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返帕布洛迪纳学院的马车上,卡曼爵士夫妇不断安慰着如同受惊羔羊的艾莉露,格尔兰小镇的治安官和马莱少爵的护卫骑士队长开始介入调查,真相或许在第二天就能知晓。

    同时受到惊吓不止艾莉露,当时的场面不少贵族携带的女眷便被吓晕了过去,不少贵族都已经决定趁夜离开格尔兰小镇,因为他们担心下一场刺杀说不定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卡曼爵士夫妇留下来不仅是要照顾受惊的艾莉露,同时也要参加马莱少爵的葬礼。

    缩在马车一角颤抖的艾莉露脑海里不断出现马莱男爵被枭首的场面,尤其是刺客最后与她那一望更是不断刺激壮大其内心的恐惧。

    越想越恐惧痛苦,可是当长时间回荡着刺激她的画面,那双冷酷无情的双眼也忽然带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仿佛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只是艾莉露内心认为那是刺客给自己的刺激已经深入骨髓产生的幻觉。

    不断折磨的身心与父母的安慰让艾莉露不知不觉中开始陷入沉睡。

    马莱少爵被刺杀的消息第二天很快传遍了整个格尔兰山地区,甚至朝着更远的方向传播而去,帕布洛迪纳学院里更是议论纷纷,而因为目睹到当时场面受惊养病请假的艾莉露一时也成为了学生们口中的焦点。

    刺杀贵族,如此劲爆的消息也让平静的夏布罗省开始陷入了一团热闹中,这样的事情在王国发生的例子并不常见,因为刺杀贵族等于是挑战整个王国贵族阶层的底线,所有贵族阶层都会一致对外。

    刺杀的凶手根据调查是马莱少爵管家助手布特的一个远方侄子,当天宴会的晚上布特并没有出现,而格尔兰小镇的治安官和护卫骑士队长第一时间追寻布特家中时发现其早已被杀死在家中,但是经过仔细翻找搜寻从布特家内的壁炉处发现了一百个金纳尔。

    作为管家助手的布特一年薪水才10个金纳尔,才在马莱少爵家中服侍五年的布特根本不会有如此巨款出现,那么凶手可以肯定是贿赂了布特才得以混入当晚宴会侍从,在刺杀前夕为了断绝自己的秘密便提前杀布特灭口。

    根据当时的管家,侍从女仆的口供也一一对证,布特的那位侄子是当天早上被领进马莱少爵家充当了临时侍从,由于当天所有人都在忙碌马莱少爵的生曰晚宴,所以没什么人注意这位新人,其中一个侍从说道自己在和布特侄子整理主餐桌的时候中途离开了一会,而刺客刺杀的凶器很可能就是在那时候放置进了餐桌底后用餐桌布遮掩了起来。

    当夜,刺客借着侍从身份朝马莱少爵餐桌倒酒的机会取出凶器突然发动刺杀,而在一片人群混乱中趁机逃脱消失,只是所谓布特侄子的模样却让人记忆模糊,因为根据对凶手有印象的侍从女仆说道,对方的样子很平凡,仿佛随便在格尔兰镇抓个人就有些相似。

    这个难题可是困扰到了治安官和护卫骑士队长,几天过去了,凶手根本没有一点消息,可是刺杀贵族如此之大的消息却传遍了整个王国,来自马莱少爵夫人的压力,贵族们一致对此的关注,甚至听说连国王都在过问着此时的进展,如果再找不到凶手,估计治安官和护卫骑士队长的前途就全部完蛋。

    最后治安官和护卫骑士队长勾结在了一起,因为根据所有人证口供凶手的样子特别大众,所以他们联手一起做了一场心惊肉跳的事情,一场隐瞒所有人的大戏。

    那一天,治安官匆匆向马莱少爵夫人禀告自己的手下追寻到凶手的隐藏足迹需要护卫骑士队长联合抓捕,少爵夫人急切同意下,护卫骑士队长带着值得信任的手下一起进入到格尔兰山深处,将他们准备好的一个长相有所像侍从女仆说过面容般的外乡人杀死,为了制造令人信服的场面证据,护卫骑士队长甚至联合手下将治安官所带之人通通屠戮,而当他们带着凶手与冤死的治安官手下回到格尔兰小镇时顿时引起了轰动。

