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巴与往常一样在莱旦军镇的眺望楼与老友费烈德交接了工作,已经在莱旦军镇服役了有七个年头的杜德巴对于这一次奥萨苏蛮人的入侵显得并不放在心上,或许大多数服役时间像他如此之长的士兵都有这样的想法。

    对于奥萨苏蛮人每次的入侵,莱旦军镇所面临的危险和损失都是其他军镇之中最低,最为严重的一次战斗损失则是发生在五年前,只是那一次也不过只减员了莱旦军镇一个大队的人马。

    而且,那一次面对奥萨苏蛮人的战斗其实并不会有那样的战争减员,当时莱旦军镇外游荡着一支人数并不多的奥萨苏蛮人,连攻城器械都没有的这些奥萨苏蛮人任务目的仅仅是侦查莱旦军镇动静的一个警惕而已。

    只不过当时来自王都的一帮贵族士官长为了功勋硬是怂恿了军团长对于镇外的那支奥萨苏蛮人军队发动了攻击。

    杜德巴当年还是一个未脱离菜鸟的新兵,在那次面对奥萨苏蛮人的战斗中,作为锻炼战斗能力的一员,杜德巴被选入了突袭镇外奥萨苏蛮人的攻击序列队伍,与镇外大概三百余奥萨苏蛮人的战斗中,杜德巴体验到了奥萨苏蛮人的强悍战斗能力,甚至是他人生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经历。

    莱旦军镇出动的两千余人攻击队伍里,在骑兵大队一轮狂烈冲击分割了那些奥萨苏蛮人后,杜德巴作为盾剑兵立刻随着队伍冲杀了上去,面对强壮凶戾的奥萨苏蛮人,往往都是两三个士兵才能硬是将对方杀死。

    当时的杜德巴就犯了一个面对奥萨苏蛮人的错误,像他这样未脱离菜鸟的士兵原本就没接触过几次真正的战斗,这一次的战斗也是跟随着老兵积累战争经验。

    杜德巴那会儿清楚的记得,在通过老兵的招架掩护下自己鼓起了人生最大的勇猛,一剑劈开了面对的奥萨苏蛮人面颊,以为对方必死的杜德巴顿时放松下心情准备嚎叫一声发泄心中压抑的情绪。

    可没等他发泄心中的情绪,就看见自己“砍死”的奥萨苏蛮人一脸鲜血,狰狞着恶魔般的形象举起大斧朝着自己劈下,顿时吓瘫在地的杜德巴脑袋空白一片以为必死之时,那个恐怖的奥萨苏蛮人忽然脑袋一飞,脖颈鲜血直喷在自己的身上时更是让他傻愣在当场!

    “菜鸟!永远不要把奥萨苏蛮人当成自己的同类,他们强大的生存意志是你想象不到的恐怖,记住,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不能有任何轻敌放松的表现,只有真正确认对方死亡才是胜利!”

    那位老兵的话杜德巴到现在一直谨记在心,可让他难过的是那位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老兵在最后与一名奥萨苏蛮人同归于尽。

    往后的时间里,杜德巴捞到了一个眺望楼警卫的职务,而且面对过几次奥萨苏蛮人在军镇外游荡之时,莱旦再也没有轻易派兵出击过,战争的硝烟仿佛在自己身上越来越远,长年的安全也开始让他对奥萨苏蛮人放松下来,不再像年轻时候那般热血冲动。

    过完今年就准备退役回老家的杜德巴开始憧憬着以后的曰子,说不定凭着多年的军伍经历能让他在老家有个不错的工作。

    眺望楼上,杜德巴懒懒伸了个腰,看着莱旦军镇远方的平原,那个远方的平原就是自己战斗过的地方,将来给孙子讲起故事也能炫耀自己曾经的英雄事迹了,不过被吓瘫的那个事情自己绝对不会讲出来!

    嗯?什么声音?

    杜德巴看着远方平原晃晃脑袋,厚重压抑的沉闷声越来越清晰传入耳朵里,一名举着大旗的骑兵忽然出现在远方平原杜德巴的视线里!

    那是?!奥萨苏蛮人?忽然的不祥预感出现在杜德巴心头!

    黑压压一片仿佛与天空连成线的奥萨苏蛮人骑兵渐渐出现在杜德巴眼前,杜德巴的呼吸都陷入了停顿,他仿佛又回到了曾经作为菜鸟士兵与奥萨苏蛮人战斗的经历,那个情景他一生也忘却不去,这次,那种心情感觉又出现了!

    号角!

    呜呜呜的一级军事号角声音让杜德巴清醒后立刻吹响!他知道,这一次面对的奥萨苏蛮人入侵不会再像原来那般简单,莱旦军镇的情况将陷入最大的一次危机!

