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花之年早秋,艾德里亚王国北部莱旦军镇。

    在王国北方抵御奥萨苏蛮人入侵的防线当中,莱旦军镇在北方防线当中的位置显得并不如其他军镇重要,仿佛它的存在仅仅是联系其他军镇的一个普通攻守援助之地,每次奥萨苏蛮人入侵之时,莱旦军镇所面临的危险都远远低于其他军镇,甚至在秋霜之年奥萨苏蛮人对艾德里亚王国北方防线的入侵当中,莱旦军镇连一个奥萨苏蛮人都没遇见;所以在其他军镇里都传言着,想要前线镀金升官发财去莱旦的讽刺说法。

    最近莱旦军镇更换了一批士官长,听闻都是从王都过来镀金的贵族子弟;在莱旦军镇里,任何消息都风传得很快,在这里居住的人们大多数都是此处驻守的士兵长官家属,长年累月下来家家户户都有所熟知。

    每年夏季结束,奥萨苏蛮人都习惯南下艾德里亚王国劫掠一番,至于入侵规模的大小则需要看对面仇敌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从前往北方奥萨苏回来的商人探子回报,对面今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两年前北方草原的变故让奥萨苏蛮人至今没恢复元气,所以北方防线这次面临的入侵情况恐怕不需要太过担忧。

    或许是这个消息让王都内的贵族们蠢蠢欲动,所以在奥萨苏蛮人尚未入侵之时便派遣一批贵族子弟更换了北方防线军镇里的一些士官长来镀金,尤其是长年安全的莱旦军镇士官长更换得更加厉害,除去稳妥持重的军团长官,其余的士官长大多数都进行了更替,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莱旦军镇的军团长奈法尔也无可奈何,如果真是面对奥萨苏王国一只精锐大军入侵,恐怕不需要多久莱旦就会陷落,那些纸上谈兵,临阵胆怯的贵族子弟奈法尔已经看过太多太多,只是往年里莱旦一直处在安全的情况中,但愿今年也如此吧,奈法尔只能这样安慰。

    莱旦军镇发生的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镇里人们的生活,偶尔聚在一块聊天的人们只会把发生的这些当做一个调侃笑料的话题而已,长年在和平安全的环境下,大家早已放松了身心,仿佛对面的奥萨苏蛮人早已经遗忘了此处。

    年少的夏兰在居住的院子内挥舞着王[***]用制式长剑,一次次反复练习着奥布尔叔叔教导的军用剑术,在一边大树下晃荡秋千的一个小女孩则在无聊看着夏兰的举动,直到夏兰结束练习,小女孩立刻像只小兔子跳下秋千蹦跶着脚步上前拉住夏兰的衣袖,手舞足蹈嬉笑说着什么话语。

    母亲早丧,父亲在五年前与奥萨苏蛮人战斗中阵亡,大病一场的夏兰被父亲交情深厚的同僚奥布尔收养,或许是父亲被奥萨苏蛮人杀死的刺激太大,从病好后夏兰便向奥布尔开始央求学习剑术,对于这件事情奥布尔并没有拒绝,作为军人的奥布尔很开心自己朋友的后代能继承他的遗志。

    或许奥布尔永远不知道的是,曾经叫着他奥布尔叔叔的夏兰早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他学习剑术的目的并不只是奥布尔所想的那样简单。

    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年,夏兰已经习惯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断旁敲彻听了解着这个世界的大概,让他恍若如梦的事情是,这个世界他曾经来过。

    《埃尔德兰的天空》

    在他上一世风靡全世界的一款单机虚拟游戏,游戏里你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角色职业,由于其极高的自由真实度,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自己在异世界中冒险;“夏兰”上一世也接触过这款游戏,只不过他不像大多数人习惯养成着一个角色进行冒险,每当所选的角色职业刚有起色时便会删除重新选择新的角色职业,降临不同的国度,领略着各个国家的文化社会,体验不同角色职业的短暂人生。

    如此另类的玩法也让他失去了对于角色养成具体过程中的乐趣,收获的是见识了这个世界不同的风土人情,了解了每个角色暂短的人生内容;在他死亡之前,已经听闻这款游戏即将推出多人线上网络游戏。

    艾德里亚王国,“夏兰”上一世曾经在游戏内作为一名商人短暂来到过这个国度,甚至还因为奥萨苏蛮人短暂击破艾德里亚王国北方防线之时损失了一大批财产。

    其中具体的情况夏兰不清楚,这就是他曾经粗浅玩法失去的一个乐趣,对于每一个王国发生的重要事件大概了解,具体内容不详。

    这,就是他曾经到过的世界。如此荒诞怪异却无比真实,游戏的人生始终处在第三者旁观,当身处其中之时所面临的险恶绝对不是你能想象得到,游戏人物无数次意外死亡尚且能通过S/L重新来过,但是这个真实的世界,如果死亡……