    为了确认凶手是否真人,少爵夫人还让当时有印象的侍从女仆确认死去凶手的面容,由于侍从女仆都对当时凶手的样子模糊,有些相似之处也让他们不安中认定这是凶手,而死去的治安官手下则因为与凶手搏斗不敌被杀也是一个重要令人信服的证据,当时肯定是凶手的反抗,力量上显的薄弱的治安官手下才惨遭杀害。

    治安官与护卫骑士队长在冷汗淋漓中渡过了一场危机,至于凶手的行凶动机多方面的问题?这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凶手已经伏诛了,已经能给所有人交代才是问题。

    喧闹的刺杀事件帷幕开始落下,但是有一个人却始终认为那不是凶手,只是这个话她却任何人都没有告诉。

    当时确认尸体的时候艾莉露恰好在场,卡曼爵士夫妇为了让女儿克服心中的恐惧特意带她见证了凶手的尸体,在凶手那双仿佛死不瞑目的眼睛中,她凭着直觉知道这不是凶手,因为那根本不是自己见过的那双冷酷无情的双眼!

    回想起那双眼睛,恐惧之心已经不如当初强烈,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却不断涌上心头,为什么那双眼睛自己似曾相识过?难道真是自己的幻觉?

    直到艾莉露认为恢复健康的时候,在她重返剑术训练场看见那位年轻教习的目光时她知道了,为什么那双眼睛会给自己带来熟悉感,因为自己年轻教习的那双眼睛便是如此!

    德兰克·夏兰!凶手就是他!

    ……

    夏兰看着在眼前不远那位似乎名叫艾莉露的女学生持着木剑不断颤抖看着自己,目光里带着恐惧不安,仿佛随时都要瘫倒的样子让他轻轻皱了下眉,只是没想到这个细微的表情直接让对方忽然尖叫晕倒过去,所有学生都停下手中的训练木剑搔乱起来,看着学生们围住晕倒过去的艾莉露,夏兰摆了摆手让人带去医疗室,剩余人等继续训练,如有分心一律加罚!

    看来自己还是疏忽了,没想到那天与这位女学生短短一瞬的目光交替便让对方现在认出了自己,好敏锐的直觉,自己需要进行一些安全手段了,示意让学生们继续训练,夏兰离开训练场朝治疗室走去。

    艾莉露经过治疗师诊断并无大碍,只是受到了些什么刺激忽然晕倒,可能是在训练剑术的时候想起当天的刺杀情况忽然身临其境再次惊吓到而已,只需要安静躺一会便没事。

    夏兰来到治疗室的时候,送艾莉露的学生看见年轻教习来了马上表示回去训练完安排的课程,反正治疗师已经确认过艾莉露没事,只需要在治疗室安静躺一会就好,至于为什么夏兰会忽然来到这里,他们只会恶意的想到教习是不是来看他们故意偷懒好加罚他们。

    看着躺在修养床上的艾莉露,漂亮的小脸煞白,眼睫毛不断轻微跳动着,治疗师此时在别处摆弄着事情,夏兰走到艾莉露床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下。

    “说话,我知道你醒着,在我走过来的时候你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所以不用再装了。”

    夏兰的声音很小,却足够让床上的艾莉露听见,再听见夏兰的话后,艾莉露仿佛受惊的兔子半睁开眼,小声颤抖着说道:“教习,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忘记你曾经看过的东西,否则你和你的父母便会成为当天的主角。”

    说完这句,夏兰离开了座位返回训练场,而留下的艾莉露的脸色变得更加煞白,她知道了,年轻教习已经察觉了她的发现,如果她敢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那么她和她的父母也会像当曰马莱少爵的结果。

    那一刻,艾莉露忽然冒起退出学院的打算。

    夏曰午后带来的蝉鸣喧嚣着整个季节,躺在椅子上安静休息的夏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喜欢这样发着呆。

    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多少年了,上一世的记忆开始随着时间不断模糊,只有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才偶尔让自己回忆起曾经。

    时间不断蹉跎着自己的一切,冷酷无情的自己也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活下去而已,没有伙伴,没有亲人,只有自己。

    迷离中这就像一场梦境,什么时候苏醒,什么时候结束,或许这一辈子都会在这场梦中,这场梦境人生的意义又在何方?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

    (宿主)名字:德兰克·夏兰

    职业等级:中位剑士(29)

    生命:290/290

    天赋:斩断

    能力:《伪装》《剑术入微》《疾行》《死亡绝境》

    任务:夏布罗省帕布洛迪纳学院任职剑术教习三年(任务执行中)

    (可领取其余任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