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从天空俯瞰莱旦军镇,处在安德烈斯山脉下的莱旦隔绝了从北至南的通道,虽然地利位置奇佳,但是莱旦军镇的南方身后却是荒迷沼泽与纵横交错的奈纳河流,在艾德里亚王国北方防线中莱旦军镇的位置也距离后方富庶城镇相隔甚远,要想取得一定的劫掠收获也只能在荒迷沼泽与奈纳河流前绕行大圈。

    奥萨苏蛮人长年对艾德里亚北方防线入侵的多数目的就是对军镇后的富庶城镇劫掠一番好度过北方的严冬,像莱旦军镇如此的存在即使攻陷下来之后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气力才能有所收获,如此得不偿失的事情才让奥萨苏蛮人极少入侵此处。

    只不过在两年前奥萨苏北方草原受到了一场巨大的天灾使得他们的人口、牲畜粮食损失严重后,北方草原陷入危急时奥萨苏蛮人高层开始制定一个大计划试图挽回补救!

    攻破整个艾德里亚王国北方防线,大军长驱直入劫掠艾德里亚腹地弥补回一切就是他们的计划!

    最主要的北方防线攻略里奥萨苏蛮人将视线转移到了长年不予关注的莱旦军镇,虽然莱旦军镇对于劫掠的作用上可有可无,但是在军事战略上却有一定的重要姓;整个艾德里亚的北方防线后方都能连成一片进行攻守援助,这也是大多时候奥萨苏蛮人在北方防线碰壁的主要原因,如果攻略下莱旦,那么大军可以从北方防线后方进行大迂回产生军事震慑与合围绞杀!从来都被奥萨苏蛮人当成冷草饼的莱旦也华丽转身成为他们眼里香喷的烤肉。

    而且根据他们收集的情报里,莱旦在整个北方防线军镇之中军事实力最低,长期的调换来自王都的贵族子弟镀金部队长官也成为了莱旦的一个致命伤,真感觉如有天助的奥萨苏蛮人很快就制定好一切计划,其中就包括了释放假消息让隐藏的探子回馈给艾德里亚王国进行麻痹。

    雾花之年,时机成熟。

    大军在计划中忽然集合,提早派遣出的精锐勇士潜入莱旦后方截杀一切派出的斥候通讯人马;大军分成两部,一部在正面战场吸引整个北方防线的注意力,另一部分则在静悄中直袭莱旦。

    奥萨苏蛮人的计划无比顺利,短短一天时间里他们便攻陷了莱旦的主要城墙城门,虽然后来中的巷战中颇有失利,但是大军绝对有信心在第二天踏平整个莱旦;奥萨苏蛮人大军的指挥官呼罗珊已经下令,攻陷莱旦后只有半天的劫掠时间,大军到时将会立刻起拔按战略计划进行对北方防线的合围震慑。

    莱旦的命运已经被注定,巷战中顽强作战抵抗的士兵们开始节节败退,大后方的妇孺因为逃跑回来的青壮告知了前线的不利消息形势,人群开始搔动,她们坚守的信念崩溃,为了活下去的可能妇孺们在逃跑青壮带领下不顾一切撤离莱旦,哪怕在荒迷沼泽中陷入也比被奥萨苏蛮人蹂躏杀死好得多。

    夏兰在有青壮逃命回来时就对萝娜母女交代了奥布尔对他说的话,在人群搔动之时夏兰嘱咐好萝娜母女跟随大队一同撤离,自己则前往奥布尔交代的藏马处取得马匹,只有获得了马匹她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看着满面泪痕告别的萝娜母女,夏兰深吸了口气看着远方不断燃烧的莱旦,此时自己需要冒险才能获取到一线生机,他的心脏开始不断加速跳动,握紧长剑,一往无前!

    奥萨苏蛮人的骑兵不断举着火把开始点燃莱旦的每一处,不断逼迫着暗中隐藏偷袭的莱旦士兵现身,奥布尔从一处燃烧的房屋巷口狼狈撤出时,几个奥萨苏蛮人看见忽然出现的奥布尔后立刻吼叫着举着斧锤武器攻击而去。

    奥布尔并没有鲁莽与对方厮杀,如此情形下即使杀死对方也会引起极大动静招来四周更多的奥萨苏蛮人,借着对四周地形的熟悉奥布尔很快逃向另一个巷口。

    当身后的奥萨苏蛮人追杀奥布尔几个弯弯绕绕的巷口后终于将其堵在了一处狭小的街道,奥布尔并没有继续寻找出路逃脱,活动了下筋骨,双手紧握长剑稍弯着身子小心翼翼面对不断近身狰狞大笑的四个奥萨苏蛮人。

    在一名奥萨苏蛮人率先举起手中大斧劈向奥布尔时,紧盯着对方动作行动的奥布尔在利斧落下之时身子便一扭躲开,手持的长剑立刻在一声大吼中迅速斩向对方奥萨苏蛮人的脖颈直接血腥枭首。

    头颅被斩飞的奥萨苏蛮人身体不受控制跪倒在地,脖颈喷涌的鲜血不断染红整个狭小的街道,剩余的奥萨苏蛮人在族人被杀后早已不顾一切举着武器向奥布尔发起攻击。

    前后的攻击在狭小的街道似乎让人躲闪不及,面对如此险境的奥布尔依旧冷静观察着敌人的动作,在对方发起攻击的那一瞬间直接预判出轨迹方向弯身翻滚,手中长剑立刻将一名攻击的奥萨苏蛮人小腿削断!

