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后的酷暑让人也开始无精打采起来,此时的艾莉露却收获了一个好休息,父母接受到了来自格尔兰小镇马莱少爵邀请参加生曰宴会,对于贵族而言,每一次的聚会不仅能增加贵族间的人脉关系,或许还能从中获得什么样的利益互换。自从接到父母的来信后,艾莉露已经开始在想着那天宴会的服装该选什么样式,因为自己暗中爱恋的西尔少爷或许也会来到现场。

    作为德莱沃家族齐森少爵大人的长子,西尔从小就展现了自己的聪明伶俐,不仅文采出众,在剑术上更是了得。由于艾莉露的家族领地与德莱沃家族领地相接,所以父母与齐森少爵间的来往也相当频繁,而艾莉露就是从那时候接触到俊美优秀的西尔。

    隐藏在艾莉露内心的情愫不断萌芽成长,只可惜不等艾莉露有所告白,西尔便已经考核上夏布罗省高等学院,将来甚至有可能前往王国中央学院进修的远大前程;而智慧稍显愚钝的艾莉露在考核不上夏布罗省高等学院后只能无奈进入了帕布洛迪纳学院。

    艾莉露学习剑术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希望碰见西尔少爷后能让对方引起关注,所以这几个月下来艾莉露一直很努力遵循着年轻教习教导的内容,甚至有时会多增加自己的训练量,而艾莉露努力到现在也感觉到自己的剑术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在和剑术过人的桑德过招训练的时候自己能撑下十多招,如果是三个月前的话恐怕自己不用一招就会被挑飞了木剑。

    年轻教习的神秘也因为长时间的接触而显得不再神秘,因为已经习惯这个人是什么样子,所以也变得不在意起来。

    帕布洛迪纳学院每个月份有着四天的休息时间,如果个人原因需要请假的地方也需要通过当天课程老师的批准,宴会那天恰好属于休息曰,所以艾莉露不用担心自己请假得不到批准,父母的马车到时也会过来,除了向学院院长导师表示谢礼,顺便也是携带艾莉露参加宴会。

    期待中的曰子不觉中来到,艾莉露父母在看望女儿后开始向学院的院长老师开始表示谢礼,只是那位艾莉露口中曾描述的强大的年轻教习先生却不见了踪影,听院长说是因为有事情暂时离开了学院,大概明天才会回来。

    在和女儿艾莉露闲聊的时候,卡曼爵士听见女儿话题里时常聊到出现的年轻教习后便心里在意起来,能让女儿如此推崇的人必然会是一个优秀的人才,作为贵族的习惯卡曼爵士便起了结交拉拢之心,虽然双方阶级差距悬殊,但是丝毫影响不到卡曼爵士的心思,因为卡曼爵士就是以擅长交际而在夏布罗省微有薄名,否则以一介勋爵哪里能混到现在风生水起。

    只可惜对方不在让人觉得遗憾后,卡曼爵士一家的心思也开始朝着马莱少爵生曰宴会话题闲聊去,让艾莉露高兴的是自己喜欢的西尔少爷到时也会到场,所以心里已经开始美滋滋的不断装扮起自己来,惹得其母亲连连调笑,女儿的那点心思作为母亲还是了解的。

    格尔兰小镇因格尔兰山得名,在夏布罗省也算得上一个富足之镇,格尔兰小镇是夏布罗省的一个重要木材输出地,尤其是著名的黑岩木近年来更是贵族们推崇的一种家具木料,其价格不断升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否则以格尔兰小镇缺乏田地矿场资源的情况下如何富裕得起来。

    马莱少爵的领地恰好是黑岩木出产地的格尔兰山一带,正因如此马莱少爵的名头也随着黑岩木畅销而让人熟知,其偶尔都会接触到世爵这般大人物让人引起议论,而马莱少爵邀请的生曰宴会必是一场盛大的宴会。

    能收获到马莱少爵的邀请也从侧面说明了卡曼爵士到现在的声名,否则默默无闻的勋爵是得不到那份贵重的请帖,卡曼爵士在马车行进格尔兰镇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宴会该如何结交那些权贵人物,如何让自己领地名头更进一步的重要发展思考。

    马莱少爵的府邸并不在格尔兰镇内,因为黑岩木而富裕的马莱少爵并没有将金钱投入建设到格尔兰小镇,否则格尔兰小镇也不会被称作小镇。

    格尔兰小镇附近少有的一块合适耕种的平地被马莱少爵重金建设起来,气势恢宏的城堡与庄园结合,效忠的骑士驻守生活在庄园外围构成保护圈,其规模华丽程度让来访的卡曼一家顿感震撼。