    一级军事警戒的号角声让整个莱旦军镇陷入了混乱中,从平民到士兵,士官长到军团长,所有人在军事号角声中短暂惊愕后慌乱起来。

    不知有多久都没听见一级军事号角声了,还有侥幸的一些人赶到军镇城墙上,看到远处黑压压一片的奥萨苏蛮人大军之时便知道,最不详的预感发生了!

    莱旦军镇多年都没经历过大型战争,甚至连小型的战争都极少碰触,如今在莱旦军镇参与过战争的老兵早已不如从前,再加上一群从王都里过来镀金稚嫩的贵族子弟士官长,形势堪忧令人消极。

    不断吹着号角的杜德巴脸颊都开始涨红,在看见镇内士兵开始集合之后,心里也舒缓了口气,自己的职责总算尽到了,只要士兵们迅速集合整备好,未必不能及时防御好莱旦军镇。

    “咻!”

    划破空气的尖锐声音在混乱吵杂声并不明显,杜德巴刚心生警惕之时,一只羽箭瞬间命中他的面门,双目睁大的杜德巴知道自己完了,整个身心意识都变得黑暗,肢体不受控制的他一下子就被羽箭带来的冲击力量射下眺望楼,号角声戛然而止。

    奥布尔在听见号角声时便紧急集合起自己的手下来,虽然他内心极度担忧家中,但是他知道事情的轻重,如果自己都不能守卫好莱旦小镇,即便再过担心也是无用。

    当像奥布尔这样的下层军官将自己的手下集合好时,让他们惊疑的是,他们头上的士官长们居然都没出现领导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这可真是个噩耗,要知道军队里从来都是一级指挥一级,如果失去上级的指示领导,那么他们也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该有什么样的作为,擅自行动的话将来可是要受到军法的处置。

    莱旦军镇的军团长奈法尔此时已经气愤得一剑劈碎了身边的桌椅,他的卫兵回报,来自王都的那帮贵族子弟士官长们大多数都在收拾包袱准备逃离莱旦军镇,如此懦弱无能的做法让他已经气愤到极点,如此关键重要时刻居然只想着逃命,如果不能抵御奥萨苏蛮人的进攻,他们以为自己跑得掉吗?

    唯一让他有些安慰是士兵都已经被下层军官们集合完毕,极个别有担待的贵族士官长负担起了自己的职责开始指挥部下进行防御行动,而奈法尔现在已经披好甲胄,看来需要他自己出马去稳定军心亲自指挥作战了。

    贵族士官长们不出现欲将逃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军中,如此恶劣的消息让军中士气也降到冰点,而奈法尔军团长出现后开始不断分派部队的临时作战长官,亲自指挥起战斗也让士兵们的信心有了起伏,那帮软弱无能的贵族子弟士官都是废物,只有依靠他们自己才保护莱旦军镇里的一切,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在这里,这是他们战斗的信念!

    奥萨苏蛮人的进攻非常迅速果决,在奈法尔还没完全布置好士兵们的作战方位重点之时,奥萨苏蛮人的先头部队已经架着指挥着攻城器械先一步靠近了莱旦军镇,残酷的战斗瞬间在那一刻点燃。

    奈法尔不断收到手下卫兵战场信息的回报,一条条战报让他内心冰冷一片,奥萨苏蛮人一部分已经登上城墙开始与守卫士兵进行作战,城门即将被一群奥萨苏蛮人敢死队突破,各个防御重点都面临危机状况…奈法尔知道,这次对莱旦军镇的进攻奥萨苏蛮人已经是势在必得,如此凌厉的攻势仿佛早已预计好一般,如果莱旦军镇被攻破,那么北方防线也会被打开一个缺口,虽然缺口很小,但是却能让奥萨苏蛮人的军队源源不断突入对其他军镇进行合围,更加恐怖的是如果被他们攻略北方防线,奥萨苏蛮人大军便一定会长驱直入扰乱进王国腹地,那么到时候艾德里亚王国将陷入绝对被动之中。

    奈法尔一声不吭沉默着,紧握的拳头显示着他现在的心情,旁边少数的士官们内心惶恐着等待军团长的下一步作战决定,如今战况的危急也让他们绝望了,只期望奈法尔大人能有什么办法扭转一切。

    “通知所有未参与进正面作战的部队撤退集合!莱旦城门守不住了,让士兵准备进行巷战!拼尽所有也要最大限度的杀死入侵的每一个奥萨苏蛮人,让德约汉手下的骑兵大队出动一部,分成数股向后方和其他军镇进行求援!”

    奈法尔冰冷凌厉的双眼扫视了一周手下做出决定说道。

    “我们现在唯一剩下的希望就是等待援军,莱旦我们是守不住了,但是凭着巷战的力量能阻扰他们多久,那么我们的生机就有多久,告诉手下的士兵们,如果不想自己的家人莱旦陷落后受到奥萨苏蛮人的蹂躏侮辱,奋起最后一丝力量去战斗吧!我!与他们同在战斗到最后一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