    前后方的攻击受挫让另一位奥萨苏蛮人的钉锤把握住机会直接敲砸向倒地未起的奥布尔,奥布尔急忙招架中却被对方的力道压得双肩一沉,身体也被这股强烈冲击力量撞倒在地受伤,再次举起钉锤攻击的奥萨苏蛮人似乎已经看见了对方脑袋将被砸成一团烂泥,忽然下身传来的一声剧烈疼痛让这位奥萨苏蛮人发出前所未有的吼叫倒下蜷缩在地捂着下身,而手中的钉锤武器早已松开掉落在地。

    急忙翻滚起身的奥布尔抹了抹嘴角鲜血嘿嘿一笑,因为在对方攻击未至时奥布尔倒地一脚抢先踹向了对方下面男人的东西,对方的那两个蛋蛋玩意可能都成一团糊了。

    转眼同伴被打倒,最后一个奥萨苏蛮人愤怒的嚎叫起来,手中的大斧也狂怒中横劈向奥布尔,虽然身体刚才受了点伤却丝毫没影响到奥布尔的动作,滑步退后躲开那腰斩攻击后又迅速滑步向前,手中长剑由下至上直接斩去对方握斧的双手,锋利的剑尖在下一刻便已捅进对方的心脏。

    拔出被鲜血浸染的长剑,看着地上两个尚未死亡的奥萨苏蛮人,奥布尔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捡起那位被自己踹烂下身蛮人的钉锤,看着脚下已无威胁的两个奥萨苏蛮人高高举起钉锤……

    走出狭小街道,奥布尔已浑身布满鲜血,甚至有不明的血红物质在他的头发胡子黏挂,一身疲惫的奥布尔喘着粗气走着忽然听见急促的马蹄声,等他转身看向声源时,一位手持单手重锤的奥萨苏蛮人骑兵刹那间便一锤将奥布尔整个人锤飞出五六米远!

    整个身体仿佛被撕裂开,锤飞瘫倒在地的奥布尔强烈的坚韧意志让他挣扎着试图爬起来,不断呕吐着身体被砸烂的内脏血块,耳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从远处慢慢接近,奥布尔知道,自己完了。

    双手在地上不甘抠挖着,但是力气却不断从自己身上消失,如此的不甘却改变不了任何情况,自己的丽莎和萝娜,好想在再见你们……

    奥萨苏骑士看着被自己锤飞的莱旦士兵,以为能直接将对方杀死的他牵扯马匹缰绳回头时却看见那位浑身鲜血的士兵还在地上挣扎,将马上的短矛取出,驾着战马慢慢靠近上去,在对方抬头之际,锐利无比的短矛直接狠狠捅穿对方的头颅将其钉在地上。

    飞扬的尘土渐渐沉淀,奥萨苏蛮人骑士远离此处寻找起新的敌人,街道上,被短矛钉穿头颅的奥布尔双眼睁大毫无动静,抠挖地面的手指忽然动了动,两下,三下,接着再无动静……

    在逃亡中的萝娜忽然心生感应的回头看了看满是大火浓烟的莱旦军镇,那双湿润的大眼睛忽然布满泪水在脸颊静静滑落,她不知道为何如此悲伤难过,仿佛有个声音告诉她,远方的莱旦有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永远离开了自己。

    有惊无险来到杰农货仓的夏兰看到被奥布尔叔叔藏在角落的战马时心情顿时舒畅起来

    ,有了战马自己就能有一定把握带着萝娜母女顺利逃命;慢慢接近马匹说着什么安慰的话,在顺利驯服这匹脾姓不错的战马后,夏兰稍微放松下心情,牵扯着战马的缰绳走出货仓,看向远方黑烟火光弥漫的巷战地带,不知奥布尔大叔此时如何了,凭着他的身手到时应该有能力突围出来吧。

    而死亡这个问题,夏兰已经下意识回避。

    奥萨苏蛮人对莱旦军镇的攻略已近结束,呼罗珊让大军一支部队扫荡收集了整个莱旦军镇多年储存的军需武器,听到手下探子回报军镇里的妇孺已集体逃亡出莱旦的消息后皱了皱眉。

    北方的奥萨苏因为两年前的天灾到如今依旧处于困境,这次奥萨苏大军的出动几乎是拼着最后的底子进行着大计划,如果失败了奥萨苏未来十多年将会处于被动弱势里,到时候他们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艾德里亚王国,被奥萨苏压迫上百年的尼昆人、萨博莱人也会纷纷暴动,所以在面对人口补充上,奥萨苏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而如今最重要的妇孺跑了,莱旦是个军镇并不富庶,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它的地利位置,军需储备与妇孺人口,而现在莱旦和军需储备都拿下来,最重要的人口却没了。

    呼罗珊立刻让部下紧急调动了一只骑兵部队前往拦截,在呼罗珊以为万事皆定后,帐中的卫兵忽然通报了手下大将传来的一个有趣消息。

    “莱旦军镇奈法尔军团长已被包围,但上前试图围攻俘虏的士兵皆已阵亡,是否直接下达格杀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