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年与艾德里亚王国交手的奥萨苏常常会俘获到对方重要的人物,每次战争结束,艾德里亚王国都会提出用大量赎金交换这些俘虏,从此以后奥萨苏在对艾德里亚王国作战里对一些重要人物都会特别留意,因为对方就是冒着金光的人形货物,贸然杀掉可是会损失一笔收获。

    手下卫兵的回报可以让呼罗珊可以想到自己部下的愤怒,军团长啊,如此重要的人物到时可以换取多少赎金,可就是这样的机会自己部下居然向自己提出杀死对方,那位叫奈法尔的莱旦军镇军团长究竟有多棘手让能部下做出这个决定,有些兴趣的呼罗珊决定亲自走一趟看下那边的情况。

    此刻的莱旦军镇中心广场恍若惨烈的修罗场,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奥萨苏蛮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堆积着,手握“烈风”支撑着身体的奈法尔环视了一周紧紧包围着的奥萨苏蛮人,从遭遇战斗开始,手下的卫兵副官早已在奥萨苏蛮人汹涌如潮的进攻中阵亡殉国,若不是对面的奥萨苏蛮人留有俘虏他的心思,自己恐怕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奈法尔饱经风霜的脸上汗水一滴滴滑落,伤痕遍布的盔甲沾满着鲜血,身后的披风也早已撕裂不知何方,长时间的战斗让拥有上位剑士实力的奈法尔的身体也陷入疲惫当中,如果没有手中这把“烈风”,战斗恐怕更加艰辛,一把优秀的武器对于战士而言无疑能发挥更强大的实力。

    击退了数次奥萨苏蛮人的奈法尔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如果对方不顾俘虏强硬格杀的话,奈法尔知道自己便再难以为继,忽然间对面奥萨苏蛮人集体发出震吼时,目光也飘向远处一个高台。

    似乎有什么大人物来了,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呼罗珊在指挥台处看见了远处广场的惨烈情况,此刻也明白了部下面对棘手情况的愤怒,看着部下正火急火燎地上前请求格杀命令时呼罗珊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伟大的奥萨苏复兴计划里并不需要这么个小小的绊脚石存在,只有兵贵神速的完成计划才是首要目标,岂能因这种小利阻碍了大军前行。

    得到命令的部下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自己的部下伤亡如此惨重该是复仇的时候到了,要知道在奥萨苏的大军体系里,多数的指挥官都源于各个蛮人部族的首领或子嗣,手下的士兵也出于自身部落,伤亡多少便相当于消减了自身部落实力的多少,蛮人间偶尔会发生仇家间的战争,失败者面临的命运便是部族名号被吞并,所以在战争中减员严重的话,回到北方奥萨苏不免会被仇家趁火打击。

    奥萨苏的存在属于联盟体,最为强大的奥尔部族数百年前统一北方草原建立了奥萨苏联盟,依照多数人类王国的政治体系构建了属于蛮人自己的政体,各部族首领对自身部族拥有最大权利,但面对奥尔部族的领导却必须遵从,违背者将会遭受所有部族的共同讨伐瓜分。

    作为重要的一路大军指挥呼罗珊便是奥尔部族里的重要一员,大军的行动都要接受他的节制,而面对是否格杀对方重要人物时部下也会征求呼罗珊的意见,要知道每次奥萨苏劫掠艾德里亚王国的收获中奥尔部族都会支取三分之一,万一轻易格杀了对方说不得奥尔部族的人会寻些什么由头再次盘剥他们将来劫掠的收获。

    奈法尔微眯着眼睛,眼角的皱纹不经意间跳动了一下,看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有预感要发生了,当奥萨苏蛮人再次集体震吼进攻时他知道自己预感成真了。

    不同于前几次带有俘虏姓质的攻击,这一次围攻的奥萨苏蛮人完全改变了攻击方式,一杆杆闪着银光的投枪在围攻蛮人中举起时,显露出他们直接格杀的意图。

    岂能原地等死的奈法尔怒睁双眼,手握的“烈风”剑身铭文发出微微泛光,剑刃处不断流淌的风流也逐渐狂暴起来!

    冲锋!

    自知最终难逃一死的奈法尔在看见远方高台时心里有了其他心思,就算是死也要将对面那位大人物杀死,说不得将来能给此处的大军带来何种麻烦。

    在奈法尔冲锋那刻起,无数短矛迅速对准疾射而出,一道道撕裂空气发出剧烈响声的短矛转眼便已接近奈法尔!

    “全部滚!”

