    “提示:启动死亡绝境后,宿主在不够能力驾驭本世界FerNu法则时意识行为将陷入混乱不受控制,宿主安全为第一要素。”

    没能力驾驭……混乱……不受控制……

    是啊,弱小的自己怎么能驾驭这个,怎么能!

    是他害死了萝娜。

    明明说了要保护她,保护她们母女,但是自己没做到,最后甚至是他亲手将萝娜杀死了。

    他想笑。

    他对不起奥布尔叔叔,对不起萝娜母女,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保护她们?不自量力。

    “啊…………”

    这片天空枯黄的大地上,有人发出了痛苦悲伤的哀嚎,像是野兽,一只心若死灰的野兽。

    悲伤扭曲的面孔,泪水鼻水脏脏着夏兰的脸,他抱着萝娜小小的头颅。

    泪水似乎没有尽头,甚至带来了急促的咳喘。

    这张脸,从他来到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的脸。

    轻轻抚摸着她红肿的一面小脸。

    “小萝娜乖乖,不痛不痛。”

    他在低语着,他在诉说着,仿佛她能听见。

    但是她听不见,她死了。

    天空的色彩逐渐昏黄,黑暗,枯黄草地上的那个人的影子被拉长,拉长……

    星辰,紫月。

    诡异的画面一直定格。

    他忽然站起来,在身边四周散落的血块前,他像个丢失东西的小孩不断寻找着什么,

    清晨。

    有个人在这片土地挖着什么。

    正午。

    那个人影继续挖走。

    黄昏,夏兰在坑里小心的拿着血块摆弄,这是萝娜被他砍成的血块。他找了一个晚上,他把她的身体拼齐了,现在,他在埋葬。

    残缺的身体不断完整,她的旁边是她的母亲。

    坑前,夏兰看着她们,他像个死人,失魂落魄,但是他只能这样看着她们。

    “提示:一切皆有开端,一切皆有终结,当一切终结,开端重启。”

    脑海里的机械声忽然出现,像个幽灵。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没有人再给他提示,答复。

    夏兰灰暗的眼眸里忽然闪过光点。

    系统!系统!给我出现!

    (宿主)名字:德兰克·夏兰

    职业等级:见习剑士(5)

    生命:12/50

    天赋:无

    能力:《剑术粗通》《死亡绝境》

    任务:……

    夏兰的双手忽然紧握,他不知道这个鬼东西是什么,但是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这个东西或许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

    让萝娜她们复活!

    来到这个世界已足够荒诞,再过荒诞的东西他也能接受,因为习惯,因为麻木。

    夜幕降临。

    萝娜母女的坟前,夏兰静静的站着,失去的魂魄仿佛回到了他身上,因为他身上出现了生气。

    活人的气,生气。

    小萝娜,哥哥在这里许下誓言,不管未来的道路充满着什么,是荆棘还是烈火,是诱惑还是彷徨,但我不会停下脚步,那个终点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那里有你们,活着的你们,我会走下去,直到……

    死亡。

    他走了,离开了这座坟,因为他心里有做坟。

    他在马上,披星戴月。

    他接受了一个任务,无限的任务。

    这些任务是一段段路,他在铺路,不断铺往心里终点的那座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