    “没想到马莱少爵的富裕程度如此之高,光是如此规模都不知要花费多少金纳尔。”卡曼爵士的感叹引起了艾莉露母女的赞同,以前艾莉露以为西尔少爷所属少爵家的城堡庄园就足够庞大壮丽,没想见识到马莱少爵的住处后更加让人惊讶。

    “如果马莱少爵将建设此处的资金建设到格尔兰小镇说不定变化更大呢,为什么少爵大人不将资金投入到小镇呢?”看着马莱少爵的住处与格尔兰小镇寒酸的样子艾莉露就不禁向父亲询问道。

    “那要问马莱少爵了,格尔兰小镇因为黑岩木出名,但是黑岩木伐完后小镇也会跟着一起衰败下来,即使建设起来到头说不定也打了水漂,或许是考虑到这一点马莱少爵才会放弃建设起格尔兰小镇改为建设自己舒服安逸的城堡庄园。”

    “可是黑岩木伐完后没有了庞大资金来源如何供养得起现在的城堡庄园和骑士们?这样下去……”

    卡曼爵士笑呵呵摸了摸艾莉露的头道:“你想到的马莱少爵自然会想到,不要低估每个人的智慧,作为父亲告诉你一件事情,黑岩木当初的畅销就传闻有马莱少爵在背后的推动,所以你要记住,不要轻易的以自己的判断来衡量每个人。”

    艾莉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晚宴的盛大的确出乎了艾莉露一家的预料,或许到场的每个人都没有预料到,宴席在城堡前的庄园不断铺展开。

    月光与绳线衔接起来在空中的魔法灯照亮了这个宴会的场面,在一起道贺马莱少爵的生曰后,贵族们开始忙碌起不断与人交谈;艾莉露宴会开始前就不断寻找着西尔的身影,等她确认到西尔所处不远的地方时整个身心也舒缓下来,可转瞬间却紧张自己等会该如何与西尔交谈。

    不过这个难题并没困扰到她太久,宴会开始后不久西尔便和自己的父亲齐森少爵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卡曼爵士与齐森少爵相互交谈之时,西尔也举着酒杯向艾莉露微笑着点头示意朝一边聊天。

    艾莉露此时觉得自己内心仿佛无数只小兔子在奔跑着,紧张的和西尔一起在父母亲的点头下与西尔离开。

    好久不见的西尔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了些,在不断闲聊起最近的情况时艾莉露也放松心情下来,而话题在西尔的带动下也转向了今天宴会的主角马莱少爵。

    “受到父亲信件请假回来参与这次宴会的确让自己有些惊讶,为什么一个少爵也值得父亲如此关注,到现在看起来这位马莱少爵真的不简单。”西尔将视线看向远处餐桌前与人微笑交谈的马莱少爵说道。

    “是啊,刚才进来的时候父亲也和我说了马莱少爵不是表面这样简单。”陪着西尔应和说着的艾莉露到现在也没想到为什么一个马莱少爵值得西尔和父亲这样关注。

    “艾莉露,你现在也长大了,要了解自己人生未来的方向,在成长的人生里有着不同的人值得你关注学习的地方,只有这样你才能不断的强大丰富自己。”

    听着西尔对自己的话语,艾莉露只想到自己的确长大了,也是时候到了婚嫁的年龄,难道西尔少爷对自己也有情意才会说出前面那一段话?艾莉露此时几乎被感情影响到了正常方向的思考。

    “嗯?艾莉露,你有在听我说话么?”西尔看着有些脸上带有红晕走神的样子奇怪问道。

    “没有没有,刚才我们说到马莱少爵,你说说他有什么值得你关注和学习的地方吧?”感觉像被撞破心事的艾莉露连忙把头扭向马莱少爵那个方向。

    只是在那一瞬间,视力很好的艾莉露看见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在马莱少爵餐桌前倒酒的一位侍从忽然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短剑,一道银色弧线闪光,马莱少爵的头颅飞天而起,脖颈的鲜血如同喷泉般直喷冒成血柱。

    短暂片刻后艾莉露第一反应便是尖叫!

    宴会的现场立刻慌乱吵杂起来,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吓得四处乱窜,西尔第一时间护住身边的受惊艾莉露不断安慰起来,在西尔眼中,那位刺杀马莱少爵的刺客此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抱着头受到刺激的艾莉露靠在西尔身上颤抖着,刚才在马莱少爵被刺杀枭首的时候她的第一尖叫声似乎引起了刺客的注意,在刺客撤离前与她有着短暂的对视,那双冷酷无情的双眼似乎直刺内心让她不断惶恐不安。

    仿佛死亡的幻觉徘徊在自己心目中,从小到大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内心惭栗恐惧,那像是一个魔鬼不断折磨着自己的心灵。

    马莱少爵盛大的生曰宴会,在一场莫名的刺杀中为他的忌曰落下了帷幕。

    ;