    冲锋怒吼中,奈法尔手中“烈风”绕圈一斩,一股强烈的风旋自剑刃释放在奈法尔身体周遭,无数劲射而至的短矛一遇风旋便恍如醉酒般剧烈摇晃,转瞬间便刮至天空失去目标。

    奈法尔的速度很快,在短矛刚投掷出尚未准备转换的奥萨苏蛮人便遭到奈法尔的近身突击,“烈风”每每砍中敌人时都会产生巨大风流将对方猛烈击飞,奥萨苏蛮人前几次的进攻中早已知晓对方的手段,但如今仍不慎落入此招,密布云集的奥萨苏蛮人如同田野麦穗般一节节倒下,大多都是被“烈风”冲击的奥萨苏蛮人所冲撞波及。

    呼罗珊若有兴趣的看着前方不断奔袭杀来的军团长,对方的目标似乎瞄准到了自己身上,对此呼罗珊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因为,对方太小看奥萨苏的勇士了。

    冲杀至一半路程的奈法尔眼中只有对面的目标,阻碍的奥萨苏蛮人并没给他带来多大压迫,刚将眼前的一个奥萨苏蛮人击飞时,身为上位剑士对危险的感知让忽然让他停顿下。

    一个普通的高大蛮人手持着双手大刀,一步一步在他眼前临近,周遭的奥萨苏蛮人似乎感受到什么纷纷停下攻击叫吼着。

    很危险!这是奈法尔看到那位接近的蛮人时的第一感觉。

    不知有多久了,奈法尔再一次看到能让他感受到危险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奥萨苏蛮人!

    “你的前进将在这里停止,你的头颅将被我拿走,说出你的遗言,南方的勇士!”

    那位拿着大刀的蛮人停下脚步,面对着奈法尔用埃尔德兰通用语平静说道。

    “哼!”

    奈法尔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对那位蛮人懂得埃尔德兰通用语感到新奇,但是对方的自大却让他忍不住重哼,苍白的语言不如让实力来见证!

    “虽然你的那把武器不错,但是依旧改变不了实力间的差距!”

    “……”

    回答那位蛮人的是奈法尔的突击一剑,他不想和这位蛮人扯着无用的话语,唯有用实力来说明一切!

    高大的蛮人摇了摇头,似乎对奈法尔的行为有所不满,但是面对那攻击而来的一剑却没有大意,手中大刀在剑至之时猛烈迎击而去!

    刀剑相交发出碰撞声在战场天空响彻,剧烈的火花与风流不断相交!

    一剑未成反被压制的奈法尔心中一惊后立刻变招,卸去那蛮人的大刀力量身体轻巧一移,“烈风”转换角度再次迅猛攻击,但令奈法尔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灵活出乎了自己意料,在自己卸力时对方便及时回收力道迅速作出反应面对第二次攻击。

    双方间不断在攻守中移动,奈法尔此时不敢有任何的大意,自己的每一次攻击对方都精准的预判抵挡,偶尔露出的破绽虚招陷阱对方也不上当,如此棘手的对手如何敢让奈法尔放松!

    看着前方精彩的打斗,呼罗珊颇有兴致的看着,摆摆手让身边的士兵过来,询问了下那位勇士是哪个部落的,很明显呼罗珊已经有意思收罗此人的意思。

    “回报大人,对方是喀察斯部落首领的大子乌勒格。”

    不一会士兵的回报让呼罗珊有些遗憾,如果是普通的部族勇士自己还有能力收罗过来,可如果对方是部落首领的大子,将来很可能会继承部落首领位置,那么问题就难办了。

    不过喀察斯部落的那老头还真有魄力让自己的儿子去面对那人,看来是打算在这次与艾德里亚王国的战争中锻炼他的能力威望,难道这次战争结束准备传位了?想问题有些偏离的呼罗珊不禁多仔细看了下前方战斗中的乌勒格。

    乌勒格手中的大刀显然并不是普通兵刃,不断的与“烈风”交刃中都毫无破损之象,而“烈风”产生的气流也在每次交刃中被大刀强势劈散形不成冲击。

    连续不断的猛烈进攻中奈法尔的身体也开始出现疲态,从围攻到冲杀至此奈法尔都不断在战斗中,身体不断承受着忍耐极限,而如今,极限似乎也临近到头了。

    一往无前袭杀的气势中途受阻,不断消磨到现在慢慢衰败,但,这是战争,战争没有任何理由借口。

    生或死,成或败。

    乌勒格在对方的猛攻忽然停顿的一刹那刀势一变,没等奈法尔及时反应大刀已经劈斩而过,鲜血在眼前飘飞着,疼痛似乎停顿了许久才传来。

    胸口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不断冒着血花,奈法尔迅速倒退,但乌勒格的大刀也紧随而至毫无犹豫。

    奈法尔感受到了身体的枯竭,竭尽全力的防守也渐渐抵挡不住,难道真要这样不甘死去?难道就不能再做些什么了吗?

    乌勒格在下一刀劈斩而去之时敏锐感受到对方似乎毫无防守的心思,难道是想同归于尽?但刀已斩出当所向无前!

    可当乌勒格毫无阻碍的一刀劈斩而过时,对面的那位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手中的长剑早已在积蓄的最后力量中猛掷向乌勒格的身后方向!

    难道他要?乌勒格忽然瞪大双眼转头望去,那把名为“烈风”的长剑此刻化作一道银芒直奔远处指挥台的呼罗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