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马蹄声传至大地上的震动,逃难人群在哭喊声中不断逃离四散,恐惧、压抑、慌乱各种负面情绪弥漫笼罩着人心,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恶魔似乎在那一刻也被释放而出。

    “滚开!将马给我!”

    那位叫库戈的青壮精神被刺激得不再正常,整个人表情狰狞着叫喊,手中的长矛狂乱地朝着夏兰捅去。

    内心一直压抑忍受着的夏兰再也受不了现在的情况,在长矛捅来时紧握的长剑按着长期训练的剑术下意识挑开,下一刻长剑举起凶狠直劈下去!

    “啊!”

    一道血线从库戈脑袋中间出现不断撕裂扩大,鲜血喷洒溢出,在库戈感受到不可思议的眼神里痛呼倒下。

    逃难人群纷纷被库戈临时前发出的喊叫吸引,而围住夏兰的青壮们更是吃惊,他们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居然敢杀人!

    “小子找死!”

    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青壮愤怒地举起长剑朝着夏兰砍了过去。

    刚杀人精神尚未反应过来的夏兰听见声音,看见长剑攻击过来后立刻本能躲闪开来,再次被刺激的夏兰已经完全不再受理智的约束,在那名青壮长剑再次攻击过来后,夏兰脚步错开,身子一扭躲开攻击,手里的长剑似乎不受控制般迅速朝着对方的脖颈斩去!

    “嚓!”

    夏兰那一剑的反击速度很快,那名青壮脑袋在感受到危险下意识的往后一仰,本该砍中对方脖颈的一剑也顺势抹过对方脖子!

    鲜血似乎找到了发泄点不断从青壮被削开的喉颈处喷洒着,那名青壮手中的长剑丢弃一边,双手捂着喉咙处试图阻止着鲜血流出,想发声求救却怎么也喊不出声。

    “谁敢再上来我就杀谁!全部给我退开!”

    被鲜血喷洒一身的夏兰握着长剑指着周围围住的青壮人群厉声怒吼着,杀死了两人后夏兰的形象在他们眼里也成为了敌人,但是没人敢上前,虽然夏兰年少,但是长期训练剑术的实力比起他们这些普通人无疑要厉害很多,人都是自私的,前面两个倒在血泊中的青壮是他们的榜样,没有人愿意再上前出头当替死鬼。

    看着围住的人群被恐吓退开,夏兰慢慢后退至马鞍前,扫视一周后立刻踩着马镫翻身上马,对着身后的萝娜和丽莎夫人说了声抱紧后,牵扯缰绳驾着战马朝一边道路迅速飞奔而逃!

    夏兰一行骑着战马渐渐疾驰远去,青壮人群在不甘的眼神中咒骂着,可现在最重要的是立刻逃离,已经没时间管这么多了。

    但是逃难人群没离开多久,呼罗珊派遣追击的骑兵队伍便姗姗来迟,看着远处整个逃难人群的身影,奥萨苏骑兵一众顿时发出呼吼声,那是属于他们的战利品,那是他们快活享受的重要妇孺。

    ……

    “还有没有其他多余逃难的妇孺?如果我发现你骗我,我不介意用你的头颅做我的第37个酒杯!”

    骑兵队伍的指挥官沙赫用弯刀架在一名跪在地上求饶的青壮脖颈上,用着并不标准的埃尔德兰通用语淡淡说道。

    沙赫的四周,奥萨苏的骑兵已经完全包围住了整个逃难的人群,偶有落网逃脱的人也被残忍追上杀死,不少奥萨苏的骑兵已经管不住男人下面的东西,四处糟蹋着他们能看见的女人。

    妇孺们哭闹尖叫着,奥萨苏蛮人们肆意大笑着,那些曾带领保护她们撤离的青壮如今也成了一具具无头尸身横七竖八倒在了大地上。

    唯一仅存的青壮如今却在对方头领的弯刀下颤栗着身躯,恐惧中裤裆也湿成了一片,面对沙赫的问话,那名青壮似乎没有听见,依然不断叩着头祈求饶命。

    沙赫皱着眉头,伸起一脚将对方踹翻了几个跟头再次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我们逃难的人都在这里,没有其他队伍了,这是真的不骗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做,求求你了,不要杀我。”

    疼痛似乎让那名青壮恢复了些理智意识,一脸眼泪鼻涕哭喊求饶着回答起沙赫的问话。

    “真的没有了?”

    寒光一闪,沙赫砍下那名青壮的一只手臂再次问道。

    “啊!……真的…真的……没有了……”

    忽然断臂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那名青壮倒在地上痛苦喊叫出声,回答起对方的问话也不断结结巴巴。

    寒光再闪。

    “确定?”