    死后神秘来到这个世界,下一次死亡可能面临的将是意识不存永远消散的结局,已经死亡过一次的他知道死亡的滋味。

    模糊的意识不断消散,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开始感觉不到,记忆里不知为何对此如此深刻,所以,他不想死。

    缺乏安全感的夏兰开始学习保护自己的手段,学习剑术只是一个开始,他想逃离此处,想前往富裕安全的城市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未来。

    正拉扯着夏兰衣袖的小女孩名叫萝娜,是奥布尔叔叔的女儿,比起夏兰要小五岁,当初夏兰被奥布尔带回来抚养的时候,让年幼单纯的萝娜高兴的是有一个大哥哥能天天陪自己玩,长年累月下来,夏兰已经习惯身边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天天喊着自己哥哥嬉笑吵闹着,在这个熟悉却陌生世界里的孤独,也因为小萝娜的出现让夏兰内心有所开怀。

    奥布尔如今已经是莱旦军镇的一名士兵队官,在高层士官长们频繁更换之际,奥布尔不仅要与原来的上司告别,更要与新来的士官长打好关系,虽然内心鄙视着这帮来镀金的贵族子弟,但是为了前程着想,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去做。

    当早秋来临后,莱旦军镇的守卫也比平时严厉了稍许,这种情况将持续到冬季第一场初雪,镇里的人们开始约束孩子们的乱跑以防不测,虽说长年下来莱旦军镇都处在安全地位中,人们也并不担心奥萨苏蛮人是否会来入侵,从先辈不知多少年前开始养成的习惯警戒,早已继承到这一辈不断延续下去。

    过了些时曰,不知从哪流传出了奥萨苏蛮人突然一反常态大举入侵北方防线的传闻,措手不及的王国北方防线陷入仓促防御被动当中,表面情势危急不妙。

    莱旦军镇此刻依然没看见奥萨苏蛮人的影子,军镇里的人们感受到的压抑仿佛得到了舒缓,乐观之人认为奥萨苏蛮人的入侵可能又将此处淡忘了,但大多数人们都保持着中立态度观望着局势发展,要知道北方防线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其他军镇都遭殃了,那么莱旦军镇肯定也不免祸及。

    莱旦军镇的军团长奈法尔此刻内心却是最没底的一个人,几天前便派遣出去其他军镇获取消息的斥候人马到如今仍旧毫无消息下落,在奈法尔的心中最坏的想法就是那些人马中途是否遭遇了什么不测,担忧之下只能再次派出了一队斥候人马,

    到现在的地步,唯有吩咐手下带领士兵提高警惕,整顿备战之外没有其他多余想法,该来的始终会来,只是那批贵族子弟士官长却是一个重要问题缺陷,如果没有这次的更换,或许到来的一场硬仗自己也有把握打下来,奈法尔心中无奈叹息想着。

    最近奥布尔回来家中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回来之后奥布尔都会拉住夏兰说一些保护好萝娜母女的嘱托,奥布尔如此郑重的模样让夏兰意识到事件的麻烦,前些年奥萨苏蛮人的入侵都没让奥布尔如此郑重,这一次的情形让夏兰内心开始感到不妙,因为他想到了那件事情。

    游戏里曾经自己作为商人之时,奥萨苏蛮人曾经短暂的攻破艾德里亚北方防线,直至王国援军北上,历经五月才重新收复巩固了北方防线。

    难道这一次的事件会发生在此时?想到即将陷入奥萨苏蛮人蹂躏此处的惨状夏兰便不寒而栗,他游戏里游荡过奥萨苏,深刻了解蛮人的残暴凶戾,自己到时候很可能会死!

    一想到这方面,夏兰便开始恐惧着未来的每一天,他想过逃跑,但是对于自己深情厚义的奥布尔一家自己怎能抛下懦弱逃离!他们不是游戏里的npc,而是货真价实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与他们之间的感情便已成为无法割舍的羁绊。

    那天起,夏兰时刻都拿着奥布尔给予他的制式长剑不离身,每天练习军用剑术的时候是他从没有的加倍刻苦,当萝娜母女问起他的异状,夏兰都会用想保护好她们的理由掩饰过去,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的苦涩,每时每刻都期望自己的预想千万别成真。

    当莱旦军镇的号角吹响,一级军事戒备守卫的声段飘扬着整个镇内,夏兰知道,地狱的大门开始敞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