    再次被削飞另一只手臂的青壮似乎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死亡的钟声仿佛在耳边不断回荡,整个人跪倒在地,眼神陷入了迷离。

    “的确…没有…其他…队伍了……不过…有三个人…骑着…战马从…东南方…先逃…了……饶命…饶命…”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让那名青壮灰暗的眼神一闪,艰难吞吞吐吐着话语企图对方别再折磨放过他一命。

    “哼!”

    弯刀枭首,沙赫转身不再看眼前那人的肮脏狼狈模样,挥了挥手让手下过来一趟。

    “东南方有三个逃脱的兔子,你和自己手下追上去杀了她们,以免这边的消息有所走漏耽误大事。”

    被命令的卡拉姆有些不情愿,兄弟们都在快活而自己却要再次追击几个兔子,但沙赫是自己的头领,违背拒绝命令后的下场绝对不会好过。

    叫上五个同样不情愿的手下,骑着战马狠狠用马鞭抽了下朝着东南方追击而去。

    ……

    “哥哥!哥哥!我好难受!停一下好不好?”

    战马一路疾行奔驰的颠簸让夏兰身后的萝娜大声在他耳边叫喊出来,在之前夏兰杀人之时丽莎夫人和萝娜都吓坏了,她们想不懂为什么原来那个看起来善良懂事的夏兰会忽然暴起杀人,但在一路逃命的途中她们也明白了些,如果没有夏兰那番举动可能她们现在就已经深陷危难当中。

    夏兰听见萝娜的声音后,想了想身后的奥萨苏蛮人若是追击也会盯住逃难人群的大队伍,像她们这样的漏网之鱼可能不会再关注。而且自己的身体如今也不免有些难受恶心,渐渐放松了战马的速度,在一处大树下停了下来。

    一下马,丽莎夫人和萝娜便走到一边剧烈呕吐起来,她们的体质较为柔弱,像这样的剧烈颠簸运动也没接触过几次,有些恶心难受呕吐也属正常,就连夏兰自己也不例外,只是没那么严重而已。

    “夫人,萝娜,为了安全着想,我们休息一会就前往康瑟军镇,大概傍晚的时候便能到达。”

    夏兰拴好战马的缰绳对着不远的丽莎和萝娜说道。

    “哥哥!我好渴好饿!”

    身体渐渐平复的萝娜来到夏兰身边扯着他的衣服,咬着有些干裂发白的嘴唇望着夏兰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

    在莱旦后方避难的时候人群的伙食并不好,当时奥萨苏蛮人的进攻实在太突然,避难的人群大多只携带了贵重物品,吃喝方面也只是随意将就着面饼井水填饱肚子,而清晨奥萨苏蛮人再次进攻的时候,人们基本都没吃上什么便开始了逃离。

    如今在夏兰她们三个人身上也没携带食物饮水,半天的撤离与一路剧烈颠簸逃亡,饥饿干渴在所难免。

    “萝娜,让哥哥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到了康瑟军镇妈妈给你买好吃的。”丽莎夫人此时调整好了身体来到夏兰身边,摸着萝娜的头微笑着抚慰。虽然她本身也忍受着干渴饥饿,但是暂时忍受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事的,丽莎夫人,我去周围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我担心到时候萝娜的身体受不了。”

    “可是,你的身体……”

    “没事没事,等会稍微走走也算是个休息的方式。”拒绝了丽莎夫人的好意,夏兰转头蹲下摸了摸身旁萝娜的小鼻子。“萝娜乖乖的和妈妈在原地等哥哥回来哦,说不定哥哥能带回又大又甜的果子回来给萝娜吃。”

    “嗯嗯,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看着萝娜展露的笑容,夏兰内心似乎也得到了某种平静,此刻的安全让这些天一直压抑恐惧的内心仿佛也得到了释放,前路看起来逐渐光明。

    “夫人,这把长剑您留着防身,我担心离开后你们的安全,有把武器也能保护自己。”夏兰解下身上的长剑递给丽莎夫人。

    “还是你留着吧,我不会用武器,而且这里看起来很安全,并没有什么野兽敌人。”

    “不行,我就担心会有什么意外,丽莎夫人您就别拒绝了!”

    面对丽莎夫人的婉拒夏兰将长剑强行塞了过去后便转身告别离开,夏兰可以保证自己一定的安全,但是对于丽莎夫人和萝娜却隐隐担忧着,如果她们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对得起奥布尔叔叔,而自己的内心更是承担不起什么意外。

    丽莎和萝娜在树下静静看着夏兰的身影不断模糊消失在远方的灌木林中,轻风吹拂着大树飒飒作响,几片落叶在她们眼前打着旋缓缓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哥哥会回来吧?”

    “恩,他一定会回来的。”

    “为什么萝娜的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那是因为小萝娜你在担心哥哥。”

    “担心么?”萝娜忽然低下头嘀咕着。“为什么会有不安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